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刺客帝王 > 第313章 毛贼
    “是艾克西蒙的残念帮助伊飞戴上了摩西哈根之轮?那这么说来倒是好事了,至少艾克西蒙为了阻止魔龙降世,不会害伊飞才对。”

    “是这样没错。”塞拉特说道:“不过你们别忘了,艾克西蒙只是要消灭魔龙,却并不管伊飞的死活。这与刚刚贝拉德提到的一样,伊飞想跟伊米尔同归于尽,但你们想过没有,如果并没有同归于尽怎么办?”

    “我想过。”贝拉德说道。

    “我可不想让伊飞与伊米尔同归于尽,伊飞得活着!”路易斯轻哼一声。

    塞拉特摇了摇头:“路易斯,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要清楚,形势不是一条人命那么简单了。艾克西蒙给伊飞带上了摩西哈根之轮,并且让伊飞与龙血魔怔融合,以至于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冥力对于凡间来说毕竟是不详的,况且与龙血魔怔相融过后过后的伊飞,他的残忍你们也见识到了。如果在最终的决战时,伊米尔死,伊飞活,那么无论我们如何不愿,伊飞都会成为我们新的敌人!”

    “你是说,伊飞会变成伊米尔那样邪恶?”罗杰斯问道。

    塞拉特面色严肃:“甚至比伊米尔更加邪恶,别忘了他手中的黑龙刺!那可是一把至阴至邪的匕首,在伊飞杀死伊米尔的那一瞬间,伊飞将完全吸取伊米尔身上的力量来充实自己的冥界之力!”

    驿馆中再度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最终还是路易斯问道:“那就没有办法让伊飞回到以前的样子了吗?”此话问出,所有人又将期待的目光投向了塞拉特。

    塞拉特苦笑一声:“有没有办法我也不清楚,但可以想象的是,那样的痛苦等同于将伊飞的灵魂剥离。再者说,伊飞他愿意失去现在的力量吗?”塞拉特说完,看到其他人失望的神色,他叹了口气:“现在的形势万份严峻,除非我们能够确定自己在以后对伊飞做出的所有事情都不闻不问,但这是不可能的。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尝试。抱歉各位,我得先走一步了。”

    “你去哪里?”路易斯问道。

    “灵海。”

    “你去灵海?你怎么去?”

    塞拉特笑了笑:“怎么去灵海我还是知道的,希望在那里我能找到答案。”

    深夜的特洛伊城,巡逻军队还与往常一般,并没有增加人数。这是阿道夫事先与桑蒂诺商量好的。而且,这一夜,桑蒂诺的府邸周围重兵把守,但礼仪大臣奥德洛夫家的周围却看不见一个士兵。

    由于白天出的事情,到了夜晚,特洛伊城的城民很自觉地躲在家中,不敢出门。白天罗纳一家的人头的确太过于吓人了。

    礼仪大臣奥德洛夫是个很有规律的人,他的时间安排无论什么人都无法打破。他规定每晚七点用餐,在吃完晚餐之后,喜欢在院子里走动一个小时,紧接着进屋准备睡觉。

    奥德洛夫在帝都并不掌握实权,因此鲜有宾客上门,妻子早逝,儿子又受不了他的固执而选择在外居住,因此家中只有两个年岁稍大的女仆做事。在十点之前,一切如往常般安宁。到了奥德洛夫睡觉的时间了,女仆的走动变得轻手轻脚的,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打扰了老爷的休息,会被狠狠责骂的。

    又过去了一个小时,按照往常,奥德洛夫应该已经进入了睡梦中。两个女仆也打了个哈欠,简单收拾了一下院子,也去睡觉了。奥德洛夫家的院子变得漆黑一片,安静极了。而周围,正有三双眼睛死死盯着这座院子。

    时间慢慢流逝,到了后半夜,罗杰斯、贝拉德、阿道夫都觉得可能今晚,歌兰蒂斯不会再有行动了,但就在这时候,院子里突然潜入了一个黑衣人,身法并不奇特,行动速度也很迟缓,与其说是潜入,不如说是偷偷摸索着翻墙进入了奥德洛夫家的院子。

    黑夜中,罗杰斯与贝拉德站在一棵树上,狐疑地相视了一眼,他们认为,这完全不可能会是歌兰蒂斯。顿时,还未等贝拉德说话,罗杰斯便一人跳进了院子里,毫不费力地将那黑衣人擒住。贝拉德眼见于此,无奈地也跳进了院子里。

    很快,那黑衣人吓得惊叫出声,罗杰斯一把将黑衣人的面罩取下。虽说他没有见过歌兰蒂斯,但这人绝不是,因为满脸的胡渣,很明显是个男人。

    贝拉德见到不是歌兰蒂斯,也露出了失望,紧接着抓起那男人的衣领,斥问道:“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那黑衣男人先是惊慌,但紧接着他变得冷静下来,嘴紧紧的闭上,决定什么都不说。而阿道夫却突然出现:“他是希德勒的随身侍从,我见过他。”阿道夫对这个男人印象深刻的原因就是这个男人长相粗矿,面容丑陋。

    男人一见到阿道夫,立即又开始惊慌起来,叫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路过这里,跟我家王爷没有任何关系!”

    吵闹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奥德洛夫,他穿着单薄的衣服走了出来,什么都不管,就愤怒地吼道:“什么人,来我家干什么!哦?阿道夫,你在搞什么,大半夜的!”

    奥德洛夫似乎根本不给阿道夫这位护国法师的面子,在他这位礼仪大臣看来,生根半夜来到他家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因此他气呼呼的盯着眼前几人。

    罗杰斯刚要说什么,阿道夫却摆了摆手,对奥德洛夫笑道:“大人不要动怒,我们在追赶一个毛贼,正好他逃到了你家的院子,我们这不,没有办法才进来的,实在抱歉。”

    阿道夫认为要是将实情告诉奥德洛夫,必然会让这位老臣受惊,以至于打草惊蛇。他们可不想让保护奥德洛夫的消息就这么轻易地传到希德勒的耳朵里,这样只会提高他们抓住歌兰蒂斯的难度。

    奥德洛夫气愤地上前几步:“毛贼?我要看看什么毛贼这么大的胆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