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11他竟然带女人回来了?
    “四大家族引来杀身之祸,染家和战家都退出了,那个时候唐家是墨堂的堂主,他不甘心辛苦建立的一切就这么完了,加上兄弟们的背叛,让他愤怒,所以在墨堂销声匿迹之前,他曾经说过会回来复仇的。”欧阳俊峰沉了沉,“之后,其他三个家族的人都平安无事,直到二十多年前,我知道了你母亲的身世,我娶她为妻,想要知道黄金的下落,可是她也不知道,再加上我们感情不好就离婚了,当时她希望欧阳珏能留下来,但是我没有同意,把他带去了美国。”

    “禾家是搞研究的,禾静雨也是禾家的人吗?”染七七问道。

    欧阳俊峰点了点头,“追找黄金的不止我,可是我后来才知道这黄金早就被人找到了。”

    “是谁?”染七七问道。

    “应家。”欧阳俊峰轻哼,“他们从一个姓凌的女人身上知道了黄金的下落,应家那个人原本答应要娶她的,可是却反悔了。那个女人生下一个女儿叫凌夕。”

    不远处花丛里传来细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欧阳俊峰看过去没有说什么。

    “老一辈的恩怨本应该在他们那一代结束的,可是冷家的人看上了凌夕,但是冷家和应家有婚约,应家就暗中做了手脚,再后来的事情我想你都知道了。”欧阳俊峰道。

    “所以和欧阳珏合作的是应家?”染七七蹙眉,她一直以为是冷家。

    如今看来,冷家已经完全在霍君陌的掌控中,应家才是罪魁祸首。

    欧阳俊峰点点头,却没有再说什么:“俊峰比较偏执,他似乎是疯了。”

    “他是你儿子。”染七七道。

    “正因为是我儿子,我才更加的了解。”欧阳俊峰闭上眼睛,“总之,我不想再在他身边待下去,他也根本没有把我当成他的父亲,我不过是他的一个玩具而已。”

    染七七却一直在皱着眉头,似乎有些事情她还没有想通。

    而且这件事很重要。

    “你自己慢慢想吧,我想回去了。”欧阳俊峰说了一句,转身就走了。

    这时,霍君陌从树林里走出来,来到染七七的身边,他扶着她:“怎么了?”

    染七七轻轻摇头:“我只是有点混乱,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走,回房间再想。”霍君陌温柔道。

    刚说完,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就开了进来,接着欧阳珏下车,他绕到副驾驶座里从里面抱出一个女人来。

    那个女人大概就是霍君陌手下提起的那个女人。

    染七七和霍君陌走了过去,那个女人没穿什么竟然只裹了一件黑色西装。

    霍君陌已经转过身去。

    染七七蹙眉:“她是谁?”

    欧阳珏抱紧怀里的女人,一双桃花眸满是凉意,“与你无关。”

    说完,他抱着女人上楼了。

    染七七转身去看霍君陌:“他竟然带女人回来了?”

    他不是很喜欢梁雪素吗?

    霍君陌看着染七七,“也许是他用来气梁雪素的。”

    染七七望向霍君陌,“你以前用过这招吗?”

    “我用没用过,你不知道吗?”霍君陌拦着她,嗓音温和,“先回屋去。”

    染七七点点头,跟着他回房间休息。

    ——

    欧阳珏把小乔放到了床上,小心翼翼的给她盖上了被子。

    梁雪素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她是谁?”

    “她叫小乔,从今天开始和我生活在一起,你住的是主卧,把房间让出来搬到侧卧去。”欧阳珏冷冷道。

    梁雪素倒是巴不得不住在这里。

    不过她对床上的女人很感兴趣,她偷偷的看了一眼,抿抿唇:“欧阳珏,这个姑娘年纪不大。”

    “你想说什么?”欧阳珏神情已然不满,从他的鼻音里渗透出戾气。

    “她还年轻,你想让她做你的牺牲品吗?”梁雪素有些看不过去,尤其是她看到了小乔身上的伤痕,那是被人用皮带抽打过的痕迹。

    难道欧阳珏真的有那方面的嗜好?

    梁雪素浑身一阵恶寒。

    “把你的衣服给她拿出来换一套。”欧阳珏命令道。

    梁雪素哦了一声,转身去衣帽间里拿了一套干净舒服的衣服,她皱了皱眉:“我都搬出去了,这个房间以后就是你们俩的,你就不能自己去找吗?”

    “你穿过的要我给她穿?”欧阳珏蹙眉,“我穷到连给女人买衣服都买不起?”

    梁雪素脸颊涨红,“欧阳珏,你真是不可理喻。”

    她还贪图他几件衣服不成?

    自己什么时候那么没水准了。

    欧阳珏看都不看她一眼,“跟在七七的身边,你也就学会了这些。”

    “真不知道你是在贬低我还是在夸你妹妹。”梁雪素把一旁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我去睡侧卧了。”

    说着,她就抱着东西出来。

    站在门口,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有种劫后重生的错觉。

    她脚步轻快的本想侧卧,终于解脱了。

    而主卧里,欧阳珏头疼的看着小乔。

    看着小乔年轻秀美的脸,他当时真的是忘记去考虑一下她的年纪了。

    这时,床上的女人动了一下,然后从她的嗓子里发出娇软的嘤咛声。

    她动了动,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眼前一片陌生的环境,吓得坐起来。

    可是她动作幅度太大,扯到了双腿,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也太鲁莽了。”欧阳珏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双黑眸似冷非冷的看着她,这与她在酒吧里看到的不一样。

    小乔有种错觉,仿佛他们不是一个人。

    “这里是哪里?”她怯怯地问,大大的眼睛很干净。

    “我家。”欧阳珏冷声道:“我和你说过的话还记得吗?”

    小乔努力回想了一下,点点头,“记得。”

    他说让她配合演戏,不过有生命危险,让她想清楚。

    小乔缩了缩脖子,“只要能逃离我继父的掌控,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你身上的伤都是你继父弄出来的?”欧阳珏声色俱厉的问。

    小乔点点头。

    “把你继父的名字告诉我。”欧阳珏走到她面前。

    小乔不懂他为什么要知道,想了想就告诉她了。

    “好,你早点睡。”欧阳珏把她放倒在床上,“明天一早就按照我说的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