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06章妖帝的口气好酸
    容绒被妖帝抱在怀里,看着周围飞快转换的场景,怯生生的挠挠妖帝的手,“那个,我没事了,能不能放我下来?”

    “不能。”妖帝语气生硬的说道。

    容绒一愣,“为什么?”

    “因为你太蠢。”

    容绒一缩脖子,明显感觉到妖帝说这话的时候浑身的冷意。她不敢顶嘴,蚊子哼哼似的问,“妖帝大人要带我去哪里?”

    “铁山城。”

    “你要把我送回铁山城?不行,我要回狐族。”

    话一出口,妖帝身上的寒气不要钱的往外放,容绒被冻得半死,悄悄的缩成一团,“我回狐族还有事……”

    “送羊入虎口的事?”

    “……”

    “以后不许独自行动。”

    “是。”容绒自觉让人家千里迢迢的来救她,十分理亏,于是很老实的点头。

    “萧玉枫对你心思不纯,以后离他远一点。”

    “是。”

    “别让别的男人盯着你看。”

    “是……恩?”容绒无语的瞧着这位浑身冰冷的妖帝大人,这话怎么听着这么酸呢?应该是关心吧?口气发酸什么的,一定是我的错觉吧?

    “妖帝大人,你还是把我放下吧,我可以自己走。我已经成亲了,你这么抱着我不好。”容绒很委婉的表示了一下自己的矜持。

    妖帝动作僵了一下,将容绒放下了。

    容绒不打算回铁山城,在附近找了个地下洞穴住下了。

    夜晚,容绒在洞中升起了一个火堆,坐在妖帝的对面。

    之前都没有好好的观察过妖帝,这一次容绒仔细的将他打量了一遍。

    妖帝浑身都包裹在一层黑色妖力之中,容绒看不出什么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位的气质有那么一点的似曾相识。

    “妖帝大人这次怎么会来救我?还是我老爹让你来的吗?”

    妖帝漠然点头,被面具遮蔽的面容看不出情绪。

    容绒挑眉,凑了过去,“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我好像没有和我爹说过。”

    “你爹就在附近。”

    容绒嘴角一抽,“是吗?那他自己为什么不来?”

    妖帝默然不语。

    容绒假装叹气,“要是老爹来了就好了,我也不用死皮赖脸的跑去求明寒,明寒还说要我和他在一起呢……”

    妖帝周身的温度顿时降下来了,洞中的那堆火焰都在瑟瑟发抖,随时都要被凝上一层冰霜,彻底熄灭了一般。

    “不用去求他,我帮你拿。”妖帝深沉的说。

    容绒眯起眼,伸手拉住妖帝的手,“那就多谢妖帝了,我先去睡了。”

    她抬手灭掉了火堆,整个洞穴变得一片漆黑。

    几乎在一瞬间,容绒感觉到了妖帝身上那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妖帝收回手,火焰再次重新燃起。

    昏暗的火焰拉长了两人的影子,在冰冷的洞穴中,容绒注视着妖帝的面具下那双深邃的眸子,四目相望。

    “你说,我要是在外面和别的男子睡在一个洞穴,封凌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容绒眨巴着眼睛问道。

    妖帝面具下的脸一片阴沉:“当然会。”

    “那我以后再遇见萧玉枫,要不要动手呢?”

    “直接动手,打死也没关系。”

    容绒一头黑线,“打死不好吧?”

    “死了活该!”妖帝深深的看着容绒,“别让他再碰你。”

    “好。”容绒点头,张开双手,“抱抱。”

    妖帝一愣,“你夫君会生气……”

    “他不会生气,他只会吃醋。”容绒扑到妖帝身上,“我喜欢吃醋的夫君。”

    妖帝僵住了,脸上的面具被容绒拿了下来,一个甜甜的吻啄在他俊美的脸颊上。

    “我就知道是你!你和老爹都瞒着我,两个大坏蛋!”容绒像小猫一样窝在封凌怀里,甜甜的笑容像阳光一样能把所有阴霾全都驱散。

    封凌顿时觉得好温暖,好像被太阳点燃了一把温暖的火焰,从头暖到脚,一直暖到了心里。

    “对了,司徒辛不是不让你离开吗?你怎么来的?”容绒好奇的问。

    “有子参在。”

    “易容啊?可是你是开路先锋,子参要是遇到打不过的要怎么办?”

    “他会让司徒辛的人去送死。”

    容绒很不厚到的笑了,子参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其实从来没吃过亏。

    “你让狐族将玉简交出来,他们真的会给吗?”

    封凌沉默了一会,“不一定。”

    容绒张大眼睛,“不是吧?蛇族都那样惧怕你,你难道镇不住狐族?”

    “如果是别的事自然没问题,但是牵扯到三百年前的事,就没那么好办了。而且我在妖族出现的次数太少了。”

    所以妖族对他的敬重其实在一直都处于敬重妖帝这个名号,而并非他本人这种状况,也是时候该震慑一下妖族了。

    容绒没再多问,第二天乖乖的和封凌回了铁山城。

    她不清楚封凌准备做什么,但是某个妖帝告诉她只要在这里等着狐族将东西送上门就可以了,容绒估计狐族要倒霉了。

    ……

    北州雪原,狐族领地,医师们正在全力医治被掐的半死不活的萧玉枫。

    六大长老虽然没有了生命危险,但还是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所有的事只有明寒一个人来处理。

    明寒只要一想到得罪了妖帝,还害的萧玉枫脑袋开花,他就想哭。

    干脆把玉简都送到圣皇城去好了,妖帝想要让他去找圣皇陛下,至于萧玉枫,是妖帝打的,不管我们的事。

    明寒盘算着两边都不得罪的法子,就在这时,传令兵紧急来报,明媚要求支援。

    明寒诧异无比,他娘亲这次只是去扫荡雪原南部的一些不听话的小部落,怎么还要支援?遇到硬茬子了?

    他没有多想,赶紧安排狐族军队前去支援。

    可是他刚被支援的军队安排出去,手下的另一个部落就发来遇到袭击,全面败退的消息。

    “这情报是真的吗?三叔的部落可是上千人的中型部落,怎么可能轻易就落败了?”明寒大发雷霆。

    “报,西北青狐部落被灭了,残余人马正在朝总部逃过来。”又一个传令兵连滚带爬的冲进来。

    “什么?”明寒险些要昏过去,身后的侍卫慌忙扶住他,“王子殿下,你可不能倒下,现在府上就你一个能做主了。”

    明寒异常悲愤,他能做个屁的主!两大部落突然被灭,他能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