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不朽天君 > 第68章 公冶牧
    向阳觉得声音耳熟,抬头看去,只见叫喊的人也微微抑起了斗蓬下的脸,竟然是罗斗,背后还背着一个竹篓用黑布盖着。

    “罗大哥,你怎么在这里?”向阳惊讶的道。

    “法师请来这边说话?”罗斗轻笑道。

    向阳点了点头,走到罗斗他们所在的树梢下,只见还有一个儒雅的中年人在。

    两人躲在树梢后面,要是不注意的话,还真难察觉到他们呢?

    罗斗掀掉斗蓬,对着中年人笑道:“军师,这位就是我跟你常提的法师,我的救命恩人向阳公子。”

    那中年人身穿普通的的灰袍,头上扎个束带,气质温雅,闻言连忙拱手躬身拜道:“早便听闻法师之名,仰慕久矣,多谢法师救命之恩。”

    “严重了。”向阳吃了一惊,这礼行的太大了,连忙将他扶住,拱手还礼道:“军师是?”

    罗斗笑道:“这位便是普安候爷的智囊公冶牧先生。”

    “原来是公冶先生。”向阳有些吃惊,普安候的名字他听的多了,一直没见到,没想到他的军师智囊在这里见到了。

    “老弟又来损我,在下不过一个无力的书生罢了,也不怕法师笑话。”公冶牧笑道:“法师别听他瞎说。”

    “先生客气了。”向阳笑道:“叫我名字就好了。”和两人就在树下坐了下来。

    公冶牧笑道:“法师对我等可谓是恩重如山,功德无量,连候爷也是常常念叨呢?”

    向阳摇了摇头,这话说的太客气了,他不太习惯。

    公冶牧看他神色似是不信,道:“非是在下夸赞,而是法师救了罗兄弟一命,便是救了候爷一命,救了无数苍生一命,这是事实。”

    向阳诧异,他只是救了罗斗而已,怎么扯出这么多了?

    “法师有所不知,当日罗斗前往巴西郡求取老王爷的免死令,便绕道从金川城走。”公冶牧本来就准备把话说清楚,道:“正是因为法师救他,他这才逃脱一命,将免死令送到了都城,正是这块免死令,候爷才保住了一条性命。”

    向阳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事。

    “候爷心系天下,爱民如子,他一人得活,便可救活更多人,法师这不是大功德么。”公冶牧道:“何况法师后来还屡次搭救世子和郡主,这份恩情,我等终身都不会忘记。”

    “不说这些了,算不得什么,只是恰巧遇到了而已。”向阳道:“你们不在北关城么?怎么会到了这里?”

    “在下两人也是刚来这里,准备上山拜访鲁家,便遇到了法师。”公冶牧笑道:“法师也要去鲁家吗?”

    “是啊,还真是巧了!”向阳笑道:“世子和郡主他们都到那里了吗?”

    “都到了。”公冶牧笑道:“既然都是上鲁家,就一起上去吧!”

    向阳点了点头,有些好奇的道:“鲁家是做机关的,你们莫非要请他们做机关?”

    “那到不是。”公冶牧道:“我们是请鲁家出山帮助候爷的。”

    向阳怔了一下,有些吃惊的看他一眼,道:“候爷在那边情势如何?”

    鲁家可是凡俗中的最强大势力,他们想请鲁家,可能吗?

    “不好。”公冶牧道:“也不瞒法师,一个小城而已,只有三千老弱病残之兵,又正处在夹缝之中,如何好的了!所以在下才前来这里,想请鲁家出手相助。”

    “原来如此。”向阳道:“你们应该对天下大势了解,大秦王国暂时还不会乱吧?”

    “法师可能还有所不知,自玉山郡守死后,三皇子遇刺,各方局势愈发紧张了。”公冶牧忧心忡忡的道:“动乱只在倾刻而已。”

    “什么,三皇子遇刺了?”向阳吃了一惊,玉山郡守是他杀的,三皇子遇刺,这又是怎么回事?

    公冶牧点了点头,道:“是的,就在三皇子离开天玉城后不久便遇刺了。”

    他看了向阳一眼,道:“法师也要注意安全呢?玉山郡守之死据说与法师和陆瑶小姐有关,罗雄已经继任了玉山郡守之位,对法师开出了悬赏。”

    “还有这事。”向阳不得不感慨,自己孤身一人没有消息来源,一切都太闭塞了,这的确不是办法,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呢?

    公冶牧道:“法师既然在这里,与玉山郡相隔甚远,到也不必太过担心。”

    “那三皇子遇刺,都城那边是什么情况?”

    “当今陛下震怒,已派出二皇子调查此事。”公冶牧道:“加上一郡郡守死亡,对大秦王国造成了很大轰动,各诸候居心叵测,周边诸王国蠢蠢欲动,实则风雨将至。现在只需要一个引子,整个大秦王国便会陷入暴乱之中。这个引子如今便在梁州郡,只看梁州是如何应对啦?”

