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重生仙帝都市纵横 > 第397章 放弃了吗?(第一更)
    夏叶青想从地上爬起来继续逃跑,可是她的一只脚却扭得很严重,一连试了几次,都没有站起来,心中又惊又怕,急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可她那只脚却疼得厉害,怎么也站不起来,模样狼狈,只能在树林中向前缓缓挪动。

    心中绝望不已,暗想自己终究还是难逃这灰袍人的毒手,又想到自己这么年轻,才活了二十岁,就要死去,心中又是一阵难过。

    想到她的父母和爷爷都已经不再人世,自己一个人就算活在这世界上,也会受到痛苦折磨,还不如死了了算,可是,她心里虽这样想,但当死亡来真的临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有些害怕,总有一种要想求生的欲望。

    再怎么说,她也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就算生在武道世家,也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怕死也是很正常的,谁不怕死呢?

    恐怕就连张千,也不敢说他就真不怕死,只不过他将生死,看得比普通人要淡一些,能活着,谁又愿意死呢?

    夏叶青倒在地上,使劲的向前挣扎,灰袍人却已经到了她的身后,也不急着去将夏叶青抓住,而是缓缓的跟在她的身后,目光戏谑的看着夏叶青在树林中,狼狈爬行。

    就像一只猫,在戏耍猎物。

    夏叶青一边向前爬向,一边回头,看着身后的灰袍男子,脸上满惊恐焦急之色,明知道自己已经逃不出对方的手心了,可却还是不断拼命的向前挣扎,根本不敢停下,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垂死挣扎吧。

    因为心中害怕,明知道没用,却还是忍不住要去做这些没意义的事情。

    就在灰袍男子,在树林中戏耍夏叶青的时候,树林大外,距离这里约两三百米远的一条山路上,一个人影,在月光下,缓缓向着山顶行去。

    那人的肩上,蹲着一只灰白色的小狐狸,全身灰白的毛发,在月光下,显得异常醒目。

    这人正是张千,他从明珠市赶来,就是打算来救夏家一家人的性命的,不管怎么说,夏家也也是浙东省数一数二的武道世家,有神道境中期的强者。

    如果不是他废了夏老爷子的修为,夏家是怎么也不会被人欺上门的,就更不用说什么灭族之灾了。

    他可以欺负夏家,那是因为他有这个实力,我比你强,我欺负你就是天经地义,没有人会不服气,但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那些人原本比夏家要弱,如今竟然也敢扬言要灭了夏家。

    这种人,自己没有本事和实力去欺负别人,但是落井下石,他们却很拿手。

    夏家虽然得罪了张千,但张千也不愿意看到夏家,受这种小人的辱没。

    所以,他在听花老几人说了夏家的处境之后,才会让小虎王送他到天目山来,便是存了要保夏家一命的心思。

    只不过,明珠市离天目山有一段不短的路程,再加上张千听见的,是那个人会在今天晚上来找夏家的麻烦,可是现在太阳才刚刚落土没有多久,月亮初升起。

    他又哪里知道,对方竟然傍晚就来了,已将夏家灭了满门,他终究还是来晚了一些,夏家依然没能逃过这场劫难。

    就在张千顺着小路,向山顶走去,都已经看到了山顶上的别墅时,突然,听见路边的树林之中,有些不太对劲,好像有人的声音。

    张千的感觉何等敏锐,即使离得如此之远,他依然能听到树林深处,传来的微小动静,而这种动静的异常,绝对不会是树林里的动物发出来的,只有人。

    想到这里,张千的脸色微微一变,这里是天目山,山上没有其他人居住,因为山脚下就是一个小镇,那些普通人住在镇上,只有夏家住在天目山顶,和普通人很少有来往。

    此时天色已黑,竟然有人跑到树林里面,还发出这种凌乱的声音,那么张千不用想也知道,夏家已经出事了,他来晚了一步。

    甚至张千还能猜到,夏家的人,全部都已经死了,如今的夏家,没有人能和神道境一战,在一名神道境强者手中,有人能从山顶逃到这里,可想而知,那人应该是夏家想要保留下来的一丝血脉,用夏家所有人的生命,换来的一点时间,才能让那名夏家子弟,在神道境强者面前,跑出这么远的距离。

    只可惜,那名神道境强者,还是追到这里来了,显然,是不想留夏家一条活口。

    想及此处,张千当即转身,向树林中走去,如果今天他没来这里,那今天之后,夏家便会彻底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不复存在,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种事情张千在宇宙中,见过太多,别说区区一个家族,就是一些传承了几千年,上万年,曾经盛极一时,宇宙闻名的古老门派,还不是一样被人说灭就灭了,也只有地球这种灵气匮乏的星球,才会相对比较和平。

    树林中,夏叶青已经爬不动了,脚疼的厉害,身上一点力量都没有了,她感觉死亡离她越来越近,脑子里面空荡荡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甚至,到了这个时候,不知为何,她好像连害怕也感觉不到了,所有的情绪,似乎都已经离她而去了,她就这样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目光愣愣的望着站在她身前的灰袍男子,好像失去了魂魄一般。

    “桀桀!怎么不跑了?你不是很喜欢跑吗?怎么?这就已经放弃了吗?还真是让人有点失望啊,我还没有玩尽兴呢!”灰袍男子居高临下的站在夏叶青的身前,目光戏谑的俯视着她,嘴里发出渗人的怪笑。

    就像是一根枯树枝,被人折断时候发出的声音‘喀’‘喀’‘喀’,十分难听。

    夏叶青的身子侧倒在地,上半身微微向上仰着,就这样呆呆的看着灰袍男子,也不和他说话。

    灰袍见夏叶青不配合,似乎觉得没什么意思了,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起来,又恢复了那种枯槁的神色,看上去,和僵尸没什么区别。

    “桀桀!好了,就到这里吧,也该结束!杀了你之后,我也要去做主人交代的事了,对说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