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61章黑沼之行
    西门婉算盘打得很好,毕竟她目前要做的事就两件,找到镯子以及让萧玉枫娶到容绒。

    只要容绒离开圣皇城,她有的是办法让萧玉枫说服容帝,但如果容绒留在这里,萧玉枫这辈子都别想娶到容绒。

    正好容绒不是想要神魂之药吗?那就去吧,她非常赞成容绒去找那些神魂之药。

    西门婉的算盘容绒想一下也明白了,但偏偏她无可奈何,是她自己找上门问西门婉的。

    她默默的收起玉简,离开了西门府,心不在焉的走了一路。一直走到天快黑了才回过神来,望着眼前的府邸,她又走回封府了。

    容绒敲开了门,来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封凌。

    “听说你下午来了,怎么不来看我?”封凌淡淡的望着她,嘴角不由自主的上翘,“我很想见你啊。”

    容绒忽闪着大眼睛,望着封凌充满笑意的眸子,用力的抱住了他,“凌,他拿走了你的一缕灵魂是不是?”

    封凌眼底闪过一丝讶异,很淡然的点头,“有人告诉你了?你担心他会杀了我吗?如果你随时会做寡妇,你还会想要嫁给我吗?”

    容绒使劲在封凌怀里蹭了蹭,“我才不会让你死呢,你都说了要娶我,可不许反悔!”

    封凌轻笑一声,点了点她的小鼻子,“我在准备聘礼,一定不会让别人抢先的。”

    “恩,一定不能让萧玉枫抢先,我老爹最近很财迷,你要多去找他,别让他被人给哄骗了。”容绒忧心忡忡的叮嘱道。

    “好。”

    “还有,这是我的传音玉简。你上次把你的拿回去的,这次我来送,要收好哦。”

    “好。”封凌宠溺的望着容绒,感觉容绒这喋喋不休的架势简直像是要出远门了一样,不过这段时间都不能见面,和出远门也差不多。

    容绒唠唠叨叨的说了很多东西之后,想起镯子的事,本来想告诉封凌,但是总觉得西门婉会将这件事告诉她,有些不怀好意,话到嘴边还是没说。

    算了,还是等回来再告诉他吧,到时候我应该已经和他定亲了吧?容绒心中雀跃的想着,回到了楼外楼之后,就立刻忙着收拾行李,准备东西。

    其实也没什么要准备的,唯一要装进九凤珠的就是数以万计的聚灵八段凶兽花斑飞蛾。

    容绒挑来选去,最终选中了这种凶兽做保命神器。

    凶兽都是凶神恶煞,六亲不认的,一旦被放出来,管你是不是供他吃喝的主人,向来都是逮到谁咬谁,除非是像毛毛这样从小被养大的幼崽。

    所以凶兽是不可以随便乱放出来的。她之所以选择花斑飞蛾是因为这种蛾子非常恐惧一种罕见的灵猫,到时候容绒只要用幻之决幻化成灵猫,放出花斑飞蛾,保证一只都不会朝她过来。

    这也是在最近的努力之下,她的幻之决进阶了,可以幻化凶兽和动植物了,不然她还不会做这么冒险的事。

    收拾好了一些,容绒半夜就打算逃跑,好巧不巧的被容火火看见了。

    容绒好说歹说才让火火别告诉她老爹,但容火火非要和她一起去。容绒只能假装同意,然后半路将她甩了。

    容帝发现之后,倒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饶有兴致的问容五,“你说容绒是去哪里了?”

    容五都快要哭了,“老祖,你就一点也不担心吗?公主可是一个人出了城了!”

    “她当初来圣皇城,不也是一个人吗?你急什么?”容帝泰然自若,勾起唇角,“看来昨天应该是发生了些什么。去将封凌叫来,就说本座要请他喝茶。”

    ……

    黑沼在中州的东北边,比起北州雪原距离中州还要远,容绒当然不可能走去,她买了船票,坐着飞舟前往黑沼。

    这是一架商船的飞舟,就是前往黑沼收购药材,再带回中州贩卖的,顺便载着中州的客人去黑沼。

    飞舟上的人并不多,容绒将自己的幻化成了一个样貌很普通的蛇族妇人,默默的呆在客房里修炼幻天灵决。

    本来以为路上不会有什么事,可谁知道才第二天,就有事找上门了。

    一个虎背熊腰的熊族大汉敲开她的门,粗声粗气的道,“你的房间,现在是我的了,滚出去吧。”

    容绒皱眉,这个熊族大汉貌似之前没见过啊,刚上来的?她冷冷的拒绝,“我付过钱了,这个房间就是我的,凭什么让给你。”

    “就凭老子比你厉害!我也付过钱了,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识相的就赶紧走,别逼老子打女人。”熊族大汉不耐烦的捏着手指,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容绒嘴角一抽,一个灵境小成的熊族,觉得比她厉害?

    “既然付了钱,就让人给你安排客房,抢我的算怎么回事?”

    熊族大汉身后的一个瘦瘦高高男子嗤笑一声,“客房早就满了,现在整个船舱里都是人,别说客房,连站的地方都快没有了。”

    容绒愕然,这才两天而已,怎么会上来这么多人?她神识一扫,果然船舱里都是人,熊族、鹰族、狼族都有,当然最多的还是蛇族。

    “你们都是要去黑沼的?”容绒诧异的问,那只大熊已经不耐烦了,暴躁的一拳砸过来,“叫你让,你就让开,啰嗦什么?找打!”

    容绒抬手接住熊族大汉的拳头,随手一拧,拽着他的胳膊往地上狠狠一摔。

    熊族大汉顿时惨叫一声,庞大的身躯摔在过道上,震得飞舟在空中一颤。过道中的其他人眼神微变,看向容绒的目光透着些惊奇,这个灵境的蛇族妇人似乎没有表面上那么好对付。

    虽然她的境界比熊族高了一阶,但是摆平熊族也太容易了。

    容绒瞧着哀嚎的熊族,“你们去蛇族的地盘做什么?”

    那个瘦瘦高高,明显就是蛇族的男子诧异的道,“你不知道,你不也是蛇族吗?没收到消息?”

    “……我早早的就上了飞舟,没听到什么消息,怎么了?”容绒镇定自若的说谎。

    男子道:“独牙王子被蛇王赐予了领地,要在领地召开宴会,周围的妖族都赶去恭贺,所以中途才会有这么多人上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