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之超品邪医 > 第49章 神秘大少
    所有人都吓蒙了。

    他们没想到这种时候了叶天竟然还敢动手。

    而且,还是当着孙伯阳的面啊。

    “你……你干什么?”就连孙伯阳都吓了一大跳。

    叶天笑了笑:“我替孙海龙同学解脱啊!”

    “你……你太放肆了!”孙伯阳被人无视,气得肥胖的身体都开始颤抖了起来,那肚子上的肥肉仿佛波浪般翻滚着。

    孙海龙这次是疼得呲牙咧嘴,满面狰狞。

    叶天却根本无视孙伯阳的威胁,冷冷地看着孙海龙:“我们的赌约还算不算?”

    孙海龙没想到叶天是个疯子,吓得根本没有时间多想,闻言使劲点头:“算,当然算了!”

    “好,跪下学狗叫吧!”叶天随手将孙海龙扔在地上。

    “海龙,你……你怎么样?”孙伯阳一把扶住孙海龙,急得额头上都滚出汗来。

    “叔,叔……”孙海龙颤声叫着,却似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叶天见他们还想废话,却是不耐烦道:“我数三声,跪下学狗叫,否则,另一只胳膊……”

    “我学我学!”孙海龙被叶天的气势彻底吓傻了。

    也顾不得再跟孙伯阳多说,连忙汪汪汪叫了起来,可是那声音中夹杂着疼痛,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狗一般,叫得那叫一个凄惨啊。

    叶天满意地点了点头:“嗯,这还差不多。”

    说完,转身就要走。

    没错,叶天仿佛没事儿一样,不但没有理会孙伯阳,而且还转身要走。

    所有人看向叶天的眼神都变了。

    竟然无视孙伯阳这个教务主任。

    要不要这么牛逼啊!

    “你站住!”孙伯阳怒不可遏,战栗着站了起来:“这位同学,你以为自己还走得了吗?哼,我不但要将你开除,还得追究你的责任,今天,你休想离开这里!”

    叶天回过头:“你有病。”

    “嘎!”

    一句话,说得周围的人全部愣住了。

    孙伯阳更是目瞪口呆,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在江州大学这么多年,自己可是被称为色阎王的存在啊。

    这些学生在自己面前不过都是些小鬼,只要自己一句话就能掌控着他们的生杀大权。

    可是,眼前这个乡巴佬不但当自己的面打孙海龙,还说自己有病?

    “我艹,你……你才有病呢!”饶是孙伯阳想努力表现得淡定一点儿,可此时却仿佛蓄积了已久的火山般,根本就无法有半点儿淡定了。

    “这个乡巴佬是在作死吗?”

    “我去,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在破罐子破摔了啊!竟然敢说色阎王有病。”

    “尼玛,真是没想到,有一天会有这么牛逼的新生,绝对是我的偶像啊!就算以后他被开除了,我也要将他的照片挂在我的床头,天天膜拜!”

    看到叶天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很多人不自觉悄悄为叶天竖起了大拇指。

    林然然跟陈雨沫却急了。

    林然然一把抓住叶天的手:“你在干什么?”

    “是啊,赶紧向孙主任道歉,把孙海龙的胳膊治好!”陈雨沫一个劲给叶天使眼色。

    在江州大学混,得罪了谁也不要得罪教务主任啊。

    叶天却是一脸无辜的样子,看了二女一眼,“我没说错啊,孙主任真的有病。”

    “噗!”

    孙伯阳直接快吐血三升了:“好小子,今天,看我不弄死你!”

    说着,颤巍巍拿起手机。

    他已经打算好了,不但要将叶天开除,还得把叶天弄进牢房,把他的这辈子都毁了。

    很多人也都知道这个孙伯阳不简单,一看到他拿出电话,明显是要叫人了。

    孙海龙脸上狰狞无比,看到孙伯阳拿电话,心里却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咆哮:“弄死他,快点弄死他啊!”

    林然然跟陈雨沫都是面色一变,催促叶天赶紧道歉。

    叶天却是踏前一步,忽然间来到了孙伯阳的身边,凑到了孙伯阳的耳朵边。

    孙伯阳一愣,下意识想要后退,拨号的手也僵在了原地。

    正迟疑间,叶天低声道:“身体虚胖,走路发虚,夜间盗汗,甚至失眠多梦,做那种事三秒就倒,这病,不小啊!”

    声音很小,可是,听在孙伯阳的耳朵里却宛如五雷轰顶般巨大。

    孙伯阳手一颤,手机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良久才骇然地盯着叶天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叔叔,弄死他啊!快点找人弄死这个乡巴佬啊!”

    孙海龙被猴子跟幺鸡架着离叶天足有十步开外了,感觉自己终于安全了,狂笑若癫。

    他知道,只要孙伯阳想,绝对可以玩死叶天。

    可是,喊完之后,他却发现孙伯阳没有任何反应。

    不由得,有些奇怪:“叔叔,你怎么了?你不是认识派出所的李队长吗?你不是认识三眼帮的老大吗?叫我爸,告诉我爸,怎么都行,我要这个乡巴佬死!”

    孙伯阳依旧没有反应,仿佛没有听见一般。

    叶天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你这病,我能治。”

    “能治?”孙伯阳再次愣神。

    开什么玩笑。

    自己这病说起来不算什么病,其实就是肾虚,甚至很虚的那种。

    可是,这种肾虚却偏偏让他仿佛在烈火中煎熬一般。

    平常好色不说,身边天天有美女围着转,却偏偏有心无力。

    甚至于面对很多投怀送抱的美女,孙伯阳都只能干咽唾沫。

    无论是江州省城,还是全国的大医院,甚至连偏方都试了不少,却没有任何起效。

    眼前这个乡巴佬,不但一眼看出了自己身上的毛病,竟然还说能治?

    不由得,孙伯阳心中升腾起了一丝希望,“你没有骗我?”

    “不信的话,你按压一下自己的腰部,有没有什么刺痛感?”

    孙伯阳一愣,虽然心中狐疑,但还是按了一下自己的后腰。

    顿时,一股强烈的刺痛感传来,孙伯阳的眉头也深深皱了一下,“你怎么知道的?”

    “你的病已经到了晚期,如果再不治疗,恐怕会演变成绝症。呵呵,到时候……”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孙伯阳直接打断了叶天的话,颤声问道。

    这种事情,显然不能在这里说。

    而且,看叶天的样子,似乎真的可以帮助自己,孙伯阳怎么可能不激动?

    “叶天,考古专业大一新生。”叶天微微一笑:“相信你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我的,对了,上课的时候来教室找我。”

    说完,看了一脸傻眼的孙海龙一眼,转身离开。

    “叶天?”这一次,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孙伯阳没有阻拦。

    嘴里念叨着叶天这个名字,孙伯阳瞳孔猛得一缩:“叶天?我大哥似乎跟我提起过,江州出了一个叫叶天的年轻人,见了千万不要招惹啊。”

    “难道……!”孙伯阳不觉双腿发软,想起了孙伯仲的话,“难道这个叶天,就是大哥说的那个神秘大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