    “先生可否说来听听?”向阳吃了一惊,关系到他的老家呢?他不能不问。

    公冶牧看他一眼,道:“法师也是梁州人吧?”

    向阳点了点头,看来公冶牧也不是对他一无所知嘛!

    “在天玉城时,黑火教的居心叵测,借陆瑶之名恶意挑拨各青年俊杰的关系和名声,法师是亲眼目睹了的。”

    公冶牧道:“当今陛下已经下旨要陆瑶入都城,纳为太子侧妃……”

    向阳心中剧烈一震,竟然还有这事,那皇帝真是可恶!

    公冶牧把他神色看在眼里,道:“如果陆郡守答应了,便要将宝贝女儿嫁出去,而他要是不答应,朝廷便会调离他,让别人接手梁州。此事就看陆郡守如何面对了,他要么嫁女儿,要么第一个抗旨不遵,直接造反!或是另想奇谋!”

    向阳点了点头,心中一腔恼火,心乱如麻。

    “可惜的是,候爷这边自身难保,情报消息实在有限,不知他们会做出何种应对!”公冶牧接着道:“对了,听说法师在东遥山上,司徒家现在的情况如何?”

    “你们的消息挺灵通的嘛!”向阳也是服了,他们连自己出现在东遥山都知道了,情报挺灵的啊!道:“我便是刚从东遥山下来,司徒家正被耿照、甘将军和李欢他们缠着呢?”

    公冶牧眉头大皱,道:“只希望司徒家不要帮耿照他们才好啊,否则的话,我等便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么严重?”向阳吃了一惊,道:“司徒家有这么大的影响吗?”

    “法师有所不知,大秦王国北五郡中本来便是耿郡守实力最强。”公冶牧道:“而司徒家在北五郡中堪称是最大的势力,如果耿郡守他们得到了的话,便是如虎添翼一样,足以称霸北五郡!无人能敌。”

    向阳心中震惊,他对耿照毫无好感,甘将军更是可恶,他还要谋夺灭灵金晶,将来多半是要与他们为敌,他内心中真不希望耿家坐大。

    罗斗道:“军师神机妙算,难道就没有办法么?”

    公冶牧悠悠一叹,道:“修行人神通广大,候爷烙守旧约,手中始终没有修行势力支持,我终究只是个凡人,纵有一些智慧,但智慧在一定的时候又如何敌的过神通!可怜可叹!”

    向阳不由沉默了,公冶牧能发出这种感慨,足见他的确是个不简单的人。只是他也就是一个人,修为低微,也无法帮助他们。

    “走吧!无论如何也不能坐以待毙,先去鲁家在说。”公冶牧道。

    “先生真是令人佩服。”向阳赞道:“宁折而不弯,遇强而不屈,当是小子的楷模。”

    “法师见笑了,不过发发牢骚罢了。”公冶牧笑了笑,三人一起继续朝上走去。

    过不多久,便见山上渐渐平缓,一片浓荫掩映的建筑出现在了跟前,门楼上有着“鲁家”三字。

    公冶牧轻声道:“鲁家机关遍布,千万不能乱动乱闯,不可莽撞,将军记住了么?”

    “记住了,我不说话,就听军师的。”罗斗笑道。

    向阳也是笑了笑,公冶牧似是也有意说给他听呢?

    三人来到门前,正好遇到里面有人出来,公冶牧上前拱手道:“在下普安候麾下公冶牧求见鲁家主,还请兄台帮忙引荐。”

    此人讶异了一下,请他们稍等,当即入内通报去了。

    过了不久,一群人从里面涌了出来,为首者一个三角胡子的中年人,穿着一身的粗布衣裳,看起来就像是个山野农夫一样。

    在他们后方,个个穿着普通,看起来也都颇像是庄稼把式。

    公冶牧拱手拜道:“公冶牧拜见鲁家主、各位长老。”向阳和罗斗也是跟着抱拳行礼。

    那为首的便是鲁家的家主鲁大山,看了他们一眼便即连忙还礼,道:“先生不必多礼,老候爷爱民如子,我等凡夫俗子皆受其惠,快请入内奉茶。”

    “多谢家主。”公冶牧道谢,和他们三人随他们进入大厅中分宾主坐下。

    鲁大山让人奉上茶水,开门见山的道:“先生不随侍在候爷身边,来鄙处有何贵干?”

    公冶牧诚恳的道:“小可此来是特意来请鲁家主及诸位长老前去相助候爷一臂之力,还请家主莫要推辞。”

    向阳微微一怔,这个请人下山的到是直接,毫不客气啊!只是不知他能否请的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