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64章这座靠山太大了点
    “住手!”东方易大吼一声,“不能杀她!”

    天空中波动的大手迟疑了一下,不情不愿的收敛了杀意,将容绒束缚起来。

    一脸杀意的萧玉衡出现了在容绒面前,一双凤眸透着十足的阴狠,恨不能将容绒吃了。

    容绒嘴角一抽,不是说她被关起来了吗?为什么这么快就放出来了?

    啪——

    萧玉衡甩手就是一耳光,打的容绒半张脸都肿起来了。

    “贱人,没想到会落在我手里吧?你知不知道我进了天牢之后经历了什么?他们把我和凶兽关在一起,没日没夜的搏斗!”萧玉衡猛地拉开肩头的衣服,原本白皙的香肩此时却有一个恐怖的疤痕,显然她的肩膀曾经被整个洞穿了。

    “这只是最轻的伤,这都要怪你!”萧玉衡冲着她歇斯底里的怒吼。

    容绒无语,又不是我把你关进去的,你可是把我害死了一次,这点伤算什么?

    “玉衡,你别激动。”东方易无奈的拉开她。

    萧玉衡恼火的甩开他的手,“干嘛?你维护她?是想和她履行婚约了?可惜人家已经要和别人定亲了,没你的份。”

    东方易无比头疼,萧玉衡从天牢里出来之后变得更加刻薄暴躁了,这一次他没想带她,是她自己不知道怎么偷偷跟来的。

    “玉衡,上面的命令是活捉她,不能伤她的性命。你忘记违抗的后果了吗?”东方易耐着性子讲道理。

    萧玉衡勃然大怒,但是想到天牢里的一幕幕,眼底还是不由的升起了恐惧,阴森森的盯着容绒,“不伤性命也行,我要扒光她的衣服,当着所有人的面砍掉她的四肢!”

    “玉衡!”

    “你闭嘴!”萧玉衡甩开他,就要动手,独牙眼疾手快拦住了她,“玉衡公主,我只是帮你们活捉她而已,我还不想得罪凤族。”更不想得罪容帝。

    “凤族?凤族有什么好怕的?有我父皇在后面撑着,区区一个凤族而已,早晚灭掉。只要你让我出了这口气,我可以把丹楼给你。”

    “什么?”东方易大惊失色,“玉衡,那是我们东方家的产业。”

    “那又怎么样?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还不都我们萧家的。不是我父皇赐给你们,你们哪来这些财富?我可是要嫁入你们家的,东方家的东西我自然有权支配。”萧玉衡毫不客气的说。

    东方易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做梦也没有想到萧玉衡居然如此霸道,将东方家视为她自己的了。如果是容绒……

    东方易不由的看向靠在树干边虚弱的容绒,心底的后悔已经深似海了,但他现在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独牙终于来了兴趣,“你当真能将丹楼给我?东方开阳会同意?”

    “我保证他会同意,我可以和你定下契约。”萧玉衡斩钉截铁,完全不顾东方易的意思,就这么把丹楼卖了。

    独牙心动了,虽然他父王告诫过他这次活捉容绒,千万不能伤害她,但是一座丹楼的诱惑力还是太大了。

    “好,就这么办。你做什么我看当做没看见,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一个人担着,和我无关。”独牙立刻和萧玉衡定下了契约。

    东方易在一旁脸色铁青,他家的东西被莫名其妙的拿出去交易,他却连阻止都法子都没有。

    萧玉衡迫不及待的定好契约,就翻出了匕首,狠狠的划开了容绒的衣衫。

    “你不是一直赢我吗?现在呢?我要扒光你的衣服,将你吊起来让所有人看,我倒要看看萧玉枫那个混蛋还要不要你。”

    容绒完全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她现在中毒已深,有种快要昏迷的感觉。

    萧玉衡看容绒面无表情,恼火的又是一刀,“你不是靠山多吗?现在还有人来救你吗?九里明怎么不来救你了,你的父亲怎么没来救你呢?哦,还有你死皮赖脸喜欢的那个封凌,他怎么没来……”

    一刀寒光从所有人眼前闪过,一瞬间,所有人的眼睛都像是被刺瞎了一般,比杀意还冷,比闪电还耀眼,比刀剑还要致命。

    连临死前的喊叫都没能发出一声,所有在瘴气林里的蛇族全部毙命!

    存活下来的只有在那一瞬间被先天宝器护住的萧玉衡、东方易和独牙。一种刚刚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恐惧油然而生,让他们通体冰冷,血液都仿佛冻僵了。

    回过神来的萧玉衡发出极端凄厉的哭喊,她的眼睛真的被刺瞎了!完完全全的瞎了!鲜血从她的双眼里流淌出来,挂着扭曲的面庞上,显得十分吓人。

    但更吓人的却是他们眼前忽然出现的黑影,银白色的面具闪过杀意,浑身的妖气几乎凝结成实质,在暴怒中释放出的威压,让三人即使被宝器保护着,依旧浑身颤抖的像个筛子。

    他的怀里抱着已经昏过去的容绒,还轻轻的用黑色披风将容绒裹好,明显就是为了容绒来的。

    东方易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艰难的传音给独牙,“他是谁?”

    独牙像是整个人都被吓傻了,吐出两个字,“妖帝!”

    曾经在圣皇城出面为楼外楼索要药源的正是这位妖帝,独牙以为妖帝那时候出现是给九里明面子,原来真的都是为了谷戎,为了容绒吗?!

    听到这两个字,东方易也傻了。

    妖帝!能和圣皇比肩的人物,亲自来救容绒?!这座靠山未免也太大了!妖帝凭什么救她?

    轰——

    封凌盛怒之下浑身的妖力全数爆发的朝他们涌过去,东方易眼疾手快的拉住疼的快要昏死过去的萧玉衡,在先天宝器的掩护下身形暴退,捏碎一道逃命用的传送玉简。

    暴戾的妖气却紧追着将先天宝器硬生生的撕裂,轰在两人身上。

    东方易见状不妙,将萧玉衡挡在身前,萧玉衡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经脉寸断,灵湖被打了个粉碎,整个人彻底废了,下一秒传送玉简的力量将他们及时的送离了这里。

    只剩下独牙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封凌冷冷的看着他,“留你一条命,回去立刻将容绒要的东西交出来,否则就准备让人给你收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