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82章你怕黑?
    “什么!”东方易大惊失色,这可是火云鞭,是武宗长老亲自炼制的天阶灵器,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断了?这到底是一把什么斧子?

    斧子还在翻动,忽然淹没在刺目的白光中,直接瞄准了光芒的源头。

    “啊!你、你打坏了我的宝器!”西门婉惊叫一声,手里的瓶子砸在地上,被斧头砍出了一个缺口。

    “就这破瓶子,也就勉强达到宝器的边缘,离真正的宝器还差得远呢。”扛着斧头的中年男子不屑的吐了一口吐沫。

    容绒看了他一眼,这位是容帝请来的那几个人之中的一个,立刻道谢道,“多谢这位叔伯相助。”

    “不客气,我们武宗的人当然会帮你。”男子挠挠头憨笑着,“我帮你解决掉这个丫头,这个玉瓶宝器还是挺麻烦的。”

    他一斧子再次劈向西门婉,西门婉抱着瓶子,慌忙逃窜。

    容绒愕然,武宗的人?和她老爹很熟吗?

    东方易的脸色深沉下来,“容绒,你不想知道容火火的下落了吗?”

    容绒不为所动,“我已经让人去找她了,火火不会有事的。”

    “哼,你太小看东方家族的实力了。你是将丹楼闹得一塌糊涂,但是东方家真正的实力你根本不知道。”

    容绒一脚踹过去,杀之决猛地轰在他的脑海里,脑袋剧痛的东方易被容绒一脚踹翻在地。

    “什么真正的实力?你捣乱了我的婚礼,还敢威胁我,丹楼就等着倒闭吧!”容绒恼火的狠踹。东方易失去了火云鞭,灵魂又受了伤,被容绒的灵力压制的连爬都爬不起来。

    等到封凌将萧玉枫和天圣军全部赶走了之后,封凌和众人回过头来找到容绒的时候,就看见容绒在踹东方易。

    凤族众人半晌无语,不愧是他们的公主,你看这泼辣的狠劲,谁惹谁倒霉啊,能娶了她的就更厉害了。

    众人不由自主的全部看向封凌,封凌走过去,将红盖头从新盖在容绒的头上,“大喜的日子,别和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他随手将东方易打晕过去,让云危带下去。

    容绒乖乖的带着红盖头,牵着封凌的手,继续拜堂。

    虽然开始闹得有些混乱,但是结果还是不错的,两人还是顺利的拜了堂,被送入洞房了。

    容绒坐在床边,心里忐忑的像是有只小鹿在乱跳。漂亮的喜烛燃烧着点点心火,温柔的光线中,封凌坐在她的身边,淡淡的气息萦绕在她的身边,眼前一片艳红被轻轻揭开。

    容绒抬起头,一眼就撞进了封凌璀璨的星眸里。直到现在她才有机会仔仔细细的看看他,他依旧俊美的让老天都嫉妒,以往的深沉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洒脱的淡然。

    灿烂的眸光中,一抹深情悄然溢出,却很快内敛的收藏起来,充斥在眼底的笑意中。

    “我终于娶到你了,夫人。”他说。

    “我终于嫁给你了,夫君。”容绒笑眯眯的开口。

    封凌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为她检查了一边,确定她没有受伤,也没有沾染什么毒素,才端来两杯酒,递给她一杯。

    容绒俏脸通红,和封凌了喝了交杯酒。

    封凌轻轻的抱起她,将她放在床上,自己躺在了她的身边。

    容绒心如擂鼓,默默等着封凌,可是等了半天封凌都没有动静,扭头一瞧,封凌正用那双迷死人不偿命的眸子深深的望着她。

    容绒连呼吸都不稳了,蚊子哼哼似的问:“你老看我做什么?”

    “你好看。”

    “你也很好看……我们谁吧?”容绒涨红着脸,憋出这么一句话。

    封凌点点头,却还是没动静。

    容绒咬咬牙,“我去把喜烛给吹灭了?”

    封凌脸色霎时就白了,“一定要灭掉蜡烛吗?”

    “呃……”这反应不太对劲啊?容绒试探着问:“你怕黑?”

    封凌沉默着了一会,起身将喜烛给熄灭了,然后摸索着从新回到床上。

    容绒诧异无比,就算是在黑暗中,眼睛看不清东西,但是神识却不受影响的,封凌怎么不释放神识呢?

    黑暗中,她的神识看到封凌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脸色依旧苍白。她伸手去拉封凌的手,封凌却下意识的躲闪,她甚至可以感觉到封凌身上那难以察觉的颤抖。

    “封凌,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势又发作了?”容绒慌张的扑过去抱住他。

    封凌猛地僵住了,脸白的像鬼一般,轻声的开口道:“不,我没事。”

    他僵硬的身体不自觉的想要挣扎,这是他从心底里的下意识动作,是自己都无法控制的,但他始终没有推开容绒,压制着眼底那抹疯狂。

    容绒弹指一挥,重新点燃了喜烛,封凌苍白的脸色渐渐恢复了原样。

    “封凌,你很怕黑吗?那我们不吹灯了,点着喜烛也可以。”容绒靠在他的身边,贴在他坚实的胸口上。

    封凌胸口燃起一片火热,看着容绒点点头,“容绒,我们睡吧。”

    “好。”容绒伸手解开了封凌衣衫,三下五除二脱了个精光。

    封凌神色一变,若有所思的也帮容绒脱掉了衣服,为她盖好了被子。

    容绒呆呆的看着封凌,封凌不解的抱住她,“怎么了?我做的哪里不对吗?”

    “……封凌,云危有没有跟你说过怎么洞房啊?”容绒忍无可忍的问了出来。

    封凌皱眉,“他说抱着你睡就对了。”

    “不是你这样抱着的。”容绒叹口气,封凌的年纪应该比她大得多才对,可是在这方面一窍不通,那就只能是她自己来教他。

    ……

    一夜过后,容绒有些后悔教封凌了,一只几百年没吃过肉的黑龙突然吃到了肉,那后果一定是暴饮暴食。容绒将那颗用神魂之药炼制出来的9品圣药交给封凌之后,就一口气睡到了中午才起床。

    反正她又不需要去敬茶给公婆,睡到什么时候都没有人管她。

    而封凌昨晚似乎亢奋的有些过头了,服下了神魂之药的灵丹之后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去闭关吸收药效了。

    容绒起床时候,第一件事,不是去找封凌,而是去找云危。

    昨晚拜堂的时候一团乱麻,容火火也不知道回来了没有,她要问问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