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03章北州狐族
    萧玉枫远远的摇着扇子,冷然勾唇,昨天在营帐外偷听的不是别人,正是他。

    他听一堆封凌和容绒嬉闹暧昧的话语,气的实在听不下去了,才甩袖子走人,但是他在走之前还留下了一块玉简,这块玉简是皇宫的禁制大师为他打造的,无声无息,可以将声音录入,就算是封王级强者也察觉不了。

    他用这块玉简偷听到了容绒打算去狐族调查兔族灭亡的原因,他不会阻止容绒离开,但是封凌绝对别想陪她去。

    封凌面对司徒辛,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司徒辛也不由的退后了一步,有些心虚了。这位可是能干掉三个魔王的狠人!

    越云横看了他一眼,眼里满是鄙夷,害怕还和封凌这样针锋相对,之前不是很理直气壮吗?

    容绒上前,走到封凌的身边,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袖。封凌身上冷厉的气息瞬间消失了,转过头温柔的看向她,“容绒,你起来了。”

    “恩,实在不行我一个人去就好,你别多说了。”司徒辛确实不算什么,干掉他都可以,但是他的身后是萧天权,萧天权手里还有封凌的一缕灵魂,封凌暂时无法摆脱萧天权的控制。

    既然不能摆脱,现在就不是翻脸的时候,封凌都忍了这么多年了,不能为了她功亏一篑。

    封凌俊朗的脸上掠过黯然之色,深邃的眸底光芒闪烁不定。

    “别担心我,我不会有危险的。狐族就算不说,也不敢对我怎么样,怎么说我也是凤族的公主。”容绒悄声的安慰道。

    封凌沉默不语。

    司徒辛不耐烦了,“封凌,你还在愣着做什么?立刻点兵,我们要出发了。”

    封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冰冷的眸光中有着清晰的杀意,如同愤怒的火山要将人轰碎,吓得司徒辛浑身一冷,闭上了嘴巴。

    封凌叹口气,拿出一块玉简交给容绒,“那你自己小心,这里面是我巅峰的一击,灌入灵力就能触发,如果遇到危险可以保命。”

    “好!”容绒郑重的将玉简收好。

    远处的萧玉枫看着容绒独自离去的背影,嘴角扬起了有些疯狂的笑容,霸道的占有欲彰显无遗。

    ……

    熔岩雪地已经是在雪原的交界处了,容绒再往西走就正式进入了雪原的范围。

    她开着封凌的宝车,快速的往西方狂奔。

    五州之中她也就对北州熟悉一点,毕竟她在这里住了一百年,既然从来没有从雪山上下来过,但是雪原的地主,狐族,老巢到底在哪里,她还是知道的。

    两天之后,容绒来到了雪原上最高的那座山峰前,狐族的领地部落就建立在这里,山上有着狐族的雪屋和修炼宝地。

    “请向狐族女王禀报,就说凤族容绒前来拜访。”容绒很客气的请守着山门的狐族士兵通报。

    狐族士兵一愣,笑道:“原来是凤族公主,公主请进吧,我们王子殿下早就下令,如果你来了,立刻请上山。”

    容绒跟着他来到了狐族的雪堡之中,明寒站在冰冷的大殿之中,微笑的看着容绒,娇媚的桃花眼显得越发阴柔,“几个月不见,容绒公主的实力大涨啊!”

    容绒笑眯眯的回礼,“明寒王子才是,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地境小成,我可比不上你。”

    明寒发出一声悦耳的轻笑,“今日难得容绒公主来我狐族做客,我特意为你准备了欢迎宴会,请进。”

    “多谢。”容绒跟随明寒走入大殿,殿中确实准备了盛大的宴会,来参加的不止是狐族的年轻人,包括很多狐族长老级别的人物也都来了,见到容绒都非常有礼的点头示意。

    容绒一落座,就开始有人陆陆续续上来敬酒,大殿中央,娇媚的狐族舞娘跳着令人眼花缭乱的舞蹈,优雅的弦乐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让容绒好想就沉醉在这乐曲中。

    这种感觉十分不对,这乐曲和舞蹈中都有着强大的魅惑之力。容绒立刻调动控之决控住自己的心神,让自己清醒过来。

    明寒看到容绒的眼神瞬间恢复清明,幽幽的鼓掌,“容绒公主果然厉害,这么简单就能破掉我们狐族的魅惑之力,所有来我们狐族的贵客都会用这最好的乐曲招待,可是十有**的客人都会放肆,我们也只好将他们赶下山去。”

    容绒眨眨眼,“哪里,我只是碰巧运气好,要我是男子恐怕已经被迷得神魂颠倒了。”

    “是吗?可是你并没有被我迷住啊。”明寒身影一闪,忽然来到了她的身边,“我的魅惑之力可是不比这乐曲差呢,你为何不迷恋本皇子?”

    容绒暗暗警惕,脸上依旧带着笑意,“明寒皇子确实很让人着迷啊,可惜我已经成亲了,不能再为别的男人着迷了。”

    “这可真是太可惜了。”明寒扬起兰花指,娇柔的靠到容绒身边,“你选的那个男人真是不配让你这么一心一意啊。”

    容绒笑意消失,陡然变脸,“明寒王子,我选的男人,我自然会忠诚,这难道不是应该的吗?难不成明寒王子希望自己以后的王子妃在外面为别人着迷吗?”

    明寒眼神一变,魅惑的笑了,“很好!你很不错。现在说说,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吧。”

    “听说三百年前的那场大战狐族一直战到了最后,不知道你们可清楚当年兔族是怎么灭亡的?”容绒也不在拐弯抹角,很直接的问。

    下方的狐族长老们听到容绒的问题都是脸色大变,但随即镇定下来,叹口气道:“原来容绒公主是为了兔族的事来的,不知道容绒公主怎么会突然对兔族的事这么感兴趣呢?”

    “受人所托,兔族的灵魂功法就这么消失实在太可惜了,灵州已经毁了,我想找到当初兔族毁灭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容绒早就编好了借口,非常顺口的就说出来了。

    明寒幽幽道,“兔族当初就是在灵州覆灭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容绒公主的想法虽然好,可惜不太可能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