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47章怎么才能对付一个疯子
    咔嚓——

    华丽的宫殿中,萧玉衡再次砸掉了一套茶具,整个寝宫中到处都是破碎的瓷片,各种华美精致的家具摆设都翻倒在地,摔得稀烂。

    几个侍女慌忙的收拾着,小心的安慰着萧玉衡,“公主息怒啊,要是让陛下知道就不好了。”

    “你让本公主怎么息怒?那个贱人不但害我还害我的母妃!贱人!她怎么不去死?你们,你们怎么不帮我把她杀了?为什么不去?”萧玉衡歇斯底里的看着她们,赤红的双目仿佛疯狂了一般。

    侍女被吓得连连后退,“公主,容绒公主是陛下的贵客,我们不能这么做……啊——”

    “闭嘴!你们也帮她,你们也是她的人!滚!都给我滚!”萧玉衡一个茶杯丢出去,狠狠的咋着一个侍女的头上,侍女顿时头破血流。

    “你没事吧。”一袭白衣飘然而来,西门婉关心的看着侍女,赶紧帮她止了血。

    侍女感激的捂着额头,“多谢西门小姐。”

    “恩,你们下去吧。”西门婉微笑着让她们离开,众位侍女巴不得赶紧走,一溜烟的离开了寝宫。

    萧玉衡冷冷的盯着她,“你来做什么?”

    她虽然愤怒,但还没有气坏了脑子,她和西门婉可不怎么熟。一个商贾之女,还在封府里住着,她一直就不怎么看得起西门婉。

    “我碰巧遇见了怜贵人,她让我来给你带句话。”西门婉温柔的回答。

    萧玉衡一听,立刻冲到她的面前,揪住她的衣领,“我母妃说什么了?”

    “她说她没事,虽然成了贵人,但看在你的面子上,没人敢为难她的。她让你好好的闭门思过,千万不要再惹怒了陛下。”西门婉轻声细语的转达怜贵人的话。

    “都成了贵人,怎么可能没事?那些一直被我母妃踩在脚下的女人怎么可能不为难她?”萧玉衡叫着她不放,“你告诉实话,她到底怎么样了?我要听实话!”

    西门婉眼中流露出同情的伤感,“怜贵人她被人从贵妃宫里赶了出来,现在被迁到了冷宫旁边的寒露阁居住,被无限期禁足在里面……”

    “什么?”萧玉衡脚下不稳,几乎要摔在地上。西门婉慌忙扶住她,“公主,保重啊!娘娘一定不希望你为她出事的。”

    “滚!”萧玉衡恶狠狠的推开她,踉跄的站起身,冲向宫门,“我要去杀了那个贱人!我留了她的命就是一个错误,她早就该死了,该死!”

    “公主!”西门婉慌忙上前拦住她,紧紧拉住盛怒之中的萧玉衡,“公主冷静一点,你现在还被禁足在啊,门口的守卫是不会让你出去的。何况你就算去找了容绒,你也杀不了她,还有大皇子在帮着她……”

    “萧玉枫又怎么样?就是一个好色的混蛋!被女人迷晕了头,帮一个外人都不帮我这个亲妹妹,他要是再帮容绒,我就连他一起打,当本公主手底下没人吗?”

    “可是,就算你能挡住大皇子,陛下还在呢,除非……”西门婉有些迟疑的低下头。

    萧玉衡眼神一变,冷冰冰的看向她,“除非什么?”

    “除非陛下不在宫里!”西门婉低声的在萧玉衡耳边轻飘飘的一句,“我听说过两天陛下要去巡视中州北部,还带着大皇子一起。只是,巡视对陛下来说一天就足够了,就怕时间来不及。”

    “足够了!一天时间,足够我安排妥当,杀了容绒。等他们回来,人都死透了,还能怎么样?”萧玉衡眼里满是阴毒之色,死死的捏着拳头。

    西门婉眼底掠过一抹得逞的笑意,恍然大悟似的点头,“公主说的是,等陛下回来时,容绒已经死了,他肯定不会再为了一个死人过多的责怪公主。”

    “不错。你,立刻去帮我打听清楚时间。这件事办成了,本公主是不会亏待你的,那个贱人把你的名声败坏成这个样子,你也应该很讨厌她吧?”萧玉衡冷幽幽的望着她,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别以为她真的蠢到家了,西门婉会突然跑来和她说这件事,不就是想借她的手杀了容绒吗?她不是看不出来,但她不在乎,只要容绒死了,怎么样都可以。

    西门婉微微的笑了,“我一定会帮公主殿下的。”

    她也不怕萧玉衡看出来,看出来又怎么样,不还是乖乖的给她当枪使?萧玉衡看着还有理智,实际上已经疯狂了。

    容绒害的她被赶出了封府,两百年的努力毁于一旦,还将她苦心营造出来的美好形象毁得一塌糊涂。要不是萧天权觉得她还有用,她现在就已经被那个人当成了弃子。

    现在,她倒要看看,面对萧玉衡这么一个疯子,容绒要怎么对付?

    疯子疯狂起来,可都是不要命的!

    ……

    赏花会过后,容绒发觉整个皇宫就没有安全的地方,于是干脆窝在偏殿中修炼,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容绒的境界刚刚提升过,就将重点放在修炼功法上。

    她不打算在皇宫里暴露魂力,所以也就练练凤舞四重。

    凤舞是一个很容易修炼上去的功法,只要你不断的使用,不断的练习就可以突破,但同时它又非常难练,因为想要提升一重天需要花费的精力太多,而且越往越难提升。

    听她老爹说,凤族的长老中有很多人一辈子也没能将凤舞练到九重天。

    容绒没有想那么远,她只是觉得不管是跑路还是对战,速度都非常关键,还是多练练比较好。

    她一边在偏殿里到处瞬移,一边研究着从宝库里拿出来的那只木碗。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只生死木形成的碗。传说生死木只是普通的木头,但偏偏它生长在一片生命水边,在生命泉水的长期浸泡下,凡木也会变得不凡。

    但不巧的是那片区域不久之后遭遇了幽冥泉的冲击,代表的死亡的幽冥水和代表生机的生命水互不相容,交织、碰撞中,毁灭与复苏不断的重复。

    浸泡在水中的木头在生生灭灭的轮回中反而越发的坚硬,最终形成一只造型平凡的木碗。有记载认为,这木碗里,裹挟了天下最恐怖也是最神奇的两大先天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