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13章蝶族内部冲突
    容绒绞尽脑汁的想着有什么用了,还不会暴露身份的。单钧的第二招已经到了,容绒不能拿出龙吟神火炉出来挡,就只要直面硬拼,翻手拿出幻化了的紫心剑,横剑格挡。

    单钧冷笑,“就这破剑是伤不了我的,去死吧!”

    轰——

    金精之力碾压下来,容绒被压得险些跪下,紫心剑瞬间破碎。

    容绒丢下断剑瞬间后退百步,心里暗暗心疼,这可是封凌送给她的第一个礼物呢!

    单钧一掌拍碎了紫心剑,粗.壮的胳膊却被划出了一道血痕。

    “这怎么可能?居然伤到了我?”单钧诧异的看着自己的胳膊,他的身体早已如钢似铁,就算是极其坚硬的高等金属矿石也不能伤到他,可是现在他的伤口却血流不止,还有恶化的趋势。

    “你给我下了毒?”单钧暴怒,翻手拿出一柄大的吓人的大斧头,舞动生风,直劈容绒。

    容绒挑眉,她不过是在紫心剑上摸了一点幽冥水,幽冥水不算是毒药,但是想要腐蚀金精之力还是很简单的,她就不信单钧能一直支撑下去。

    她不再和单钧对拼,而是不断的移动躲避,拖延时间,榆次同时不断的凝聚自己的魂力。

    对付地境一两道魂力根本不行,她必须将更多的魂力拧在一起,如同一根麻绳一样,拥有足够大的威力才可以。

    “混账,你就只会躲吗?就这样也好意思说能赢了我?司双只适合我这种勇往直前的勇士!”单钧大言不惭的扬起斧头,狠狠的甩动,让周身无人可以靠近。

    容绒从他背后陡然出现,眼神冰冷,“你确定吗?”

    她竭力将五十道魂力绞在一起,凝出一道恐怖的攻击,几乎能化作实质的魂力离体而出,瞬间轰入单钧的脑海中。

    单钧神魂动荡,傻了一般呆站在原地,但是仅仅是一瞬,众人还未察觉,容绒就迅速到了他的身边,夺下了他的巨斧,在斧刃上抹上幽冥之水,抬手劈向他的后背。

    虎族长老大惊失色,“住手!”

    他看的出来单钧似乎是被什么给幻术给绊住了,没有反应过来,这一斧头单钧绝对躲不过。

    他毫不客气的一掌挥出,天境的灵力爆发,杀气四溢,直逼容绒,铁了心的要阻止容绒伤到单钧。

    一缕不起眼的黑色灵力却在此时出现,划过他气势滔天的杀招,那让人胆寒的力量眨眼泯灭无形。虎族长老眼皮直跳,这是什么人?居然随手一指就化解了他盛怒的一招!

    擂台上,容绒已经持斧将单钧砍翻在地,单钧终于从神魂动荡中回过神来,有了些许感觉,发出一声惨叫,沾染了大量幽冥水的斧头彻底破掉了他的金精之体,几乎将他砍成两半,他彻底昏死过去。

    容绒一挥手,收回斧头上的幽冥水,将斧子扔在了地上,淡然的看向虎族长老,“很抱歉,我没想到他会这么不禁打,可能是他太弱了。”

    台下观战的众人哄堂大笑,乐不可支的大喊,“是啊,随便一斧头就砍晕过去了,身体也太弱了。这样怎么做我们的驸马?”

    “同是地境,他输了,还输的这么惨,司双公主可不能嫁给他。”

    “不能嫁,不能嫁,不能嫁!”

    众人齐声呐喊,虎族长老脸色黑如锅底,怒不可遏,“够了,两族联姻是族长的决定,哪里轮得到你们这些贱民多嘴!”

    “你跑来我们的地盘上骂我们是贱民?你是在挑衅我们蝶族吗?”

    众人同样怒不可遏,吵吵嚷嚷的要去王宫找蝶王请命,将这些虎族赶出去。火气被挑动上来的众人想一出是一出,真的跑去了王宫,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了王宫门口,声势浩大,惹得不少蝶族的世家也有了动静。

    功成身退的容绒在混乱之中早就已经跑路了,眼见事情发展到这种局面,她也没有想到。

    “我该不会害的蝶族和虎族反目了吧?”容绒瑟瑟发抖的看向封凌。

    封凌负手而立,默然无语,半晌才道,“反目成仇倒也不错,我并不希望这两族的关系太好。”

    容绒一惊,默默的握住封凌的手,平衡妖族各族之间的关系,打压、施恩、分化,这是所谓的帝王心术吗?

    封凌察觉到了容绒情绪的低落,用力握住她的手,“我不会对你有别的目的。”

    容绒抬头注视着封凌黑曜石般的眸子,他深不可测双眸中却有着最清澈的温柔,像漫天星斗一样,将最灿烂的光点映照在容绒的眼里。

    她靠到了封凌的胸膛上,依恋的蹭了蹭。她相信封凌对她好不是因为任何目的,封凌没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好处,他对她好,只是因为他喜欢她。

    容绒和封凌回到客栈,就听说和虎族联姻这件事闹得很大,已经有不少统领、将军、长老也都提出了质疑,他们本来就不怎么赞同和虎族联姻,只不过听说是司双公主自己答应的才没说话。

    如今,单钧好死不死的开擂台羞辱了蝶族的年轻一辈,嚣张的不可一世,不是人品太差就是脑子缺根弦!这样的人怎么能做蝶族的驸马?

    正好他又被打败了,众人也有了借口,请蝶王多加考虑。

    然而蝶王却迟迟没有任何回应,甚至连司双公主都没有出来说句话,这样置之不理的态度让人很不理解,蝶族中的各个小部落首领越来越怀疑了。

    吵了两天之后,司步回终于支持不住了,出面安抚众人,告诉众人帝王闭关不可打扰,而司双公主在备嫁,更不会出面,口气强硬的完全没有商量。

    众人当然不会满意这样的交代,虽然司步回在蝶族中有着极高的地位和辈分,但是他到底不是蝶王,于是就闹起来了。

    容绒吃饭的时候就听到大厅里的人议论纷纷,说起王宫前的冲突。

    似乎冲突非常激烈,前来求见蝶王的人虽多,但是都是一盘散沙,而司步回也带了不少部落和长老将军的支持,将这些人全部赶回去了,并且派兵看守,软禁在了家中。

    如今还能在王城中走动的人马都是他司步回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