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南明大丈夫 > 第60章 给你减免
    刘黑子长得黑不溜秋,难看的很,光看着就让人觉得很可怕,高二哥让他唱个黑脸,可以说效果奇佳。

    城中的乡绅,见到贼兵吓的要死,又被刘黑子一咋呼,大多便如实交代,有些人更是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把其他的乡绅卖了个干净。

    不过有老实交代的,便也就有不老实的,闯军的助饷制度,他们大多有所耳闻,抓过来一阵拷打,交代多少,便抢走多少。

    有些人本来交代了干净,结果贼兵不信,继续拷打,被打死者也不在少数。

    这让有些乡绅便留个心眼,刑具都没上,自是得瞒着点,万一打起来,还能交代一笔,少受点皮肉之苦。不过他们这种想法,其实是错误的,真真落在闯军手里,用型时你就算交代了,还是得继续打,万一你还有呢?

    高二哥并不打算用刑,他得和李闯区别开来,李闯是强抢,他是借。

    虽说实际上和李闯差不多,但李闯是根本没有打算还,高二哥却是有可能还的。

    哪怕这个可能性极低,可只要这个可能性在,乡绅们便总有个念想,那他和李闯在行事上就有点区别了。

    这条策略,高二哥也是参考了后世的经验,而事实证明,却事实比较管用,能迷惑一部分人,降低了一部分敌意,能一定程度上同流寇区别开来。

    一间房间内,高义欢和刘黑子坐在上首,刘黑子恶狠狠对马员外道:“嘿~你个老龟孙,你说你只有五百亩田产,可姓陈的龟孙怎么说你在三年前同县里狗官勾结,仗着什么马士英的名声,就侵吞他良田四百多亩呢?只这一笔,就占了你说的大半,老子看你很不老实啊。”

    马员外听了额头冒汗,刘黑子回头对高义欢说道:“高兄弟,我看同他没啥好说的,直接拉出去砍了,我再带人去把马家堡一抄,翻他个底朝天,就不信找不到他藏的钱粮。”

    马员外听了刘黑子的话,吓得脸色煞白,城南的老陈,真不是东西啊,这个时候居然还来害他。

    他知道流寇凶残的很,连皇帝家的祖坟都敢挖,杀人更是不带眨眼的,惶急之下涕泪横流,“黑大王啊~我一时糊涂,大王再给老朽一次机会~”

    “黑你娘个劈啊~”刘黑子本来就是吓吓他,听他这句,却真的怒了,撸起袖子就站了起来,“老子今天打死你个老龟孙!”

    马员外被刘黑子突然暴起,险些吓尿,连忙磕头,高义欢看他成了这副样子,才拉住刘黑子,然后笑眯眯道:“我看马员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刘都尉你先消消气。”

    “对~对~老朽知错了,老朽明白了~”马员外连忙开口,不过他脑子里其实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明白了啥。

    “马员外啊,你明白就好。”高二哥见此,站起来打着官腔,用领导教训小同志的口吻道:“马员外啊~你把钱粮借给我们,你要知道,并不是供我们挥霍,自己享受的~啊~而是用来扫平天下动荡,结束天下的混乱地。啊,那个,等平定天下,你也是受益的!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嘛,啊,那个,你觉悟要高一点,不要只想眼前,况且我们不是流寇,我们是写借条,会还的嘛!”

    马员外生无可恋,把抢劫说的这么高尚的人,他是真的第一次看见。

    “你看这个陈员外,觉悟就很高嘛。他不仅把自己的事情交代清楚,还提供了很多你的消息。”高义欢看着他,继续说道:“这里还有其他人的说辞,他们只要提供的消息准确,我们会就按着消息的价值,减免一成的钱粮,这几人已经把你的事都说了,你还要隐瞒吗?是不是像他们一样,为了天下,出一份力呀!”

