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14章放长线钓大鱼
    容绒眨巴眨巴眼睛,完全没想到,一场联姻却演变成了蝶族内部的冲突。

    “司步回手中的势力还真不小啊。”容绒托着下巴,“都闹成这样了,司空蝶王还在闭关,他真的不是被软禁了吗?”

    怨不得容绒这么想,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让司步回暂时掌权了,而是支持他的势力已经足够和帝王抗衡了。

    封凌淡然的为容绒夹了一个小笼包,淡淡道,“他有虎族的支持,自然能够网罗到足够多的人。”

    容绒闷闷不乐,“把司双嫁出去果然是他事先安排好的,现在要怎么帮司双啊?”

    她只是想找司双帮了忙而已,怎么就遇上篡位夺权这种事了?

    “你只是想帮司双不嫁人,直接把她掳走就好了。”封凌建议道。

    “可是他哥哥还在,她怎么可能跟我走?”容绒瞅着他,“你似乎对蝶族谁掌权并不关心,司步回掌权对你会有什么好处吗?”

    “他夺权成功,想要成为真正的蝶王,就必须得到我的认可。”封凌淡淡看向她,“你还是想帮司双,是不是?”

    容绒纠结的撇撇嘴,“如果司空也愿意彻底臣服你,你愿不愿意帮他?”

    封凌忽然笑了,伸手点点容绒的小鼻子,“容绒,你不适合勾心斗角。司空并不需要我们的帮忙,司双也不会嫁给单钧的。”

    容绒不解的皱眉,“什么意思?”

    “现在这个局面即使没有你也会出现,只不过因为你,矛盾提前激化了。”封凌又往容绒嘴里投喂了一个蒸饺,淡淡道,“司空很快就会出招了,要不了多久,这场内乱就会平息的。你再耐心等等就好。”

    容绒嚼着饺子,茫然的眨眨眼,意思是司空蝶王并没有被软禁,只是一直没能动手,才导致司步回做大了吗?

    既然封凌说等等就有结果了,容绒就耐心的等在了王城的客栈里,修炼、睡觉。

    王城的越来越不对劲,那种紧张的气氛也弥漫到了客栈里,就连偶尔在客栈里吃饭的容绒也感觉到了压抑。

    司步回不但调动了军队,还让大批虎族军队进驻了王城。

    这惹怒了大部分的蝶族,很多蝶族老牌部落奋起反抗,要进宫见蝶王,可惜他们所有派往王宫的人都有去无回,第二天这些部落首领就被关押起来。

    一些长老们聚集起来召集人马,却被内部人出卖,被一网打尽,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暗中投靠了司步回。

    司步回的作为越来越放肆,越来越不加掩饰,之前还好歹有个妨碍两族联姻的借口,现在根本就是直接搜捕,明目张胆的要谋夺王位。

    半夜,两队人马在街道上大打出手,余波震荡,让人全部都缩在家里不敢露头。

    容绒被惊醒了,看到下方的街道上,一个血染战袍的中年人被虎族士兵抓了起来。

    “司步回,你不配做蝶王,你不过一个天境,让你当了蝶王,整个蝶族都要没落了!”那人怒吼。

    司步回一脚踹在他身上,“哼,司空封王了又如何?蝶族六位长老还不是四个都归顺了我?八大部落,还不是三个都臣服了我?司空那个乳臭未干的毛孩什么都不懂,才会将蝶族带入歧途!纹将军,你不如也归顺了我吧,我还是很爱惜人才的。”

    “你不配!依仗着虎族的势力来夺位,你当了蝶王之后,就是虎族的傀儡!我只会服从司空蝶王的命令!”

    “愚蠢!”司步回怒了,一掌将他打翻在地,“司空现在都自身难保了,你跟着他是想一起去死吗?”

    “你把蝶王怎么样了?司空蝶王在哪里?”纹将军神色惊慌了起来。

    司步回冷笑,“别急,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了。把他带回去,问出他手下的那些余孽都藏到哪里去了。”

    司步回带着人将纹将军拖走了。

    容绒默然不语,看向身旁的封凌,“司空蝶王的势力几乎都要被司步回清理干净了吧?这么下去,他真的有翻盘的机会吗?”

    封凌冷然勾唇,吻上容绒的唇,“那不管我们的事,既然醒了,我们做点别的事。”

    “可是……”容绒郁闷的封凌堵上了嘴,被吻得晕乎乎的。

    封凌抱着容绒,眼里寒芒闪动。

    司空的势力可不是只是明面上的这么简单,蝶王世代相传的铁蝶卫司步回就连边都还没有摸到。

    司空不动手,不过是在放长线钓大鱼,司步回在蝶族扎根太深,想要彻底清除,不放弃一点,怎么可能让司步回所有的底牌全部暴露。

    不过看情况,司步回的好日子也该结束了。

    有过了不久,司步回再次派出三只隐藏的部队镇压作乱的部落,而后带兵进了王宫。

    容绒远远的就看到王宫着火了。

    “王宫决战了吗?”容绒忧心忡忡的皱眉。

    封凌淡漠的望着狼烟四起的王宫,“你担心司双的话,可以进宫去帮她。”

    容绒眼睛一亮,“还是你懂我,我这就去把司双带出来。”

    王宫此刻已经变成一片杀伐之地,司双所在的宫殿却还保存完好,但被人给包围了。

    单钧昏死了这么些,前两天才刚刚醒过来,在长老的陪同下来到了司双的宫殿,朝她伸出手,“司双,跟我走吧,你注定要嫁给我,不如现在就跟我回虎族。”

    “我要见我哥哥。”司双冷冷的回答。

    “你哥哥注定失败,司步回不会留他的命,你还是跟我们走吧。”虎族长老毫不客气的冷哼一声。

    司双猛然捏紧拳头,“你害了我的哥哥,还想娶我?你给我去死!”

    长剑划出,冰冷的锋芒似乎将空间直接冻结,司双的空间之力狂暴的涌出,全部灌注在宝剑之上,锋利的剑气横扫出去,凡是被扫过的人都在空间错乱中被切割成无数片。

    众人惊慌的后退,一眨眼的功夫就死了七八个人。

    虎族长老脸色凝重起来,拉着单钧身形暴退,“不愧是蝶族的天之娇女,果然厉害,可惜你只是个地境,怎么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