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65章为什么倒霉的是我
    独牙战战兢兢的听完,只觉得眼睛剧痛,鲜血模糊了他的双眼,他的眼睛瞎了。

    独牙惨叫着在地上打滚,摸索着拿出传音玉简,传给自己的手下,让他们赶紧来救自己。这种满是瘴气的林子里,可危险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第一天成为一方领主,就遇见了这么倒霉的事,都是萧玉衡害的!

    容绒被封凌抱着离开了瘴气林,来到一片月光清幽的地界。

    封凌看了容绒一眼,淡淡的出声:“还不醒吗?”

    装昏迷的容绒悄悄的睁开一只眼睛,望着眼前满身妖气的黑影,整个人包裹在黑色妖气中,只有那淡淡的面具闪烁着银光,让容绒完全看不出来他的身形和模样。

    他的声音很像封凌,磁性的声音带着淡淡微凉的气息,却多了一份狂傲不羁的邪肆,少了一份低沉。

    容绒有些怀疑,却不敢确认,“你是……?”

    “妖帝。”封凌冷冷的回答。

    容绒之前听到独牙的话了,当然知道他是妖帝,但是她想问的不是这个。

    容绒干咳两声,“那个……多谢妖帝救命之恩,不过我好像和您是第一次见面吧?你为什么要救我?”

    妖帝没有看她,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容帝。”

    “是因为我爹?他让你来的?”

    “碰巧。”妖帝继续冰冷的回答。

    所以只是碰巧看到了我,然后看在我爹的份上救了我?容绒觉得这个家伙大概不是封凌,封凌不会对她这么冷……应该不会。

    既然他不是,容绒也不好意再被他抱着了,讪笑道:“这次多谢你了,可以放我下来了吗?”

    妖帝终于又看了她一眼,“不行。”

    容绒愕然:“为什么?”

    “你受伤了,走不动。”妖帝理所当然道。

    “我能走动,不信你放我下来。”

    “走太慢。”

    “……”容绒居然无言以对,挣扎着想下来。

    妖帝不悦的抱紧她,“别动。”

    短短两个字,有着不容置疑气势,气魄非凡,容绒顿时僵住了。

    妖帝这才满意的用披风将她裹好,带着她在空中飞跃。

    冷风从身边呼啸而过,容绒被裹的严实,一点没感觉到冷,好奇的看着两边迅速变换的风景,“妖帝大人,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独牙的领主府,今晚住那。”

    “……”

    妖帝带着容绒到达独牙的住处时,倒霉的独牙还没被救回来,守在府邸的人根本没有几人。妖帝毫不客气的霸占了这里最好的房间,将容绒安顿好,然后抢劫了府中的仓库,找了不少驱毒的灵药给容绒服用。

    容绒一直压制的毒彻底解掉了,她感觉好多了,但是妖帝一直呆在她旁边,她有点不敢睡,“妖帝大人,你不用休息吗?”

    “不用。”

    “……”容绒没好意思开口将人赶走,毕竟人家那么厉害,赶走他半夜也可以再回来,还不如就这样吧。容绒刚开始还有点戒备之心,但很快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封凌望着彻底睡熟的容绒,才拿下自己的面具,露出那张让人一见难忘的俊容。

    容帝莫名奇妙的找他去喝茶,他才知道容绒悄悄的离开了圣皇城,联想起容绒之前问他关于神魂之药的事,他立刻就猜到有人告诉了容绒神魂之药存放的地方,设计让她去取。

    他知道神魂之药在蛇族,但是他不能来拿,也不能用妖帝的身份来拿,只要神魂之药消失,萧天权都会怀疑是他做的,还会怀疑妖帝的身份。

    所以他宁愿忍受灵魂上的伤势越发沉重,也没有来打过神魂之药的主意,但容绒却帮他做了。

    他想到之后就立刻赶来了,却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让容绒受伤了。

    他轻轻抚摸过容绒光洁的额头,“你为我做的太多了,容绒。下次做这些事之前,能不能和我说一声,我会担心的。”

    房中火烛微微闪动,月光从窗户照了进来,撒在两人身上,气氛静谧而美好。

    领主府外却发出嘈杂的声响,瞎了眼的独牙总算被救回来了,在他等待救援的这段时间还倒霉的让一只白犀牛给踩断了腿,好在手下及时到了。

    医师折腾了半天才将他的伤势全部处理好,摸摸额头的汗,“王子殿下,你的腿没啥事,就是眼睛,是被灵力所伤,伤口中的灵力实在太过强大,恐怕要蛇王亲自出手才行。”

    “滚!”独牙发泄着心里的愤怒,他当然知道他眼睛的伤势没那么容易治好,那可是妖帝亲自出手造成的,但是他就是愤怒。

    管家上前请示:“殿下,还有一件事,府里来了一个黑衣人,带着一个女子……”

    “让他们滚,我现在谁也不见。”独牙暴躁的打断他。

    “可是那人自称是妖帝。”

    独牙瞬间哑火了,声音颤抖起来,“妖帝……妖帝大人来了府中?”

    “是的,属下看他应该是真的妖帝,已经在府里住下了,他带来的那个女子应该是凤族的公主。”

    独牙往后一仰,差点昏死过去,属下们慌忙扶住他,“殿下,这种时候你可以不能昏过去啊……”

    府里还等着你主事呢,我们可没有招待妖帝大人的经验啊。

    独牙悲愤莫名,难道我就有经验了吗?

    他只能传音给他的父王,别说他的眼睛,就是妖帝出现这件事,就只能交给他父王来处理,他明明只是个被连累的,为什么倒霉的却偏偏是他?妖帝怎么不去找萧玉衡和东方易的麻烦呢?

    独天接到了独牙的传音之后,连夜就赶过来了。

    一见面就劈头盖脸的把他骂了一顿,“你说你是不是蠢?我都说过了让你不要伤到容绒,你倒好,把她让给萧玉衡,要是容帝来了,能劈死你!”

    独牙唯唯诺诺的听着,要不是眼睛还伤着,他大概能哭出来。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给妖帝大人赔罪的东西可不能马虎。”独牙恨铁不成钢的冷哼道。

    独牙点点头,“我已经把所有的神魂之药都准备好了。”

    独天脸色一僵,沉吟半晌,“妖帝大人要神魂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