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10章我是被逼的
    “不行,一定要严格检查,凤族的姑娘,请让一下吧。”统领忽然强势起来了,容绒只好默默的放开手,放手之前将幻之决打入封凌的体内,将他的血脉幻化为凤族。

    她的幻之决已经圆满,可以为他人幻化。

    只不过为别人幻化消耗的魂力非常恐怖,容绒为封凌幻化血脉一瞬间就耗掉了十道魂力,要不是她现在灵湖深厚,能够转化足够多的魂力,真的耗不起。

    幻之决的幻化难以察觉,两人胡编乱造的留下了两个名字,总算是进了城。

    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议论纷纷的朝着一个方向而去,似乎是要去看什么热闹。

    容绒拉住一个青年,“这位兄台,请问蝶族的王宫怎么走?”

    “你要去王宫?去王宫做什么?最近蝶王封锁了王宫,不见人的,你去了也没用。”青年摇摇头道。

    “封锁王宫?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公主要定亲了。蝶王为了不要节外生枝,请虎族好好在皇宫里呆着,就封闭了皇宫。”那青年不以为意的甩甩袖子,“要我说,蝶王根本是多此一举,他封锁了皇宫,虎族还不是照样闹事?那个什么单钧,现在就在前面的茶楼里呢,不和你说了,我要去看热闹。”

    容绒目瞪口呆,“虎族总是这么喜欢闹事吗?”

    “虎族性子比较直,如果遇到挑战确实会不管不顾。不过,蝶王没有必要为了虎族就封锁皇宫。”封凌目光闪烁,总觉得这个封锁皇宫,封的有些莫名其妙。

    虎族性子虽然有些鲁莽,但鲁莽到没有分寸,那不叫直性子,那叫蠢。单钧既然能被单猛选为义子,就不会是个蠢人,不至于会在王城闹事。

    容绒当然也想到了,“走吧,我们也过去看看,看看司双要嫁的这个青年才俊到底怎么样。”

    容绒牵着封凌的手,随着人流一起往前走,挤到了茶楼附近。

    茶楼前的空地上,两个男子正大打出手,战斗的余波让人不敢靠近,附近摊位的老板都跑了个精光,茶楼也损毁严重。

    看热闹的众人都只敢远远的瞧着,方圆千米之内都无人敢闯入。

    容绒就看到一个清瘦的白衣男子身形闪动,在另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子身边不断的出现,找机会出手。但是那个看上去憨憨的家伙身子如同钢筋铁骨一般,完全打不动。

    两人都是地境境界,交锋十分激烈,但他们还算知道收敛,没有将修为彻底爆发出来,否则整条街都会被毁掉。

    碰——

    白衣男子找准机会,一拳打在虎头虎脑的憨厚男子胸口。

    憨厚男子却一把抓住他的手,狠狠的将他砸在地上,一脚踏出,白衣男子瞬间吐血。

    “单钧,我不服,你不配娶我们家公主。”白衣男子抹掉嘴边的血迹,闪身逃到了十米开外。

    单钧大笑,“我喜欢司双,我会好好对她的。至于你,很厉害,我们再来。”

    他健壮的身躯立刻追了过去,看似笨重的身体却十分灵活,速度居然不比白衣男子慢。白衣男子大惊失色,慌忙瞬移逃开,却被拿住了手腕,无法挣脱,又被暴揍了一顿。

    “住手,我来和你打!”另一个锦衣男子冲了上去。

    单钧咧着嘴笑道,“来的好,我还没打够,你要比他厉害才好。”

    两人瞬间又交手了十几次,打的热火朝天,但锦衣的蝶族男子也渐渐不支了。

    周围人窃窃私语,“这已经是第八个人向他挑战了,这个单钧也太厉害了。”

    “就是啊,打了这么久,还这么有力气。看来是没人能够阻止司双公主嫁给他了。”

    容绒好奇的插话,“你们是说这些来挑战的人都是要阻止司双公主嫁出去的吗?”

    “是啊,单钧到处炫耀说他救了公主,公主决定以身相许,他才来提亲的。那嚣张的样子,让人一看就想削他!”

    众人连连点头,可惜现在被削的却是他们自己人。

    说话间,那个锦衣男子也被打趴下了,单钧乐呵呵的看向众人,“还有谁想要上的吗?没了吗?真是没意思。”

    众人黑脸,却真的没有人敢出声。

    单钧大摇大摆的从人群中离开了,容绒干脆跟上他,王宫现在封锁了,只有跟上他才好进去。

    容绒顺利的用隐身摸进了皇宫,而封凌则直接消失在容绒的身后,不知所踪,但容绒知道他肯定就在她的附近。

    王宫很大,单钧回到王宫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司双。

    司双的宫殿大门紧闭,门口守着几队人马。单钧没有进去,在外面乐呵呵的笑道:“司双,我回来了,我给你买了几朵花,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今天出去碰巧有人和我打架,我一连打了八个,真是太爽了!”

    旁边守卫的人马顿时一脸黑线,你揍了我们的人还在好意思在这里得意的炫耀,欠揍是不是?

    单钧却依旧没心没肺的絮叨了半天,才将花朵交给门口的守卫统领离开。

    统领根本就没进宫殿,而是双手划出一个花纹,结出一个空间通道,将花朵直接隔空送进了司双的宫殿里。

    容绒在角落里看着,这才发现司双的宫殿大门上布满了克制空间的禁制,甚至整个宫殿墙壁上都布置了这种禁制,被封锁的不是王宫,而是司双的宫殿!

    司双这是被软禁了?该不会是为了逼她嫁人吧?可是不是说是司双自愿以身相许的吗?容绒感觉到有些不妙,在宫殿的墙壁上找了一处禁制比较薄弱的地方,快速的破解开来。

    刚破解完,司双的身影就穿墙而出,瞬间出现在她的面前。

    两个女孩见面,大眼瞪小眼,司双立刻捂住容绒的嘴巴,拖着她瞬移到花园的一处僻静之地。

    “没想到是你啊,你怎么会知道我有麻烦,跑来救我?”司双惊奇的问。

    容绒如实回答,“我其实是来找你帮个忙的,谁想你会被关起来,蝶王怎么舍得关着你?”

    “才不是我哥哥呢,是我大伯。”司双气急败坏的道,“而且我从来就没说过要嫁给那个愣头青,我是被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