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43章口是心非
    “萧玉衡能打得过大皇子?”容绒脱口而出。

    萧天权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你不认为你的重点错了吗?”

    “……不是我让大皇子去找萧玉衡……玉衡公主的。”容绒无辜的对手指。

    “本皇知道,是他们自己找过来的。”萧天权看向门外,萧玉枫气冲冲的冲了进来,“父皇,萧玉衡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在皇宫里也敢害人,还害的是凤族的公主,传出去,我们皇家都没脸见人!你让容绒在皇宫住下,结果你的女儿却暗害她,你怎么向凤族交代?”

    “交代个屁!”萧玉衡愤怒的跟着冲进来,衣衫凌乱破碎,满脸狰狞的揪着萧玉枫,“父皇是圣皇,哪里需要像什么凤族交代?凤族算哪根葱?”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萧玉枫气恼的扭过脸。

    “我不可理喻?你才是吧。我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妹妹,你却帮助外人来欺负我,你还是人吗?”萧玉衡破口大骂,扯着萧玉枫的衣服,恨不得把他给撕碎了。

    容绒:“……”好一出撕逼大戏啊。

    她忽然有点觉得对不起萧玉枫,毕竟萧玉枫是为她出头才闹得如此狼狈,她并不想欠萧玉枫人情。

    “都闭嘴!”萧天权怒斥,一股遮天蔽日的威压轰然降临,将萧玉衡给扫飞了出去。

    “父皇……”萧玉衡摔的无比狼狈,愤愤的看向萧天权。

    “你胡作非为,骄横跋扈,做事不过脑子,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还不向容绒道歉。”

    “道歉?”萧玉衡难以置信,“父皇,这件事明明是……”是你让我做的!

    可是话才说了半截,一个重重的耳光就扇在了她的脸上,“道歉!”

    萧玉衡捂着肿起的脸颊,浑身颤抖,对上萧天权冰冷至极的眼神,整个人如坠冰窖,只能低下头,咬牙切齿的吐出一句,“对不起!”

    “滚回去闭门思过,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你出房间一步。”萧天权冷哼一声,对萧玉衡也是一肚子火。

    让她下个药而已,还是无色无味极难发现的慢性灵药,她居然都能办砸,下了十几倍的药量,早知道他就让心腹去做了。

    萧玉衡咬着牙,扭头就走。

    萧天权转过脸,一脸慈爱的看着容绒,“你觉得这样的处理,满意吗?”

    “……满意,可以了。”容绒看着萧天权慈爱的面容,只觉得手脚冰冷,没有一丝暖意。

    “那就好。你安心住下吧,本皇保证不会再出这种事了。”

    容绒一头黑线,“我还要住啊?”

    “你这不是又伤了吗?当然要继续住。”萧玉枫插话道,对萧天权仅仅只让萧玉衡闭门思过一脸的不满。

    容绒郁闷了,试探的问,“那可不可以让我自己的侍女进来陪我啊?”

    一个人在这深宫内院里,容绒真的有种过不下去的感觉。这才三天呢,就过得如此精彩,看萧天权的意思,恐怕至少还要留她住上半个月,她要找个人陪啊。

    萧天权并没有反对,赐下出入皇宫的令牌,让人去接容火火了。

    ……

    楼外楼,容火火这两天忙的不可开交,扩建楼外楼还没忙完,回灵金丹也卖断货了,可是九里明却已经离开了。

    无奈之下,她只好拉上云危帮她。

    但是听到容绒让她进皇宫陪她的时候,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楼外楼的事再忙也比不上容绒重要。

    云危听了之后很奇怪,“皇宫里下人多的是,难道还少一个侍女侍候容绒吗?为什么会突然让你进宫?”

    容火火骄傲的说,“肯定是公主想我了呗,我照顾公主这么久,公主肯定是离不开我了。”

    云危翻了个白眼,“就算她想你了,萧天权凭什么答应让你进宫照顾她?”

    要说是容绒自己求的,就更不可能了。容绒明显就不想在宫里住着,也不想和萧天权打交道,她不可能莫名其妙的跑去求萧天权让容火火进宫陪她,除非是出了什么事了。

    容火火皱眉,“管他的,反正我进去见了公主,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我会保护好她的。”

    “等一下,这件事,和公子说一下吧。”

    “封凌?和他说做什么?他都不理公主。公主进宫这么几天,也没见他表现出一点想念……”

    “你得了吧,公子有没有想容绒,是你能看出来的吗?连我都看不出来。”云危白了她一眼,拽着她就回了封府。

    封府中,封凌发呆的坐在窗前,望着皇宫的方向,手里握着一个小木盒。

    他低下头,轻轻的打开木盒,里面放着一枚黑色的手镯,手镯如同木质的一般反射着淡淡的光泽,表面像磨砂一样粗糙,看起来十分的不起眼。

    他轻轻的抚摸着镯子,眼里流露出难以掩饰的伤感,这是他娘亲留给他的东西。

    他娘亲早逝,给他们兄弟三个每人留了一件东西,留给他的就是这么一只镯子。

    那时候他还小,还没有化形,窝在龙巢里瞧着娘亲给他的这个小东西非常的不满意,为什么给哥哥的都是宝器和秘籍,给他的就是一个镯子?还是女子戴的。

    直到后来他才明白,可是已经迟了,娘亲已经走了。

    他想将这个镯子送给容绒,却始终没敢送出去,也许他这辈子都没有机会送出去了。

    “公子,你在吗?”这时,云危拽着容绒火急火燎的来了。

    凌收起镯子,淡淡的看向他们,“出什么事了吗?”

    云危将事情说了一遍,云危能想到的事,他当然也能想到,他第一反应就是容绒在宫里出了事,为了压下这件事,表面上给容绒一个交代,萧天权才同意将容火火招进宫里照顾容绒。

    她是受伤了吗?还是被下毒暗算?按理说萧天权应该不会动她才对……封凌握紧手里的镯子沉默的垂下眸子。

    “喂,你别不说话啊,我马上就要进宫了。你有没有什么话要我带给公主的?”容火火不悦的问道。

    凌抬起眼,动了动嘴唇,最终只是说道:“你好好照顾她。”

    “我就知道你没心没肺,根本就没有想她。”容火火恼怒的一瞪眼,扭头就走。

    云危无语的瞧着凌,“公子,说句真话又不会死,你何必口是心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