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59章神魂之药
    “我要娶容绒。我要她做我的皇子妃!”萧玉枫坚定的说道。

    萧天权听了他的来意,一点也不吃惊,知道容绒死的时候哭成那样,傻子都能看出来他喜欢容绒。现在一时半会不可能灭掉凤族,要是能和凤族联姻,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不过容帝那个家伙,从来没人能看透他的想法,很难说他会不会答应。

    “你能说服容帝吗?你妹妹前不久才差点把容绒害死。”萧天权不冷不热的说。

    萧玉枫脸色一黑,忍不住抱怨,“还不都怪父皇你太惯着她了。我想过了,容帝连封凌的提亲都能考虑,何况是我,难道我还比不上那个家伙吗?”

    萧天权沉吟了一会,也没抱太大希望的挥挥手,“你去吧,如果你能说服容帝,本皇同意你娶容绒。另外,封凌并没有你想的那么无能,我将西门婉放出来,让她帮你。”

    萧玉枫大喜过望,“多谢父皇成全。”

    有了萧天权的首肯,萧玉枫放心大胆的跑去了楼外楼,和容帝喋喋不休了一通,然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紧跟着萧玉枫也来提亲的事就散播出去了,谁让楼外楼的客人多,而萧玉枫又毫不低调的表示他就是来提亲的。

    萧玉枫来的时候,容绒还在斗兽场折腾凶兽。

    等她回来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惊呆了,难以置信的去找她爹,“老爹,好女不二嫁啊,你这是卖了一次不够还想再卖一次?”

    “怎么可能?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只能卖给一个,所以……”

    “你拒绝了萧玉枫?”

    “我告诉他能把那条灵脉给我的话,我会考虑他。”

    “……”容绒咬牙切齿,“老爹,你实话告诉我,我不在的时候你的钱是不是都被打劫了?不然为什么财迷成这样!”

    “这不叫贪财,这叫合理的考验未来女婿,顺便多捞一点聘礼。”容帝一本正经道。

    容绒简直要被他气死了,“可你都答应封凌了,总要有个先来后到吧?”

    “是啊,所以我让萧玉枫自己去找封凌商量了,如果他能说服封凌放弃,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容帝云淡风轻的一笑。

    “什么!?”容绒嘴角直抽,萧玉枫去说服封凌?真的是说服,不是动手打架吗?容绒莫名感到了一丝不妙,扭头就朝外面跑去。

    容帝冷冷的叫住她,“站住,你想去哪里?”

    容绒:“……打算回去炼药。”

    “那就乖乖炼药去吧。争取早日炼制出8品灵药,成为真正的炼药大宗师。”

    容绒默不作声的走了,然后一回到炼药室就隐身跑了。

    容五来到容帝身边,无奈的叹息,“老祖,公主应该是溜走了,你何必故意逗她呢?直接告诉她不就好了?”

    容帝淡漠的目光望向窗外,“有些事,说清楚了反而不好,让她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不会有破绽。”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让公主掺和进来呢?她还小啊。”

    “不小了,她也是凤族的一员。何况,从一开始,就是她自己选择了封凌。”容帝收回目光,微笑着看向容五,“你是担心她会架不住天下悠悠之口的诋毁,还是不信任那条小黑龙?”

    容五叹口气,“我只是觉得我们现在的冒然和封凌接触,太孤注一掷了。”

    容帝嘴边含笑,眼神越发深邃,“这是萧天权逼我们的,要不是他想吞掉凤族,本座也不会想灭掉他这个圣皇。”

    ……

    容绒偷偷摸摸的跑到了封府,封府的门居然大开着,院子里也是一片狼藉,明显是刚打过一架的样子。

    容绒慌忙冲进府中,刚一靠近屋子,就听见里面响起一个熟悉的温柔声音:“封凌,你是疯了吗?居然为了容绒,连大皇子都打,陛下知道了,不会放过你的!”

    容绒眼神一变,想不到西门婉也来了,萧天权居然将她放出来了。

    “你闭嘴……不用我父皇出手,本皇子比他强!”萧玉枫不服的怒吼,声音里带着些许嘶哑,似乎被打的不轻。

    西门婉没有理睬他,继续对封凌道:“你可要想清楚,你是斗不过大皇子的,再怎么固执也没用。只要你答应放弃提亲,陛下可以将所有的神魂之药都给你。”

    “不必多说,你们走吧。”封凌冰冷的声音响起,容绒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声音里的杀意。

    “你真的不要吗?要是你不答应你,以后可都没有神魂之药了。没有这药,别说娶了容绒,你能不能熬下去都很难说。容绒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而已,比起你自己,哪个更重要难道不是显而易见?”西门婉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平静的语气带着玩味的戏谑,好似已经断定了封凌会接受她的提议。

    封凌给她的回答却是非常果断的一个字,“滚!”

    伴随着封凌毫不客气的拒绝,容绒感觉到一股狂暴的力量横扫而来,夹杂着西门婉的惊叫。

    容绒不由自主的身形倒退,勉强的停在了封府外,西门婉和萧玉枫就倒霉的摔在了她的面前。萧玉枫倒还好,西门婉就狼狈多了,发丝凌乱,衣衫破碎。

    萧玉枫看了她一眼,没有半点同情,“这就是你所说的法子,用那什么神魂之药来威胁他?半点用都没有。”

    西门婉咬着牙,“他不可能为了容绒连神魂之药都不要,肯定只是嘴硬罢了,等到他伤势再发作,自然就会服软的。”

    容绒躲在角落中,微微蹙眉。这神魂之药,她之前听说过好几次,本来以为只是普通的灵魂伤药,现在听起来,这药似乎对封凌很重要。

    她没去找封凌,悄悄的先去找了云危。

    云危和子参似乎是被刚才的大战波及了,一脸菜色的在房里休息。

    “你们两受伤了?萧玉枫和西门婉这么厉害,只是余波就能把你们伤成这样?”容绒有些吃惊眨眼。

    云危咧咧嘴,“他们有什么厉害的,都是公子干的好事,一发起火来,敌友不分。”

    好吧,还是封凌厉害,其实他俩也只是皮肉伤而已,但可以想见封凌刚才是有多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