    虽然高义欢查了亳州县册,但是财不外露,往地下藏银子,却是地主乡绅的一个传统。

    这点看他家老爷子,四处埋银子,就可以看出,囤积钱财,是地主老财们共同的喜好。

    现在二哥掌握的只是一些明面上的东西,要想得到更多,还得深挖才行。

    毕竟在官本位时期,你不遮掩着点,把钱财漏出来,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万一被哪个官员看上,随便找个借口,弄点官司,地主老财就得扒一层皮,而就算没被官员盯上,引来地痞流氓、土匪马贼,也够老财们喝一壶了。

    高二哥作为一个外来户,对于亳州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所以他让人将领来的乡绅隔开,单独询问。

    高二哥许点小利,这些乡绅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抛出自己的老底,为了保险起见,减少自己的损失,加上刘黑子实在吓人,便将知道的情况都说了一遍。

    这些信息如果有用,高二哥会按照消息的价值,给他们减免消息价值的一成,作为奖励,当然如果几人提到同一条消息,那这一成就得几人平分,二哥是不会拿出钱粮来增加奖励。

    马员外听高二哥这么说,暗暗记恨那什么陈员外,心里有些气急,抱怨这些人怎么没有一点大局观,这么容易就被流寇算计,害人又害己。

    这本地的乡绅,长久以来生活在同一地,祖上几代人,多少有些间隙和矛盾,而他们事先有又有统一的交谈一次,现在自然是一盘散沙。

    马员外见势不妙,只得赶紧道:“两位大王,我说,我都说,求大人能给老小儿一些减免。”

    高义欢嘿嘿笑着摇头,“马员外啊,这里有一堆人给我提供了很多你的信息,看来你在亳州的人缘并不太好啊。这样吧,你说的部分,要是能和这些信息对上,那我就只向借你八成,但是如果对不上,我就只好全都借了。”

    马员外心里叫苦,这不还是抢么,借钱哪里有这么理直气壮的。

    不过相比于那黑炭头,眼前的白胖子,无疑好说话很多。马员外见一旁的黑炭头,瞪着铜铃大眼,看着骇人的很,只得老实说道:“老小儿,在亳州有田产五千亩,有存粮一千石,分别藏在马家堡,还有城东三十里外一个庄子内,城里也藏了一处。另外老朽有银二千两,都藏在地窖里。”

    刘黑子听了心里一惊,他知道这个马员外应该有不少钱粮,却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

    他们以前抢劫,大多都是劫个表面,并未深挖,他心里立刻乐开了花,但是脸上却保持着凶神恶煞的神情。

    高义欢平静的拿起桌上的一些纸张看了看,与其他人提供的消息差不了多少,但他却拿起一张纸片,忽然冷声道:“马员外,我对你很失望啊,你再想一想,是不是忘记什么呢?”

    马员外面如土色,他也不晓得别人都说了些啥,见黑炭头眼睛一瞪,便忙交代道:“大王不要生气,老小儿还没说完,老小儿在城里有一个粮铺,一家布庄,还有一座宅子,后院还埋了二千两银子。”

    高义欢和刘黑子笑了笑,问道:“还有没有?”

    “大王,没有了,真的就这些。”马员外瘫坐在地上。

    这比高二哥掌握的信息还多出了一部分,他当即提笔写下一张借条,然后唤马员外上前,“来,把借条收好,一共借你白银三千二百两,粮食八百石。以后等我成了大事,你可以凭借条来找我。”

    马员外面如死灰,一旁刘黑子不高兴了,“你哭丧个脸给谁看啊,依我脾气,全给你抢了,高兄弟给你留两成,你还不乐意呢?”

    马员外连忙接过借条,口道不敢,高义欢则劝慰道:“马员外啊,目光放长远一点,你通知家人把钱粮送到县衙吧~”

    这时马员外看着手里的借条,手不禁有些颤抖,他积攒了好些年,才挣下这么点家业,现在一下就去了多半,一股恨意从他心里升起来。不过说来也是奇怪,他最恨的人居然不是高义欢,而是爆他家底的陈员外一伙。

    “大王,我还有事要交代,陈秉新那个老不死的家产不比我少啊~”马员外忽然红着眼睛道。

    高二哥顿时来了兴趣,提起笔来,问道:“你快说,要是说得对,我给你减免~”

    (感谢书友201712292···的打赏,求收藏,推荐,宣传,谢谢大家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