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32章天大的笑话
    这群人穿的十分随便,但他们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一件造型怪异的兵器。就是这些稀奇古怪的兵器轻而易举的就挡住了东方开阳所有的幽影天火。

    东方开阳心中大震,幽影天火可以穿越空间,就算是地阶灵器也可以轻易穿透,现在居然会这些看上去不怎么样的兵器给挡下了,难不成他们手上的全都是天阶灵器?还都是天阶极品灵器?

    容五一脸淡然的走了出来,“我们是什么人你猜不出来吗?东方开阳,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动我们凤族的人。”

    凤族?!东方开阳扫过这群人,淡淡的凤凰火萦绕在每个人的身上,这群人居然全部都是纯血凤凰,不仅如此,还全部都是不输给他的天境强者!

    一共十五个人,十五个天境强者。

    不止是东方开阳,在场其他妖族都倒吸一口冷气。十五个天境,足够把皇宫都给掀了,圣皇城中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高手了?

    东方开阳后退一步,有些悻悻的道,“容五,你出动这么多高手,就为了护着这只刚成年的小凤凰,未免有点不值得吧?”

    萧玉衡走到东方开阳的身边,傲然的瞧着容五,“你是凤族的长老?本公主和你谈个交易,你把容绒交给我处置,我可以代表我父皇给你们凤族找一个栖身之所。”

    萧玉枫正被东方易和独牙拦着,听到萧玉衡的话,恼怒的呵斥,“萧玉衡!你说什么胡话?”

    “我说的不对吗?听说炎山毁了之后,凤族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用一个无关紧要的族人换一块领地,不是很好吗?”萧玉衡语气里满是高高在上的施舍。

    容五和众位凤族人面面相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么好笑的笑话。小丫头,你下次说这种无知话语之前最好问问你父皇,免的给他丢脸。”

    “你、你大胆,竟然讽刺我。”萧玉衡脸色涨红。

    容五冷哼一声,一股庞大无形的气场拔地而起,恐怖的威势如泰山压顶,重压在萧玉衡和东方开阳身上。

    “小丫头,凤族的领地比你想象的要大,就算是中州,我们也能占了!”

    萧玉衡脸色霎时惨白,颤抖的盯着容五,“你……”

    容五抬手掐住她的脖子,将她举了起来,“你给我听着,再敢动我们凤族的小公主,我就杀了你。不要以为你有圣皇做父亲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保证你死了,圣皇也没法为你报仇。”

    萧玉衡双脚不停的乱蹬,乌青的面庞只剩下惊恐的表情,越来越虚弱。

    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被掐死的时候,容五随手一丢,将她狠狠砸在了旁边的东方开阳身上。

    东方开阳借助萧玉衡,恐怖的力量穿过萧玉衡击在他的身上,他险些被砸飞出去,身形暴退数百米才好不容易停住,当场一口血喷出。

    一击震退一个天境,容五毫无疑问有着封王的实力。

    各族的王都眼神凝重的看着容五,他们居然没有发现凤族派出来领队的这个武器行老板居然这么强,凤族有了新的妖王了吗?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容绒居然是凤族的公主。

    既然是公主,为什么没有保护,没有随从,像一个野生的小鸡仔一样随意的放养出来?凤族养公主的方式都是这么没心没肺吗?

    独天和明媚忍不住龇牙,默默的收了手。

    你早说啊,早说我们怎么也不会帮着萧玉衡对容绒出手。不帮萧玉衡顶多是被埋怨,帮着萧玉衡害了凤族的公主,那就是结仇了,凤族的仇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容绒也是合不拢嘴,公主?她怎么不知道?不是凤凰也可以做公主?要是她是公主,难道她老爹是凤王?

    她忍不住悄悄的问身旁的凤族炼器师,炼器师很坦诚的道:“你爹不是凤王。”

    容绒呼出一口气,她就知道,凤王会带着她在大雪山上一住就是一百年吗?她都要以为她爹是个被族里驱逐出来的流放犯了,“所以五叔其实是在骗他们,对吧?”

    “呃……没骗啊……”

    “我就说嘛,我老爹怎么可能是凤王。”

    “……”他不是凤王,但凤王也要听他的啊。

    容五拍拍手,温文尔雅的看向众人,“现在,还有谁想找继续找麻烦吗?”

    众人沉默,容五笑笑,“看来是没有了,那我们把账算一下吧,麻烦将火火赢到的了五十亿灵石和五十件天阶灵器给我们,我们拿到马上走。”

    刚刚清醒过来,艰难从影子蛇身下爬出来的老板听到这么一句话,立刻又昏了过去。

    九里明也笑着过来凑热闹,“对,东方府好像还差容绒四十万聚灵丹吧,一起赔了吧。”

    东方开阳止不住的吐血,东方易忍无可忍,“你们欺人太甚了!”

    “哼,没让你们赔命就已经是手下留情了,不想给钱的话就拿命来抵好了。”容五一甩袖子,气魄惊人,似有若无的压力让人心惊胆战。

    东方易气的肺都要炸了,但无可奈何,愤恨道:“我们没有那么多聚灵丹。”

    “没有可以拿别的丹药抵嘛,丹楼肯定有。徒儿,老夫上次拆了东方府,这次带你去拆了丹楼。”九里明豪爽的拍着容绒的肩膀。

    容绒眨眨眼,“好,师父最厉害了。”

    于是,东方家族再次被打劫了,原本生意就不大好的丹楼经过这次之后更是雪上加霜。

    至于在斗兽场赢到的钱,容五拍拍胸口,保证将钱要回来。

    九里明将抢劫来的大批丹药送给容绒之后,又想劝她跟他去楼外楼,结果他可爱的徒弟却巴巴的跟着那条黑龙回家了。

    “容绒啊,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九里明郁闷的戳戳身边的容五,“你就这么看着你家公主被人人拐走?”

    “这个我也管不了啊,只有她父亲才能管了。”容五.不以为意的说。

    “那她父亲什么时候来圣皇城呢?”九里明摸着胡子,笑眯眯的瞅着容五。

    容五眼中流露出一抹了然,“他很快就会到,你不如再多留几天吧。”

    “留,当然要留。能见到他,是老夫的荣幸。”九里明已经猜到容绒的父亲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