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38章密室空间
    容绒老实的坐在容五身边,不喝酒、不说话,偶尔动动筷子,装模作样吃点东西,心里期盼着这个宴会赶紧过去。

    可是皇家的宴会似乎向来就很冗长沉闷,菜都上了两轮了,外面天都黑了,宴席才进行到一半。

    容绒已经不想再吃了,坐在她对面的萧玉枫不断的冲着她挤眉弄眼,还悄悄的传音过来,“容绒,别没精打采的,你觉得这宴会没意思对不对,我觉得没意思,要不我们出去逛逛?”

    容绒倒是真想出去,可是整个大殿中觥筹交错,众人推杯换盏,即使喝得快吐了也没有一个人出去。她要是起身跟着萧玉枫出去就太显眼了,她可不想在这种时候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容绒低着头,没理睬萧玉枫。

    可惜容绒再怎么努力,萧天权也不可能当她不存在,今天这场宴会就是为了她开的。

    “容绒公主为何心不在焉的?”萧天权忽然开口,一脸慈爱的瞧着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长辈关爱小辈。

    容绒立刻打起精神来,无辜的仰起脸,“多谢陛下关心,我只是吃饱了,不想动而已。”

    众人都笑了,萧天权也露出越发和蔼的笑容,“看来这饭菜还挺合你胃口的。你忽然成为凤族公主,还真让本皇吓了一跳。这么重要的事,怎么能瞒着本皇呢?让本皇险些慢待了凤族公主。”

    众人眼神一变,圣皇果然怪罪了,容五早不说出容绒的身份,偏偏在东方开阳差点杀死她的时候才光明正大宣告,等于是间接打了圣皇的脸,看来圣皇很不满啊。

    容五自然听的出来萧天权的意思,笑着插话,“陛下不必这么客气。容绒散漫惯了,她父亲也不喜欢拘着她,让她孤身一人跑到了圣皇城,我也就没有闹得天下皆知了,毕竟她爹没打算把她教成一个仗势欺人的刁蛮公主。”

    坐在下方的萧玉衡脸都绿了。众人眼皮直跳,仗势欺人的刁蛮公主是在说萧玉衡吗?容五,你强!当面说圣皇教女无方的你还是第一个。

    圣皇却仿佛没听懂一般,依旧淡然微笑,“你的意思是她不是你的女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容五你应该就是当今凤族的凤王。”

    “我是凤王,但容绒不是我的女儿。”

    “ 哦?这就有趣了,本皇倒想知道除了凤王的女儿,还有谁的女儿配做凤族公主。容绒,你爹叫什么名字?”萧天权饶有兴致的问。

    整个大殿忽然就安静了,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望着容绒,似乎在屏息以待,等着她的回答。

    容绒被这样莫名沉重的气氛给吓了一跳,不就是她爹的名字吗?至于突然这样如临大敌的模样吗?

    “回陛下的话,我爹叫容帝。”容绒乖巧的回答。

    她刚说完,就感觉整个宫殿里的气氛都凝固住了。

    众人面面相觑,沉默不语。

    他们想过容绒可能是那个人的女儿,只有他的女儿才能越过凤王直接成为整个凤族最珍贵的小公主。

    但听到容绒亲口说出这个名字,所有人还是心生震撼,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容帝!

    以帝为名,就可以知道他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妖族之中,最高者不是王,不是皇,而是帝,妖帝!容帝就是曾经的妖帝。

    他们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见过容帝了,今天却再次听到了他的名字,见到了他的女儿。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容帝终于要再次出现了吗?

    容绒莫名其妙的站在寂静的大殿中,感觉连她的呼吸的声音都能听见。

    “陛下,有什么问题吗?”容绒小心翼翼的开口。

    萧天权沉默了一会,摇摇头,“没事,只是这个名字,让本皇很是想念,记得当年我们还曾经一起作战呢。”

    虽然早就猜到了,但是听容绒说出他爹是容帝,萧天权仍旧感觉到一阵气闷。

    这就是为什么他让萧玉衡不要再动容绒的原因。如果只是普通的凤族公主他才不会顾忌,杀了就杀了,做的隐秘一点,凤族就算查出来也不会直接和他翻脸。

    但是容帝的女儿,牵一发而动全身,至少目前为止,他还不想和容帝正面对上。

    萧天权又问了容绒一些关于她身世的问题,比如她娘亲是谁,她今年多大了之类的,容绒都一一作答,这些问题刚才和容五叔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沟通过了。

    关于她娘亲的信息全部都已经编好了,容绒照着说就可以了。

    萧天权问完之后,和蔼的点点头,表情一片平静,根本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相信。

    “你不愧是容帝的女儿,本次狩猎大会拿到了第一名,本皇按照承诺,将敞开宝库大门,让你任选一件东西,现在就让枫儿带你宝库吧。”萧天权大手一挥,让容绒去宝库选东西了。

    容绒挑眉,能去皇家宝库选东西自然是好事,只是她的心里总是有一些忐忑不安的感觉。

    萧玉枫早就对宴会不耐烦了,立刻拽着容绒出了大殿,坐在席位上的司徒倩愤怒无比,恨不得直接跟上去。

    “容绒,这次父皇敞开宝库大门,不仅是外层内层,还有最珍贵的密室都打开了。”萧玉枫兴奋的拉着容绒,径直冲向宝库的最里面。

    “密室?”为什么我觉得更加不安了呢?

    “对,你看就在那里。”萧玉枫牵着容绒走过射神弩,推开墙上的暗门,“这就是密室,这里面的东西我以前都没有见过呢,今天我可是沾了你的光才有幸得见。”

    容绒的脸色却微微发白了,这个密室,不就是当时她发现的那个隐秘的空间吗?

    萧天权居然将这个空间也打开了,那这里面的东西……

    她一进去就感受到了浓郁的血脉之力,为数不多的物品中,她轻易的就找到了好几件兔族的遗物。

    最让她心跳加速的就是当初在西门烨记忆中看见的那颗珠子也在之力,上面有她娘亲留下的灵魂之力,力量非常强大,里面绝对有她娘亲封存的记忆。

    容绒伸手就想去拿,可是刚抬起手,被兴奋冲昏的脑袋就清醒过来了,一瞬间就放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