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49章那个方向没有生路
    “萧玉衡是疯了吗?居然调动这么多的天圣军来杀你?这么大的动静,宫里人都没有反应的吗?”容火火气急败坏的大骂。

    容绒吐出一口血,擦擦嘴角,“她都决定来杀我了,还关心别人什么反应吗?总之是不会来阻止她就对了。”

    趁着萧天权和萧玉枫都不在,对她赶尽杀绝,萧玉衡就没有想过之后怎么想萧天权交代吗?还是根本就不在乎了。

    “火火,这么下去不行,就算我们能逃出封锁,她照样能追上我们。你先走,去找萧玉枫,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事。”容绒喘着气道。

    “不行!要走也是你先走,我帮你拦着他们。”容火火坚决不同意。

    容绒翻了个白眼,“你拦得住他们吗?他们要杀的是我,你走他们不会追的。我是让你去找人救我,又不是让你自己跑了。”

    “那为什么不找封凌?他更近啊!”

    “不许找他!”容绒突然严厉起来,严肃的盯着她,“不许找封凌,他不能闯皇宫。知道吗?”

    “好吧。”容火火愁眉苦脸的点点头。

    看到后面的人又追了上来,容绒一把将容火火推向冷宫方向,她掉头朝另一边而去,七彩的火焰再次铺天盖地,铸成难以冲散的火墙。

    天圣军们轻蔑的轰出冲天的灵力,散开的火海中幽影天火神不知过不觉的冲进他们的身体,烧的他们惨叫连连,容绒成绩已经逃出了老远。

    “禀公主,容绒逃向了西边演武场的方向,容火火从冷宫附近的缺口逃出去了,要不要追?”天圣军恭敬的禀告萧玉衡。

    萧玉衡冷然勾唇,“不用管容火火,给我集中人手,全力追捕容绒,就地格杀,不用留情!”

    “遵命!”

    容绒跑进了演武场中,巨型的演武场并不是露天的,而是建在一个独立的空间里,里面摆满了各种兵器和丹药,容绒依靠在兵器架边坐下,拿起丹药就连吞了好几个。

    九凤珠一刻不停的为她疗伤,也架不住她不断的受伤,三百三十里的灵湖里的灵力几乎全部转化成魂力了,剩下的根本不够她用的。

    她刚服下几颗回灵金丹,就听见外面冰冷的喊声:“包围这里,别再让她跑了!”

    “该死,来到这么快。”容绒抬眼望向场中的兵器,一咬牙,再次分出魂丝。

    千百件兵器在一瞬间冲天而起,飞驰而出,刺破空间,穿过屋顶,如雨一般的落下。正打算冲进演武场中的天圣军们震惊的望着铺天盖地而来的兵器雨,慌忙抵抗。

    这些可都不是普通的兵器,都至少是地阶灵器,甚至还有不少地阶极品灵器,比起他们手里的兵器也丝毫不弱。

    容绒甩出这些兵器几乎就要累趴下来,这些灵器中蕴含的灵力太过强大,想要控制难上加难,一缕魂丝根本不够。

    上千件兵器,容绒足足耗掉了三十五道魂力,化作三万多缕魂丝才勉强将这些灵器全部释放出去,效果也是显著的。

    面对漫天的地阶灵器,可没有人敢掉以轻心。

    容绒趁机冲向演武场的另一边,她用神识扫过,这边包抄的人最少。

    但人数最少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一脚踏出演武场,左边两个地境大成,右边一个地境巅峰立刻包围了她。

    容绒咬紧牙关,三道魂力离体而出,轰入他们的脑海,左边两人果然顿了一下,但地境巅峰的这位完全没有反应,挥手就是一掌。

    碰——

    容绒提前抱住了龙吟神火炉,挡下一掌,火光四溅,容绒连同龙吟神火炉狠狠的摔回了演武场中,鲜血从容绒的嘴角溢出,火炉也摔出了老远。

    九凤珠急速的运转,大量的生机在一瞬间注入容绒的身体,愈合她险些被拍碎的身体。

    杀之决越阶战斗还是不够,一道魂力根本不足以让地境巅峰受到影响。

    容绒吃力的扔出幽影天火,对面三人却没有打算再给容绒机会,轻易的将火焰挑到一边,杀向容绒。

    容绒咬咬牙,狠狠的将木碗给砸了出去,三人不知道容绒扔出的是什么,立刻侧身躲过,掉在幽影天火中的木碗一瞬间爆开了。

    黑色、白色两种透明的液体如同洪流一般奔涌出来,一瞬间淹没了三人。

    三人的身体几乎被幽冥水烧成了骨架,却又在生命泉中不断的恢复,恐怖的情形令人毛骨悚然。容绒差点吐出来,慌忙起身离开。

    就在这时,九凤珠微微颤动,兴奋地将两股水流收进了空间中,第五层空间开启。

    两种天生死敌一般的先天之水居然安然的呆在了第五层空间之中,乖顺的就像两只小猫咪,九凤珠也没有受到任何损伤。

    容绒倒吸一口冷气,连幽冥水这样的毁灭之水都能装的进去,九凤珠的等级实在太高了。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两种先天之水被容绒收走之后,三个天圣军没有了治疗,立刻就挂了,容绒顺利的逃出了演武场。

    但萧玉衡这次安排的很周全,离开演武场后,依旧是各种围追堵截,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

    容绒神识不断的扫过周围的情况,隐去身形,冲向了唯一没有天圣军的方向。

    “公主殿下恕罪,我们追丢了。”一名天圣军低头向萧玉衡禀报。

    “废物!这么多人,还能让一个灵境跑了,你们做什么天圣军?”萧玉衡大发雷霆。

    一身白衣的西门婉优雅的出现在她身后,温声细语的问,“不是四周都已经安排了人吗?怎么会让她跑了?”

    天圣军迟疑了一会,“有一个方向没有人,她肯定是逃向那边去了。”

    西门婉微微一笑,“这不就行了,赶紧追啊。”

    天圣军们却没有动静。西门婉眼底闪过一丝不悦,看向萧玉衡,“玉衡公主,这种时候可不能功亏一篑啊。”

    萧玉衡微微眯起凤眸,“是那个方向吗?那里追不进去。”

    西门婉一愣,“为什么?”

    “那个方向,没有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