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74章年纪对不上
    楼外楼中,没追上容帝的封凌小心的收好羽毛面具,不打算再去追问容帝,既然他不想说也不想承认,那他也就当做不知道。

    只是没想到叫了他一百多年的师父居然会是容绒的父亲,凤族的老祖,而他偏偏就遇上了容绒,就喜欢上了容绒,这算是一种冥冥中注定的缘分吗?

    “凌,你在想什么?”容绒靠在他身边,好奇用手在他眼前晃晃。

    凌握住她的小手,“容绒,你今年多大了?”

    “恩,应该是一百一十岁吧。”容绒不确定的说。

    凌怀疑的挑眉,“你不清楚你自己的年纪?”

    “也不是,我只是有点不确定而已。”容绒有些头疼的捏捏眉心。

    她的年纪确实应该是一百一十岁没错,但是在娘亲留下的记忆里,当年大战的时候娘亲就已经怀孕了,而且已经快要临盆了。大战是在三百年前,如果那个时候她就出生了的话,至少三百岁了才对。

    除非当初娘亲怀的那个孩子不是她,但那就更不可能了。大战之后娘亲的灵魂就消失了,不可能再生一个孩子出来,总之她的年纪似乎有些对不上。

    容绒也不隐瞒的和封凌说了一遍,凌黑曜石般的眸子闪过了一抹笑意,“不用怀疑,你不管是灵魂还是身体都只是一百一十岁,年纪对不上可能是因为你父亲做了些什么。你也不用去问他,也不要告诉别人。”

    容帝告诉他要回去照顾女儿时,正是一百年前,日子没错。

    凌这么一说,容绒就懂了,年纪对不上更好,如果有人想要找寻灵雪绒的孩子,也不会怀疑到她的身上。

    “你父亲的意思是,婚期定在下月初八,八月初八,正好是你的一百一十岁生日。”凌很认真的问容绒,“你觉得怎么样?”

    容绒的脸红了,“八月初八啊,不到一个月了。”

    “你要是觉得太着急,也可以推迟一些……”

    “不用!”容绒立刻反对,“就这个日子,不用推迟,我觉得这个日子很有意义。”

    凌点头,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我也不想推迟,我也想早点娶到你。”

    容绒眨眨眼,忍不住低下了头,不敢看凌,害羞的摸着手腕上的镯子。她喜欢这只镯子,在封凌送来的所有聘礼当中,她最喜欢的只有这只镯子,这才是封凌真正送给她的聘礼。

    至于那些价值连城,轰动天下的宝贝,都是她老爹要的。

    封凌干咳两声,轻轻伸出手,握住容绒白皙的手腕,看着那只一点也不起眼的镯子,眼底流露出点点的温和,身上冰冷的气息都消散了不少。

    “这只镯子叫龙母镯,我记得娘亲和我说过好像是个法宝,不过要等我们成亲之后,才能发挥出效果。”封凌注视着镯子,轻声的说道。

    容绒猛然想起西门婉对这个镯子的觊觎,好奇的问,“这镯子有什么能力?”

    封凌摇摇头,他也不知道,当年他还太小了,光顾着贪玩,她娘亲也就没仔细和他说。

    容绒摸着镯子,想起西门婉的话,思来想去,最终还是用传音,十分谨慎的把这件事告诉了封凌。

    封凌俊美无俦的脸上掠过一抹深思,看向龙母镯,“就是为了这个镯子吗?有意思,故意告诉你是想看我的反应吗?”

    容绒眨眨眼,“你想做出什么反应?”

    “不管我做出什么反应总要有人看到才行。”封凌漫不经心道。

    容绒立刻反应过来,“你的府里除了西门婉之外还有圣皇的人!”

    封凌点点头,“他们想要试探,正好我也看看谁是内鬼。”

    容绒眼珠子溜溜的转一圈,笑眯眯的道,“你放心去做,镯子在我这里,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那我就回去准备婚礼了,等我。”封凌宠溺的点了一下容绒的小鼻子。

    容绒抱着镯子终于忍不住开心的笑了出来,像是一只偷到了一屋子糖果的小老鼠一样开心的合不拢嘴,整颗心都像被填满了蜂蜜一样,乐颠颠的却又不想告诉别人,之下一个人慢慢的消化这份喜悦。

    那是一种得偿所愿的兴奋,一种对未来美好的憧憬,一切都刚要开始,而她找到了那个可以一起走下去的人。

    容火火回来瞧着容绒暗暗窃喜的模样,脸颊红彤彤,活脱脱的一个可爱的小苹果,想让人上去咬一口,笑眯眯的道:“公主,今天只是定亲而已,你就高兴成这样,婚礼还在一个月之后呢,到时候你的乐成啥样啊?”

    “我高兴!”容绒傲娇的瞪眼。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打斗的声响,仿佛有什么东西直接撞进了屋子,将大门都给撞坏了。

    容火火慌忙出去查看情况,容绒跟着过去一瞧,摔进来的是萧玉枫,把他扔进来的是封凌。

    萧玉枫显然挨打的还不够,立刻爬起身指着封凌鼻子破口大骂:“封凌,你就这点本事吗?本皇子不怕你!有种你今天就打死我,打不死我你就别想娶容绒。你一个人渣、败类,也配娶容绒?你连碰她一根指头都不配……”

    容绒听着,不悦的皱起了眉头,“萧玉枫,你在这里泼妇骂街呢?好歹是皇子,注意点形象。”

    萧玉枫伸手将容绒抓到身边,死死的抱住她,“容绒,我来娶你,他给你什么,本皇子也能给得起!”

    “你、你放开我!”容绒慌忙挣扎,没等她用力,封凌浑身的怒意如海啸一样扑打而来,直接将萧玉枫拍飞出去。

    封凌一个转身接住了容绒,牢牢的抱在怀里。

    被打飞出去的萧玉枫这次砸在了强势,坚固的禁制防护让他整个人承受了所有的撞击,像一张纸一样从墙上滑了下来。

    容绒好像听见了骨折的声音,牙酸的问道:“你还好吧?别闹了,赶紧回你的皇宫去。”

    萧玉枫硬撑着不想吐血,却在听到容绒这句话后,一口血咳了出来,“你以为我在闹?容绒,我对你的心你感觉不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