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86章新婚就来吵架?
    容绒不高兴的瞪眼,“怎么听你的意思,好像我是个累赘似的?你说了,只是剿匪嘛,又不是你一个人,我不信萧天权会不让你带一个兵,让你一个人去剿匪。”

    “总之就是不行,没得商量。”封凌冷冷的拒绝。

    “你怎么这么固执?在那种虎狼环绕的环境中,你难道不需要一个信任的人在身边吗?”容绒据理力争。

    封凌的回答更简单:“我会带子参去。”

    容绒嘴角一抽,“凭什么带子参都不带我?我会炼药,炼毒,治病,疗伤,难道不比子参厉害?”

    封凌认真的看着容绒,“子参实力比你强,真遇上了什么事,他能帮我,而你还要我保护。”

    容绒怔然,莫名感觉到一股委屈,“所以你现在是嫌弃我太弱了吗?还说要保护我,现在就嫌弃我是个累赘了。男人果然都靠不住,刚娶到手就不珍惜了。”

    封凌听着她埋怨的嘀咕,俊美的眉眼微微跳动了一下,转身朝自己房间走去。

    容绒抬起头,就看见眼前空无一人,某人已经大摇大摆的走人,她整个人都像被雷劈了,“混蛋!居然就这么走了,婚姻果然是爱情的坟墓!”

    她一剑劈掉了院子唯一的一株松树,气鼓鼓的扭头也走了。

    云危三人这个时候才敢从院子的角落里冒出来,望着那株倒霉的松树,你看我我看你。公子和夫人貌似才成亲一天吧?刚成亲就开始吵架,这热恋期过的也太快了吧?

    “少夫人刚才好像说,什么什么坟墓?是说他们的热恋进了坟墓吗?死的好快啊!”云危茫然的问。

    子虚故作高深的摸摸自己的胡子茬,“没关系,进了坟墓,我们可以帮忙挖出来嘛。”

    “呵呵,你首先要知道他们坟墓的地点在哪里。”子参没好气的说。

    ……

    夜晚,一轮明月升上了天空,封凌孤单的一个人坐在房中,目光淡然的望着眼前的红烛。抖动的火苗一晃一晃的在他眼前跳跃,在冰凉的月光下增添唯一的一点暖意。

    他也不想刚成亲就和容绒吵架,只是这次去轩无之地他有自己的计划,很危险的计划,他不想将容绒牵扯进去。

    更何况,轩无之地危险的并不只是流匪,魔族才是真正可怕的东西。

    上次仅仅是一个魔将,就巨大的让容绒无法应付,在容绒学会飞行的身法之前,她显然没有做好去面对魔族的准备。

    她现在生气就生气吧,现在不来找他也是一件好事。等他走了,她很快就会消气的。

    封凌盘坐在床榻上,服下一颗丹药,闭目修炼,房门却悄无声息的开了,然后又像被风吹了一般,轻飘飘的关上了。

    封凌睁开眼睛,有些怪异的环绕四周,试探的问道:“容绒?”

    容绒出现在他的身边,不高兴的撇着嘴,“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猜的。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封凌垂下眼眸,不敢看容绒的眼睛。

    容绒理直气壮的爬到床上,大模大样的占据了大半张床,“我是要休息了啊,难道不该来这里休息吗?我们已经成亲了,难道你要我独守空房?”

    封凌:“……”

    他默默的让了一边,容绒得寸进尺朝他挤过去,封凌只好再挪,一直落到了床角。

    “容绒,已经没有位置了。”凌很无辜的看着容绒。他以为吵过架之后,容绒一定会回她自己的房间睡了,谁知道容绒跑回来了。

    看样子还没有消气,那她跑回来做什么?

    容绒瞅着封凌,毫不客气的直接扑过去,封凌一个闪身,到了另一边。

    “不许跑!”容绒一脸的霸道,绝美的脸庞上那双调皮的眸子闪烁个不停,霸道又可爱。

    封凌无奈,“容绒,你想做什么?”

    “我想抱抱你。你下午骗了我!”

    封凌眼中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慌乱,俊逸的脸上却不动声色,没有表情,“我骗你什么了?”

    “你明明就伤的很重。我诊脉都没有发现,你肯定是伤在了灵魂上。我刚才用神识查探过了,你的灵魂气息弱了很多。”容绒进入不了封凌的魂海,但是灵魂的气息还是可以察觉到的。

    封凌的灵魂气息何止是弱了很多,简直是弱的快要没有了,三天时间绝对恢复不来的。

    封凌叹口气,“容绒,那么聪明做什么?”

    “我哪里聪明了?在你身边我一直都很笨,我只是习惯的想要关心你。”容绒终于逮到了封凌,依偎在了他的身边。

    封凌感受到容绒身上那淡淡的气息,一股暖意流入他的心头。终于也有那样一个人会关心他,会对他嘘寒问暖,会和他一起承担鄙视和唾弃,而这个人完完全全的属于他。

    他忽然觉得就算被全天下抛弃了又如何?他有她就足够了。

    “凌,你这次去有把握吗?”容绒清脆却甜甜的声音轻轻的响起。

    封凌圈住她的肩膀,“我对轩无之地还是有些了解的,把握还是有的。至于灵魂上的伤,等我将神魂之药的药效全部吸收,是不会影响我的战力,以后我灵魂的伤势也再不会发作了。”

    容绒沉默了一会,淡淡道:“我相信你,但是你不想让我陪你去,不止是因为我实力太低了吧?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计划?”

    封凌抚摸容绒后背的手顿了一下,坦然道:“是有一些计划。”

    “凌,你手里的人……太少了。你需要更多忠心的人手,最好是可以打入萧天权军队内部的人手,这次的剿匪是个机会,既然流匪的实力高强,不一定非要杀了他们。”容绒缓缓的说道。

    封凌用力握住了容绒的肩膀,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容绒,你懂我。”

    容绒歪着脑袋,惬意的躺在的腿上,笑眯眯的望着他,“那么,你打算用什么那控制人心呢?”

    “毒药。”

    “毒药并不保险,而且很容易被萧天权的人检查出来。”

    “我知道,所以我在等。”封凌抚摸着容绒的发丝,深邃的黑眸柔和的注视着她,“我在等你的灵魂之力修炼到足够的水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