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33章单方面冷战的解决办法
    斗兽场的事情容绒统统抛给了容五,拉着封凌的衣袖,巴巴的跟着他回了封府。

    “凌,我赢到了蛇美人,等回去炼制成解毒丸,你身上的毒就彻底解掉了……”

    “凌,你怎么不说话,你不要走那么快啊……”

    “你是不是在生气啊?你别不理我啊……”

    容绒郁闷的跟着凌的身后,凌从斗兽场出来之后就没有再和她说过一句话,甚至没有看过她一眼,淡漠的眼神好像把她当做了空气。

    坏蛋!本姑娘劳心劳力的为你挡下决斗,还差点被东方开阳给算计了,你居然还不领情,你打晕我的事我还没和你算账呢!

    容绒气鼓鼓的跺脚,封凌却根本没看见,自顾自的走着,容绒生气了好一会,见封凌根本没有想要哄她的意思,只能悲催的跟上去。

    走进封府大门,封凌忽然转过身,冰冷的眼神扫向三个下属,子参和云危心里一哆嗦,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子虚吓了一跳,在凌压迫力十足的眼神之下不由自主的也跟着跪下了。

    “公子,我们知错了。”云危可怜兮兮的说。

    “既然知错,就认罚吧。”凌冷冷的丢下一句就回房了,自始至终都看容绒一眼,让容绒有种自己正的成空气的感觉。

    她急忙跟着封凌进房间,凌却把门一关,将她关在门外。

    容绒目瞪口呆,扭头问云危他们,“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怪你自己跑回来了吧?”云危摊手道。

    容绒白眼,“他凭什么怪我?我又没说要走。”

    子参叹口气,“你是没说要走,但公子显然觉得让你离开是最好的保护你的方法。你一回来就被东方开阳给算计了,他能不生气吗?”

    “……”被算计了我也很无奈的,这也要怪我啊?

    容绒郁闷了好一会,怏怏不乐的问,“那他什么时候才能消气啊?”

    封凌从来都没有对她生过气,就算是他们俩还不熟的时候,封凌也没有在她面前表现过愤怒。

    他现在这个样子让她觉得像是回到了刚认识封凌的时候,不,比那时候还要冷漠。

    “这个很难说啊,公子很少会像这样生闷气啊。”云危表示他也是难得看见封凌这样耍小孩子劈死似的生气。

    子虚点头表示赞同,“公子要是心里有火气,通常都是当场就发了,他这个样子,我们也不知道。你要不等几天,也许等几天他就好了。”

    容绒也没办法,至少封凌现在还没有把她踢出封府,只要还在府内,总是有机会的。

    对于毫不矜持的赖在人家府上,容绒毫无丢脸的自觉。

    她就是喜欢封凌,她就是想要追他,好不容易穿到了这里,遇见了一个喜欢的人,她才不要以后后悔。

    容绒回去了封府的炼药房,将蛇美人炼制成了解毒药。还顺便多炼制了一些生机水,给九凤珠里的毛毛,毛毛在九凤珠的照顾下恢复的不错,绒毛开始长回来了,就是还在昏昏欲睡中。

    炼好了灵药,怎么给封凌却成了一个大问题。

    封凌一直躲着她,不见人。她回来封府已经过了两天,居然连封凌一面都没有见过,要不是云危告诉她封凌在府上闭关,她都要以为他不在府中了。

    既然是闭关,容绒就去闭关室找人,结果每次她去找人的时候,凌每次都必定不在。

    看来他也不是彻底把她当成空气了,至少还知道她在府上,但是这么躲着,容绒也不知道这瓶解毒丹什么时候才能送出去。

    未免某个任性的家伙中毒过深,容绒只好将解毒药交给了子参,请他送给封凌。

    第二天子参告诉她已经将解药交给封凌了,并且亲眼看着他服用了,容绒这才松了口气,她还真怕凌气的很了,连她给的药都不愿意吃呢。

    事实证明凌生气归生气,没有蠢到亏待自己的身体。

    只是这么冷战下去不是办法啊,她可没打算一直和凌耗下去。这样连他的面都见不到,她留在封府还有什么意义?封凌该不会就是想让她主动离开才来这么一出的吧?

    容绒不打算顺从凌的意思,她拉着封府里仅剩的三个人帮她一起逮封凌。有云危他们帮忙,封府的面积又不大,她总能逮到一次吧?

    可是她的想法很好,现实却给了她当头一棒,凌要是不想见一个人,根本就不会给她任何机会。

    一连五天,容绒连凌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小气鬼,等老娘逮到你,绝不放过你!”容绒气的化悲愤为食欲,又啃掉了一只烧鸡。

    容火火笑眯眯的在一边数着储物戒指里的灵石,“小姐……哦,公主,你还是来数钱吧。这次咱们闹到的钱可多了,斗兽场欠咱们的赌金实在是付不起,已经决定把斗兽场抵押给你了。”

    “把斗兽场白送给我?那不是皇家产业吗?圣皇会同意?”容绒有一搭没一搭的接茬。

    “同意了啊,圣皇也一口气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有了这个斗兽场,我们楼外楼又会有一大笔收入进账了。公主你什么时候去接收啊?”容火火眉开眼笑的问。

    “有空再说吧。”

    “也对,斗兽场的事已经传开了,大家都知道你是凤族的公主了,人人都说你是各族中最厉害的公主,楼外楼现在每天都有好多人挤满了一楼大厅,都是想要见你一面的人呢。公主,你最近可出名了。”容火火继续兴奋的喋喋不休。

    “是吗?”容绒没精打采趴在桌子上,一点也不感兴趣。一想到正在和凌冷战,应该是凌单方面对她冷战,她就什么事都不想做了。

    “公主,你是不是想见封凌啊?我刚才看见他进了北边角落的那个小屋子里了。”

    容绒立刻来了精神,“你说真的?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刚才,他应该还没出来呢。你现在去的话,说不定还来得及见到他……”

    容火火话还没说完,容绒就已经不见了,桌子上只剩下一碟子啃得很干净的鸡骨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