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01章所谓的核心
    容绒听着司徒辛很没有出息的叫救命,差点翻了个白眼,这家伙真的是将军吗?脸皮是要厚成什么样才好意思开口让封凌救他?

    黑色的巨龙龙头一扭,到了司徒辛的身前。

    “司徒将军的胆子未免也太小了点。”封凌扶着越云横,悬空而立,漠然的注视着下方血淋淋的战斗,修长的手指轻轻一点。

    黑龙发出惊天动地的狂啸,龙息喷涌而出,人首虎身的魔王被震得粉碎,死的不能再死了。

    司徒辛双耳流血,被震得头晕脑胀,“封凌,你、你竟敢伤我……”

    萧玉枫都不好说他什么了,是笃定了封凌不敢当众杀他才这么嚣张吗,他就没想过惹恼了封凌,真的不救他,他要怎么办?

    “司徒将军,还是快把灵脉核心给捡起来吧。”萧玉枫提醒道。

    司徒辛回过神来,慌忙将灵脉核心抓到手中。

    封凌的黑龙巨大的身躯盘旋而至,和最后一只魔王撞在一起,山崩地裂中,毁灭的气息扩散开来,半条灵脉瞬间崩塌,所有人慌不择路的朝灵脉之外逃去。

    碰撞的余波扩散出来,震死相当多的人。

    魔王发出临死前愤恨的咆哮,漆黑的身躯在挣扎中灰飞烟灭,毁灭黑龙也因为灵力用尽化为光点消失在空中。

    三招,三个魔王毙命,但这三招用尽了封凌的全力,他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震动好半天才消失,他扶着越云横来到了越家军前,众人都忌惮的望着他,看看司徒辛手里的灵脉核心,不敢轻举妄动。

    司徒辛再次趾高气扬起来,“封凌,你之前干什么去了?明明就在附近,为什么迟迟不出手?我问你,是不是你引了这些魔族来?要不是本将军识破了你的阴谋,你就打算等我们都死光你好拿走灵脉核心?”

    此话一出,他身后的下属们立刻附和。

    “难怪这些魔族会出现的这巧,黑龙族的余孽该死!”

    “哼,勾结了魔族一次不够,还来第二次,陛下不该留他!”

    但大多数人没有说话,这样的说法太勉强了一点,封凌想要干掉他们拿到灵脉核心,似乎不需要去勾结什么魔族,他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做到了吧?

    越云横皱眉,“司徒将军慎言,要不是封先锋出手,你已经死了。”

    “越将军,你被他救了,我可没有,杀死魔族是他应该做的职责。”司徒辛嘴硬的死不承认,萧玉枫都有些替他脸红,干咳两下道:“司徒将军确实英武,拿到了灵脉核心,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司徒辛想起手里的手里的灵脉核心,眉开眼笑,“殿下说的是,我们走吧。”

    就在这时,那发光的灵脉核心光芒大盛,出现一缕缕的裂缝,不一会整个核心都布满了裂缝。

    “这、这是怎么回事?要碎了!”司徒辛大惊失色,下一刻,整个灵脉核心分崩离析,碎裂开来,在光芒中化成粉末,飘散而去。

    本来还想找机会看看有没有可能抢夺灵脉核心的众人一个个也都懵了,灵脉核心居然就这么毁了?

    灵脉核心乃是一条灵脉最珍贵的精华,蕴含着灵脉最强大的力量,除非受到超过本体力量的轰击,否则绝对不可能破碎。难道封凌动用毁灭之力和魔王厮杀的时候爆发出的威力竟然如此巨大?

    “这不可能!核心怎么会碎?”司徒辛难以置信,忽然指着封凌,“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动了什么手脚,毁掉了核心?!”

    封凌懒得再理睬他,转身去找容绒了。

    越云横拽住了暴跳如雷的司徒辛,“司徒将军,核心可是在你手里毁掉了,封凌从头到尾都没有碰过核心,要有问题,也是你有问题。”

    司徒辛怒道:“我有什么问题?我怎么可能动手脚?我为什么要毁掉灵脉核心?”

    “你没理由,封凌就更没有理由了。”越云横白了他一眼,当众毁掉灵脉核心,除了会让圣皇降罪之外,对封凌没有任何好处,他脑袋被门挤了才会这样自找麻烦。

    越云横挥挥手,下令收兵了,司徒辛再怎么不甘心,也只能跟着离开了,其他各派的众人也默然不语的四散离开。

    这次的战况实在是太惨烈了,一口气死了上万人。

    一些实力稍弱的团伙几乎是全军覆灭,妖族也是死了大半的人马,司徒辛带来的人也只剩下了不到六千人,就连魔族也是损失了三个魔王,勉强还能保持完整的就只有训练有素的越家军。

    众人离开后,一道若有若无的黑雾在这片染血的土地上缓缓飘起,从遍地的尸体上飘过,所有的尸体都在一瞬间被化作脓血被吸收了干净。

    “哈哈哈——上万人的血祭,几千地境都舍得拿来送死,萧天权,你还真是够狠的。”黑雾阴森森的笑着。

    这片主灵脉已经孕育了上千年都没人发现,主灵脉的核心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那个被争来抢去的灵脉核心不过是萧天权用来引战的假货。

    果然,所有人都上当了,不管是哪方势力都只是萧天权用来为他血祭的食物而已。

    ……

    司徒辛和越云横带队离开了主灵脉之后,在熔岩雪地找了一处比较安全的地方扎营下来。

    封凌将万奎、狼大等人带进了军营,让子参将他们安顿好,并且将那三个兵交还给了越云横。

    越云横抱拳道谢,“他们的确是我手下的兄弟,只是受了重伤,没想到会被司徒辛调走,多谢封先锋手下留情,还治好了他们的伤。”

    容绒挑眉,手下留情是个什么意思?难不成越云横觉得封凌是把所有的老弱残兵都给弄死了?

    “不客气。”封凌淡然的点点头,带着容绒就要离开。

    “慢着。”越云横沉默了一会,叫住封凌,“这次还要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虽然我很讨厌你。”

    封凌头也没回,和容绒一起回自己的营帐去了。

    他们路过萧玉枫华丽的帐篷,萧玉枫看到两人有说有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很想冲过去给封凌一拳,将容绒抱走,可惜他打不过封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