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09我……帮我找个男人……
    “我们也走吧。”染七七对霍君陌道。

    霍君陌点点头,两个人一起离开了欧阳家。

    酒吧一隅。

    染七七窝在男人的怀里调笑着,她身上穿了一件红色V领的毛衣,露出精致的锁骨,活脱脱的一个小妖精。

    霍君陌捏了捏怀里女人的脸,哑着嗓子道:“染七七,最近你真是致力于勾引我。”

    “我哪有?”染七七眨巴着一双无辜的眸子,嗔道:“你总是胡思乱想。”

    “你在我怀里由不得我这样。”霍君陌大手在她的腰肢用力的捏了捏。

    染七七瞪着他。

    霍君陌心情极好的喝了一杯酒。

    染七七眼神左右望着,低低的说:“君陌哥哥少喝点酒。”

    万一遇上麻烦呢?

    “别担心,这酒吧旁边就有个酒店,喝醉了我们直接过去。”霍君陌吻了吻她,她光滑的脸蛋十分的软糯,他爱不释手的捏着。

    他以前就想过。

    等他们在一起了,他就这样天天抱着她。

    染七七叹,这个臭男人。

    没过多久,染七七就看到欧阳珏从外面进来,他没注意到角落里的霍君陌和染七七,然后就上了二楼。

    染七七揪着男人矜贵的衣领,低声道:“他来了。”

    “嗯。”霍君陌低下头吻着她的眉心,“上面有人接应。”

    “那我们回去吧。”染七七淡淡的说,“你让上面的人盯紧点。”

    “好,走吧。”霍君陌抱着染七七,两人从沙发里起身,一起离开了酒吧。

    欧阳珏来到二楼一间包厢,推门进入,闻到里面浓烈的酒气,不由得蹙眉。

    “欧阳公子。”一个男人调轻佻的笑着,“你现在做了霍君陌的大舅哥,身份可就不一样了。”

    欧阳珏冷冷的看着他,偏偏眉眼无比的妖娆,“他是他,我是我。”

    “听说你和墨堂还有关系?”那人笑眯眯的问。

    墨堂?

    欧阳珏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墨堂已经消失了快十年了。”

    “我怎么听说墨堂要卷土重来了?”那人笑了笑,“送个礼物给你。”

    他挑起一旁的西装,一个女人被捆绑着放在沙发上。

    看得出来,那个女人被喂了药,一双眼睛泪汪汪的,带着某种**。

    “她是谁?”欧阳珏冷冷的问。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一个女人而已,我让人检查过了是个雏儿。”男人坏坏的一笑,“我可是听说你老婆不让你碰一下。”

    欧阳珏眉峰压低,家里的事情他怎么知道?

    “唐逸,你只是唐家的一条狗。”欧阳珏冷冽的看着他,邪魅的眉眼生气起来,一样可怕。

    “欧阳珏,你应该感谢我,不是我你今天就落到你妹妹的手里了。”唐逸冷嗤,“她故意让人调查你,放出消息引你过来,就是想找人把你打一顿让你住院,这样你对她妈和梁雪素的威胁就少了。”

    “唐逸。”欧阳珏不耐,“别再打着墨堂的门号出来招摇,不然遇到真正墨堂的人,你早就死了。”

    “哼。”唐逸不屑,“我帮你你还这么对我,小心我把你的事情揭发出去。”

    “随你好了,不然你看看还有谁能给你这么多钱。”欧阳珏不屑道。

    说到钱,唐逸脸上的笑容越发的阴邪,“没办法,我不如你,也不如霍君陌,我就是一个蛀虫。”

    说着,唐逸起身,准备离开。

    “把这个女人带走。”欧阳珏冷冷道。

    “我不碰处女的。”唐逸阴邪的一笑,“不过,欧阳公子,应该还没开荤过。”

    说完,他就用肩膀撞了一下欧阳珏,笑眯眯的走了。

    欧阳珏阴柔俊美的脸布着淡淡的寒气,他走过去,弯下腰掰着女人的下巴。

    看模样这个女人也就二十岁。

    一张瓜子脸,尖尖的下巴,大大的眼睛,眉眼温软,比梁雪素看着还没攻击性。

    “你叫什么?”欧阳珏嗓音冷淡。

    “小乔。”女人气息紊乱,显然药物已经在她体内发作,“先生,救救我。”

    “救你?”欧阳珏冷冷道:“把你送到医院?”

    小乔咬着红唇,眼神迷离而痛苦,明净的额头都是汗珠,“不是,我……帮我找个男人……”

    欧阳珏用手压了压眉心,“你的想法也太奇怪了。”

    小乔却哑着嗓子,哽咽道,“我不这样,我继父不会放过我的,求求你。”

    欧阳珏解开她身上的绳子。

    她浑身软的像是水,特别是在欧阳珏靠近的时候,那强烈的异性气息,让她忍不住靠近。

    欧阳珏想了想,“我们做笔交易。”

    小乔望着他。

    “今晚我要你,我可以给你钱给你想要的,但是你必须配合我演一场戏。”欧阳珏嗓音低沉,“只不过这场戏很有可能要你的命。”

    小乔吸了吸鼻子,闭上眼睛,“我已经不在乎了,什么男人都可以,你也不错,起码长得帅。”

    她已经不怕死了。

    欧阳珏把她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

    他想了想,捏了捏女人的脸,触手生腻。

    想着,他去脱小乔的衣服,可是衣服从领口扒下,他不由得一愣。

    在小乔的身上竟然遍布着或深或浅的伤痕,而且有新有旧。

    他温凉的大手一停。

    小乔软在他的怀里,呜咽着,“麻烦你快一点,我真的很难受。”

    欧阳珏把她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她身材很好,皮肤白皙,可是身上青青紫紫,伤痕累累。

    除了脸,她身上都是伤。

    小乔已经忍不住去吻他了。

    她没有别的办法,这药物太折磨人了。

    欧阳珏身上的气息越发的迷人,他圈住女人纤细的腰,将她压在身下的沙发里。

    沙发是酒红色的,衬着她娇嫩的肌肤越发的白皙。

    小乔迫不及待的帮男人去脱衬衣。

    欧阳珏的嗓音变得十分沙哑,他低下头暧昧道:“原来你是这样的女人?”

    小乔尚存一丝理智,“我没有办法。”

    欧阳珏低低的一笑,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解开,虽然是第一次,可我想彼此都舒服一些,你觉得呢?”

    小乔耳根子都红了,她双眸迷离,“这种事难道是我说了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