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53章萧天权,你活腻了
    “你什么意思?你说容绒的灵魂已经不在了?你凭什么这么说?她的灵魂一定还在,你又看不出来,你凭什么这么说!”萧玉枫猛地站起来揪着木合怒吼。

    木合眼皮直跳,只能耐心的解释,“大皇子有所不知,生灵的灵魂在死亡的第一时间就会消散,吾等修炼者,虽然身负天地灵力,灵魂会比较强大,但也只是消散缓慢一些罢了,容绒公主已经死去多时,灵魂应该已经消散了。”

    “你胡说!容绒的灵魂很强大,说不定还在呢,你赶紧给我想办法保住她的灵魂!”萧玉枫不相信。

    木合摇摇头,“大皇子,不是在下不尽力,实在是无能为力。容绒公主如果没有修炼过灵魂类的功法,再强也强不到哪里去。”

    而灵魂修炼的功法,除了兔族大概也没有别人能修炼了,自从兔族覆灭之后,灵魂修炼就已经失传了。

    “这不可能……”萧玉枫失魂落魄的趴在容绒的身边,一个大男子哭的像个孩子。

    萧天权不悦的皱起眉头,到不是因为萧玉枫,而是木合断定容绒确实已经死了,而且没得救了。那他和容帝,和凤族的仇算是彻底结下了,想起那个人还在恢复中,没法帮他拿下容帝,他就无比头疼。

    只能挥手让木合退下,回去天圣殿找那人商议。

    然而,他刚走到天圣殿门口,一个遮天蔽日的身影就出现在皇宫上空,巨大的白色身影将阳光完全遮蔽,整座皇宫仿佛都被一种恐惧的阴影笼罩,霎时间阴暗了下来。

    一声炸雷似的怒吼爆炸在皇城上空,震耳欲聋的暴雷回荡在圣皇城每个人的耳边,“萧天权,你活腻了!敢动我的女儿!”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向皇宫的方向,震惊的以为自己的耳朵刚才被震聋了,都出现幻觉了。居然有人敢直呼圣皇的名字?还说他活腻了!

    这谁啊?这么大胆子,确定不是他自己活腻了吗?

    皇宫上空,那抹巨大的白色身影也完全露出了自己的身形,一只巨大的白色凤凰,恐怖的双翅一震,圣皇城就像瞬间刮过三九天的寒风,气温骤降,陷入一片冰天雪地之中。

    整个皇宫也在这一震之下,瞬间冰封。

    萧天权漆黑的脸上也不由的露出一抹怒色,“容帝,这是个意外,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你现在是直接就要和我宣战吗?”

    “谈谈?笑话!你害死了我女儿,我要你整个皇宫陪葬!”冰雪白凤化作人形,那个白衣胜雪,宛如谪仙的巨大身形下,恐怖的威压爆发出来,整个皇宫顿时大片崩塌。

    “容帝!你别太过分了!”萧天权忍无可忍,同样气势暴起,巨大虚影和容帝在上空对峙,恢弘霸气的皇宫此时就像一片玩具积木,可怜的窝在两人脚下,随时都可能被推到一般。

    圣皇城的众人终于反应过来。

    “天啊!是容帝!凤族的太上老祖,容帝!”

    “原来是他,上任妖帝,容帝!难怪敢和圣皇直接叫板!”

    “容帝和圣皇居然打起来了,这是为什么啊?”

    “你没听刚才容帝说吗?好像是因为他的女儿被圣皇害死了……”

    “啊?圣皇干嘛害死他的女儿?他女儿是谁啊?”

    如果各大妖族还没有回去的话,就会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容帝的女儿自然就是被萧天权留在皇宫的容绒。

    但是这些普通人可不知道,一时间议论纷纷,即想看戏又害怕被殃及池鱼。这两位打起来,那可不是好玩的,整个圣皇城都可能被随手毁掉。

    封府的云危等人也看到了这一幕,云危震惊的看着容帝,“我去,容帝这是想把圣皇直接干掉,他的女儿……他的女儿该不会是……”

    封凌也听到了容帝刚才的话,他当然知道容帝的女儿是谁。他不敢相信容帝的话。

    萧天权害死了容绒?容绒……死了?

    手里的黑色镯子不知不觉摔在了地上,封凌的手微微颤抖起来,俊美的脸庞没有了一丝血色,比起濒死之时还要无力,还要虚弱,仿佛一瞬间被抽走了所有支持的力气,整个人几乎要倒下去。

    “公子!公子!”子参和子虚慌忙扶住他。

    凌轻轻的推开他们,捡起那只黑色的手镯,身影一闪,瞬间冲出了封府,云危等人根本来不及追。

    他死死捏着手里镯子,冲向皇宫的方向。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躲着容绒?为什么让容绒进皇宫?为什么他之前不干脆将容绒带出来?为什么要让她一个人面对皇宫里的尔虞我诈?

    如果她死了,他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他就算报了仇,又能怎么样?

    封凌望着手里那只他母亲留给儿媳妇的镯子,黯然神伤。

    容绒,你知道吗?什么让你考虑清楚,让你想想凤族的立场,只是因为我太害怕了,害怕得到了又失去,我已经失去了太多东西,我亲眼看到我爱的人一个一个的死去,我不想再失去你。

    你不要有事……只要你好好的,我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

    封凌脑袋一片空白的冲进皇宫中,什么小心谨慎,什么避开禁制,统统抛之脑后,直直的往萧玉枫的偏殿冲过去。

    皇宫如今也是一片混乱,禁制防护早就破的一塌糊涂,所有人都在四散而逃,天圣军自顾不暇,也没有人注意到他。

    封凌冲进偏殿,第一个感觉就是安静,整个宫殿似乎都没有人了。

    寝宫中,一个人影趴在床边,封凌顿时手脚冰凉,有些不敢过去。

    那个趴在床边的人自然就是萧玉枫,躺在床上的一定就是容绒了。她她伤的到底有多重?会不会他走去,看到的只是一具尸体?

    封凌挪动脚步,仿佛腿上灌了铅一般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来到床边,他还记得这里有一个大皇子萧玉枫,抬手就将他打晕过去,萧玉枫趴在床边的身形直接摔倒在地上,帷幔中,床上空空如也,根本没有容绒的身影。

    封凌不由的神色一变,黑眸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