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83章好久不见的萧绝
    容绒懒洋洋的到了大厅的时候,云危、子虚、子参全都一副无比吃惊的模样,盯着餐桌上一堆美味佳肴。

    “哎,容绒……不对,现在应该叫少夫人了,你快看,这是公子做的饭菜,说是为你做的。”云危笑眯眯的给容绒介绍。

    容绒扫了一眼满桌子的饭菜的,喜滋滋的做了下来,刚想动筷子,却发现三人怔怔的望着她。

    “怎么了?你们看着我做什么?你们也吃啊。”容绒被几人看的有些发毛。

    三人慌忙摇头,“不,不, 不,我们就不吃了,这是公子亲手做给你吃的。”

    “可是他做了这么多,明显就不是给我一个人的。”

    三人忽然沉默了下来,云危讷讷的开口,“可惜我们不会做饭,还要公子亲自下厨,公子很少做饭的。”

    “可是他的厨艺真的很不错啊,比我爹还好。”容绒好奇的盯着三人有些深沉的脸色,“他是从哪里学会的厨艺?”

    “不太清楚。”子参淡淡道,“但是我听说他好像是在皇宫里学会的厨艺,还在我们跟着他之前。”

    “皇宫里学的厨艺!”容绒怔然,手里的筷子再也伸不出去。封凌不可能跑去皇宫当厨师,他也不可能会愿意为别人做饭。可是他却偏偏做了,这样委屈自己是为了什么?

    一种心酸的感觉涌进容绒的心里,容绒忽然明白了云危三人为什么对这一桌子的饭菜发呆。

    云危连连咳嗽,埋怨的瞪了子参一眼,子参反应过来,慌忙笑着道:“少夫人,火火已经找回来了,幸好我们提前做了准备,发现有人会对火火下手,早就看着她了。”

    “她没事吧?”容绒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

    “没事,就是被迷晕了,现在估计已经醒了。”云危一脸嫌弃的撇撇嘴,“哦,我昨天送她会楼外的时候,还看到了你容帝大人请来的那十来个人,他们没有走,似乎想要和楼外楼做生意。”

    “哦,他们啊。”容绒想起昨晚帮忙的那个扛着斧头的汉子,“他们应该是武宗的人。”

    云危三人诧异万分,“厉害啊,容帝大人还和武宗的人有交情啊,不愧是凤族的老祖,真有面子,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武宗的人呢。少夫人还是赶紧去找他们吧,别让人家等太久。”

    武宗是和药宗起名的天下大宗,却比药宗低调的多,除了炼制灵器几乎万事不管。

    想要武宗炼制灵器的话只能自己找上武宗的门,而且武宗的宗门很难找,不是真的和他们有交情的人,连武宗的门都摸不到,这也是为什么东方易的火云鞭会那么珍贵的原因。

    容绒眨眨眼,武宗的人如果真的能和楼外楼做生意的话,那岂不是说有很多武宗的武器可以在楼外楼出售了?要真是那样的话,楼外楼绝对可以更进一步。

    “好,我马上去一趟楼外楼,不过我还有一件事要问问你们。”容绒眼巴巴的瞅着他们,低声道:“封凌……他是不是怕黑啊?”

    三人一愣,他们那个一向冰冷深沉的公子,对一切傲然无物的公子,会怕黑?!

    “怎么可能?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吧?该不会公子昨夜说他怕黑,所以没和你洞房?”云危很八卦的凑过去。

    容绒脸黑了,一把将他推到一边去。

    子参微微皱眉,“要说公子怕黑我到不知道,不过,公子的房间从来的都是彻夜点灯的。”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公子晚上是如果呆在屋子里,屋子里是一定要点灯的,但在外面就不用打灯笼了。”子虚也赞同道。

    容绒皱眉,这么说来封凌不是怕黑,而是怕小黑屋?难道他小时候被关过小黑屋?可是他的反应也太激烈的吧?

    容绒纠结着要不要当面去问问封凌,门外一声高喊响起:“圣皇旨意到。”

    四人顿时脸色都变了,冲到院子中,好久不见的萧绝再次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一脸傲气的瞧着他们,“哟,你们几个还在呢?我还以为封府的下人早就被人打死了呢?”

    “少废话,怎么又是你来宣旨? 我听说你之前地圣军比试被人打得半死,到现在还没恢复呢,所以还是副统领吧?”云危冷冷的嘲讽道。

    萧绝不屑的神色阴沉下来,他虽然让封凌帮他处理掉了对手,但他没想到事到临头会冒出来一个司徒恒,正是司徒辛将军的大儿子,让他败得无话可说,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才好起来。

    但他不能允许有人敢看不起他,他愤怒的指着云危的鼻子,“本统领是败了一场,但那又如何?圣皇陛下重视我,我现在已经天圣军的副统领了!正统领空缺,现在天圣军就是我说了算!你们算个什么东西,快去叫封凌过来接旨。”

    子虚一脸不相信的瞧着他,“就你?天圣军的副统领?你的本事连天圣军都进不了吧?谁会听你的。”

    他身形一闪,一个来回,已经瞬间将他手里的玉简拿了回来。

    “你!你大胆,那是给封凌的命令。”萧绝气急败坏。

    “不就是让公子进宫吗?你先滚吧,公子马上就去。”云危等人不耐烦的赶人,如果是其他人来他们可能还会压制一下脾气,但是萧绝,他们恨不得直接打死他。

    萧绝身上有着黑龙族的血脉,虽然很少,但是总是有的,就因为这一点点的血脉,封凌就把他当弟弟护着,什么事都私底下为他解决。

    可他倒好,一边心安理得的利用封凌,一边却又为萧天权对付封凌,比任何人都看不起封凌。

    这种人简直无耻到极点了,他们连一个好脸色都不想给他。

    萧绝想揍人,可是扫了一眼这几个人,最后还是冷哼一声,拂袖而去。他只是来宣旨的,没有带天圣军来,别说云危他们,就是容绒他都不一定能打过。

    容绒接过那块玉简,里面的命令非常简洁,就是让封凌去皇宫一趟,至于为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她很不想将这个玉简交给封凌,不知道作为封凌的妻子能不能替他去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