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名门婚宠:霸道老公请克制 > 307杀了我,霍君陌就是欧阳楚的了
    染七七漫漫的笑:“君陌哥哥,你知不知道你吃醋的时候,你都会不爽的挑眉。”

    虽然只是很轻微的,可她都注意到了。

    霍君陌捏着她的下巴,“那我现在呢?”

    染七七圈住他的脖颈,红唇贴着他的耳朵,轻笑:“现在你大概在想怎么做?”

    某人满意的一哼,在她的红唇狠狠的亲了亲,“你知道就好,我无时无刻不想和你做。”

    “你去上班吧,别总泡在这里。”染七七嘟着嘴,“被人看见了可怎么办。”

    霍君陌盯着她。

    “欧阳楚对你贼心不死,我是真的不想让她有机会见到你。”染七七给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和领带,“我有事会给你打电话的。”

    “嗯。”霍君陌嗓音低哑,知道她会吃这种醋,让他有些高兴。

    染七七送霍君陌出门,然后心情极好的回来。

    欧阳珏站在二楼的楼梯上,看着这个和自己面和心不和的妹妹。

    “七七。”欧阳珏缓缓下来,“我发现你的适应能力不是一般的强。”

    “我这叫随遇而安。”染七七叫住从厨房出来的阿姨,“晚上顿一个乌鸡汤,弄点清淡的菜,君陌哥哥不能吃太油腻的,酱料多的菜也不要做了。”

    “好的,小姐。”阿姨点点头。

    在这个家里,染七七俨然成了半个主人。

    甚至,她的话比欧阳楚还管用。

    接着,染七七轻松的看着欧阳珏,“再说这里不是我的家?”

    “是。”欧阳珏想了想,“去不去花园散步?”

    染七七想了想,“好。”

    他们兄妹二人绕着别墅外的小路散步。

    “你知道我爸和你妈为什么离婚吗?”欧阳珏忽然问。

    染七七摇头,她也不清楚。

    欧阳珏一双黑眸盯着不远处:“我爸他男女通吃,他喜欢女人就算了,还喜欢男人,所以……”

    呵呵!

    染七七是真的没想到。

    染悦心骨子里是个传统又固执的女人,一定没办法接受自己的男人有别的女人,甚至是男人。

    想想也觉得够无奈的。

    “那你……”染七七望着他。

    “我很正常。”欧阳珏白了她一眼。

    染七七心想,欧阳珏一定是太低估自己的美貌了。

    他太阴柔了。

    除了身高,他真的非常纤细,肌肤都是那种病态的白,五官和染七七有五六分的相似,一双桃花眼,看不到任何的狠厉却知道是个危险人物。

    “你骗了你的好兄弟。”染七七义正言辞,“他们甚至觉得对你很亏欠。”

    欧阳珏轻笑,“呵,你知道什么?”

    染七七不语。

    “除了君陌,是意外加入我们的,你知道,我,严煌,宫羽还有纪清,我们为什么会凑到一起吗?”欧阳珏冷冷问。

    染七七当然不知道。

    这件事她也没有调查过。

    只以为他们是因为遭遇差不多,年龄相当才会走到一起的。

    莫非,这里面还有其他的问题?

    “我们四个是被家族人员亲自送到那个组织去的。”欧阳珏停下脚步,看着面前的一个松树。

    “送过去的?”

    “那个组织叫墨堂。”欧阳珏开口解释:“是在美国最大一个组织了,听说一开始组建这个组织的人是四个华人,不过后来他们分崩离析,再后来的上位者做的都是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很有家族都被欺压,有些甚至为了求和,把自己家族一个孩子送过去作为人质。这些人质是死是活,他们根本不在乎。”

    染七七惊讶道:“可是我看,宫羽不像是宫家遗弃的孩子啊。”

    其他人她不清楚。

    “你知道宫羽他爸爸有多少私生子吗?”欧阳珏轻嗤,“你以为纪家,宫家是多干净?那些老头子们玩弄权势,身边女人无数,没有个私生子才奇怪!”

    染七七简直不敢相信。

    “你们被送进去,难道就是要被人……”染七七说不下去了。

    “对。”欧阳珏冷笑:“不过我要感谢君陌,是他的出现给了我们反抗的机会。他确实和别人不同。”

    染七七又想起曾经看到过的那些照片。

    “我和他一起,帮助严煌和宫羽逃出去,然后他们带着人把我们救出去。”欧阳珏眼底的阴霾更深,“可是……他们晚了一步,我就不说了,君陌被挑断了手筋脚筋。”

    “那冷家和应家和墨堂有关系吗?”染七七追问。

    “大概。”欧阳珏也不是很清楚,“我们逃出去之后,墨堂就销声匿迹了,不过我看他们是怕我们报复,但从来没有消失。”

    染七七眼底划过浓厚的讥诮,“可是你装死。”

    “我也是为了活着。”欧阳珏淡漠的说,“你大概不会明白,从小看着父亲偏疼妹妹,自己却什么都没有的滋味。”

    染七七顿了顿,这让她想起自己小时候,霍崇旭也是对自己很好,那个时候霍君陌也在一旁看着,是不是也这么恨自己?

    欧阳珏一瞬不瞬的看着染七七,“想起霍君陌了?”

    “你很欧阳楚吗?”染七七淡淡的问。

    “你觉得呢?”欧阳珏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染七七也不太清楚,不过欧阳珏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令人不安了。

    其实,染七七心底也没有多大把握。

    霍君陌对付欧阳珏尚且用了那么多的时间,更何况是自己。

    凯撒的身份是不是已经暴露了?

    “我比任何人都渴望能有一个完整的家。”欧阳珏继续迈步往前走,染七七跟上来,他幽幽的说:“父母都在,两个妹妹也在我的身边,还有我最爱的女人,将来我们还会有自己的孩子。”

    “你爸和我妈的感情已经不可能符合了,妈妈最爱的是我的父亲,至于欧阳楚,我恨她,她差点害死了我的女儿,我也不会放过她的。”染七七眼神幽深而冷酷:“你所谓的一家人其乐融融,怕是不可能的。”

    “事在人为。”欧阳珏勾了勾唇角,“我杀了你爸爸,杀了凯撒,再杀了你,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呵,好办法。”染七七不得不承认,“杀了我爸爸,断了我妈的念想,杀了凯撒,梁雪素再无依靠,杀了我,霍君陌就是欧阳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