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77章亲自上门请人
    封凌感觉有些不太妙,立刻弹指一挥,用浩瀚的灵力压制住火焰,容绒连连咳嗽着从充满黑岩的厨房里跑了出来,灰头土脸的望着面前的封凌,“凌,你怎么来了?”

    “你在做什么?”凌忍俊不禁的用手帕为她擦拭着脸上脏兮兮的黑灰,容绒郁闷的撇撇嘴,“我想烤肉,可是不小心火力用的太猛,烤糊了。”

    原来将生肉烤成熟肉这么麻烦,以前老爹任劳任怨的为她做饭真的辛苦了。

    容火火一头黑线,这不是烤糊了的问题吧?连厨房都差点被烧了,公主你到底是用了什么火焰烤肉的?

    “你想吃的话,我烤给你吃。”封凌温柔的道。

    容绒一愣,“你会做吗?”

    “会一点。”凌走进已经被烧的半毁的厨房,找了一个勉强还能用的炉灶,点一朵漆黑的火焰,挑了一些食物和佐料,小心的烤制了起来。

    容绒诧异的盯着那朵黑色的火焰,是先天火焰中排名前十的吞天火!

    那漆黑的颜色,比夜更黑,冰冷的温度,比冰更冷,是传说中从毁灭中诞生,可以吞噬一切的火焰!比起她拥有的三种火焰还要恐怖。容绒还是第一次看到封凌拿出火焰来。

    九凤珠果然立刻就暴动起来了,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给容绒,强大的吸收之力将朝火焰扑了过去。

    黑色的吞天火霎时就消失了,出现在九凤珠的第三层中,强大的力量让它霸道的占据了中央的位置。

    封凌愣了一下,看向容绒。

    容绒不好意思的笑笑,“九凤珠不太听话。”看到好东西都想要。

    “无妨。”封凌淡然的再次点起一团火焰,很快就做出来一盘容绒喜欢的烤肉。

    容绒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口,居然色香味俱全。

    “好厉害,你居然会做饭,什么时候学的?”容绒惊讶的问。

    “以前学的,只是我不习惯吃东西,所以不怎么做。”凌轻轻的夹起一块肉塞进容绒的嘴里,“以后想吃,告诉我,我给你做。”

    “好!”容绒甜甜的回答,等吃饱了之后才想起来貌似是她要抓住封凌的胃,结果现在却反过来了,顿时整张脸垮下来。

    “怎么了?”凌奇怪的瞧着容绒不高兴的表情。

    容绒哀叹一声,靠在封凌的肩头。她大概是没做饭的天赋,让封凌抓住她的胃也没关系,反正他们就要成为夫妻了。

    “你来找我什么事?”容绒慵懒的问道。最近封凌忙着准备婚礼,没什么事是不会来找她的。

    封凌摸出一张请帖交给她,“婚礼基本上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已经开始发请帖了,名单是岳父大人给的,但是这张帖子却被拒之门外了。”

    “既然人家不想来,就不要请了呗,我们的婚礼不需要那么多外人……”容绒说着打开请帖,立刻住了嘴。

    这张请贴是邀请药宗宗主九里明的。九里明是她的师父,不是什么外人,不请还真的不行。

    “你告诉他是我们的婚礼,他还是拒绝了?”

    “我让云危去送的请帖,他连药宗的门都没能进去。”封凌一点也不意外的说。

    容绒皱起了眉头,“师父这是不同意吗?难怪最近药宗的炼药师一个个都借口有事走了。他不会是想和我断绝关系吧?”

    容绒今天已经不用再仗着九里明的势来站稳圣皇城了,但是她对这个师父是真心实意的。

    “应该不是,他看好你,绝对不会放弃你。他只不过是不同意这场婚礼,整个药宗也不同意这场婚礼,在婚礼举行之前,他是不会理睬你了。”封凌一针见血的点出了九里明的态度。

    他来找容绒就是来告诉她一声,九里明可能不会来参加她的婚礼了。

    容绒翻出传音玉简传消息给九里明,想亲自和九里明说,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真的不打算理我了?固执的老头子。”容绒郁闷的嘀咕。

    “是因为我的原因。”

    “才不是呢,是他自己太固执。”

    封凌望着容绒郁闷的模样,眼底划过一抹歉疚:“对不起。”

    “他不来,又不是你的错。既然联系不上他,我就亲自去药宗找他一趟。”容绒拿着请帖满不在乎的说。

    封凌挑眉,“你觉得你能说服他?他可是出了名的固执。”

    “没把握,但是药宗我还从来没去过。怎么说我也是药宗宗主的亲传弟子,也该回去看看了。”容绒清丽明亮的水眸闪动着流光溢彩,一看就是有什么古灵精怪的想法。

    封凌忽然笑了,恐怕这次回药宗看看,不会只是看看了。

    为了容绒的安全着想,这次封凌亲自驾着飞舟将容绒送到了药宗的所在地,药谷。

    药谷在中州的东边,紧邻黑沼和赤林,坐落在三大洲的交界处,却不属于任何一州的管辖。

    谷中四季如春,药材遍地,宛若人间天堂,但是药谷也是一个很诡异的地方,看上去很美好,但如果擅自闯入,很可能在里面走着走着就会突然暴毙了。

    容绒从飞舟上下来,独自一个人走进了谷中。

    山谷中鸟语花香,花朵如地毯一般铺向天边,鸟儿不怕人的在容绒身边俏皮的跳来跳去,容绒感觉好像从繁华的都市一下走进了一片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境。

    没走多远,两个胖胖的白衣少年迎面而来,“客人请留步,不知这位客人前来药谷,可有我药宗的请柬?”

    容绒淡笑着行礼,“两位师兄,我是九里宗主的徒弟,今天回来拜见他老人家的。”

    两个少年对视了一眼,慌忙回礼,“原来是凤族的容绒公主,吾等早就听说了小师妹的大名。不过师父近日似乎并没有招你回来。”

    “他是没有叫我回来,但是作为弟子,当然要常回来看看师父了。两位师兄可以带我去见师父吗?”

    两人迟疑了一会,其中一个开口道:“师妹,不是我们不带你去,只是药宗的规定,如果没有宗内的许可,是不可以让人随意的进入药谷的,就算是宗内的弟子也一样,我们必须传音回去,禀报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