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25章斗兽场赌约
    子参刚刚喝下去的一口茶喷了出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容绒,“容绒,不要乱说!”

    容火火提着砍刀冲了进来,“怎么回事?小姐,谁欺负你了?”

    子参无语至极,夺下她手上的刀,“没事,是你家小姐开玩笑。”

    “我才没有开玩笑,你们都欺负我。”容绒可怜兮兮的扭扭身子,“被绑着很难受啊,火火快帮我解开。”

    她郁闷的瞅着身上的绳子,居然用这么结实的蚕丝绳来绑她,至于吗?等她回去,一定要把凌给揍一顿。

    火火犹豫了一下,“小姐,解开你,你肯定会跑啊。云危说你留在圣皇城很危险,不如你跟我回凤族吧,等到了我一定帮你解开。”

    “我又没说不回去。”容绒青筋直跳,咬牙切齿道:“这么绑着,万一有人来杀我,我跑都跑不掉,我得罪的人可多了!”

    火火脸色一变,她可不敢说不会有什么意外,赶紧利索的帮容绒解绑。

    “等一下……”子参要被火火给气乐了。可火火的动作太快,他没来得及阻止,只得将云危也叫过来,看着容绒。

    容绒瞧着两人一脸警惕的模样,笑眯眯的道:“别这么担心,我一定不会甩下你们两的。”

    “当真?我怎么觉得你在打什么坏主意?”云危满脸不信任的瞅着她。

    容绒眨巴着眼睛,无辜的说,“也没什么坏主意,就是想打劫了这辆车。”

    话一落音,子参和云危就觉得脑袋翁的一下,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火火在一旁一脸震惊,讪讪的道:“小姐真厉害,之前怎么不干脆把我们都打晕?”

    “不行,你们都晕了,谁来绑我解绳子。”

    容火火:“……”难怪云危坚持要把你绑起来。

    容绒转手就把云危和子参两人给绑起来,驾驶着宝车掉头回去圣皇城。

    云危和子参那叫一个欲哭无泪,容绒果然没有甩下他们,是连带着他们一起拖回去了。他们已经可以想象到回府之后,公子会是一副什么脸色了。

    然而,到了封府之后,他们看到的却是被踹破的大门和砸的稀烂的院子,连封凌的房门都被毁掉了,给人一种破败的感觉。

    府外围着一群人指指点点。

    “听说刚才虎王和蛇王亲自上门找封凌去斗兽场比试呢。”

    “好像是之前就约定好的,不过据说封凌重伤还没好。”

    “那是他活该,圣皇陛下让他保护狩猎大会的安全,结果他却害死了东方统领,我严重怀疑他是故意的!”

    “对,我还听说是他可能勾结了魔族!虎王和蛇王最好能把他打死,免得再出一次三百年前的事……”

    容绒的脸色阴沉下来,虎王和蛇王居然真的找上门来,强行约战封凌,无耻!封凌现在的情况还战什么,根本只有挨打的份!

    子参和云危府里找了一圈,附中人早已经跑光了,连子虚都不见了。

    “子虚肯定跟着公子去斗兽场了,我们也赶紧过去,一定要阻止这场赌斗。”子参心急如焚,公子现在的身体,伤势要是再加重,说不定整个人就废了。

    “你们先去,如果不能阻止,也要尽量拖延时间。”容绒眼底波动闪动,眸色深沉。

    云危诧异,“你不去吗?”

    “我要先去一趟别的地方。”既然虎王和蛇王铁了心逼封凌出战,只是他们去了也不可能阻止。

    容绒带着容火火一路飞奔到了皇城武器行,找到容五,“五叔,我需要人手。”

    让路过无被她火急火燎的样子吓了一跳,“你要多少人手?”

    “越多越好!让他们立刻去斗兽场。”

    容五沉吟一会,“为了封凌?你想对抗蛇王和虎王两大妖族?”

    “不行吗?凤族,不敢吗?”容绒神色决然的盯着他。

    容五神色一变,“这个天下就没有凤族不敢做的事,只不过,为了那条黑龙,值得吗?”

    “值得!我相信我的眼光,我不会让你失望。”容绒斩钉截铁。

    “好吧。你放心去,凤族也不会让你失望。”容五应了下来,望着容绒飞快离开的背影,悠然的叹口气,“大小姐,你不会让我失望,但我担心他会让你失望。黑龙族的事,水太深,一不小心会淹死。”

    他回过头看向店铺中正忙着炼器的众位炼器师,拍拍手轻描淡写的喊道:“各位,沉寂这么久了,我们也该出去活动的活动了,免得这个天下忘记了谁才是主人!”

    ……

    斗兽场,人声鼎沸,上万的座位座无虚席。

    因为虎王和蛇王的高调,半个时辰之内比武的事就传遍了全城,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众人一股脑的涌入斗兽场中。

    他们当然不是来看封凌的,而是来看虎王和蛇王的英姿的。

    这两位都是闻名天下的强者,受万众敬仰,特别是虎王,五族中实力最强的人,据说他的实力只在圣皇之下。而且虎王在妖族中还很年轻,还有的是成长的时间,再过几百年,很难说他和圣皇谁强谁弱。

    这次的斗兽场比武,大家就是想来看他们表演的。

    “来,来,来,开赌局了,猜猜虎王和蛇王谁能更快的解决对手?”

    “我赌虎王三回合就能干掉封凌。”

    “蛇王的蛇毒很强的,我赌他一回合就可以。”

    “那我赌虎王一招就可以搞定!”

    一大群人嘈杂的围着赌局,明媚妩媚的凑向身旁的司空,“蝶王,你觉得谁会赢呢?”

    司空面带微笑,不动声色的离远了一些,“狐王对赌局也有兴趣?”

    “人家看到那么多灵石,手痒嘛。我觉得虎王怎么也该比那条毒蛇厉害一点,你觉得呢?”

    “我觉得……”司空目光投向坐在擂台边脸色苍白的封凌,“他们都赢不了。”

    “蝶王这是在说笑话吗?别说封凌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就算他还好好的,我父王也能把他毒死!”独牙听到蝶王的话,很不高兴的说。

    “没错,封凌这次就是来送死的,虎王和蛇王不杀他,老夫也不会放过他!蝶王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东方开阳龙行虎步的步入场中,东方易跟在他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