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23章圣皇城是一所监狱
    容绒送走了一心想要给她找婆家的九里明,坐在床边看护着封凌,一坐就是一整夜。

    在黎明前的时分,封凌缓缓睁开了眼睛,那双和夜色一样漆黑的眸子重新染上了光芒,淡淡的注视着容绒,俊美却苍白的脸庞给人一种病弱的美感,没有血色的唇令人心疼想要吻上去。

    容绒不由自主的想要扑过去,深深的觉得这是扑到某人的好时候。

    谁知道以后还会不会遇见他如此虚弱的时候,都错过好几次了,再不行动就晚了。现在扑上去他绝对没法反抗,赶紧把生米煮成熟饭吧?不过真的煮成饭了,老爹会不会生气忽然多出一个女婿?

    就在容绒胡思乱想的时候,封凌已经坐起来了,朝容绒伸出手,“过来。”

    他的声音很轻,很温柔,还带着不许拒绝的霸道。容绒好像被触电了一般,整个人都呆了,心跳小鹿乱撞似的握住他的手,靠了过去。

    封凌拉住柔软的小手,猛地一拉,毫无防备的容绒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封凌冰凉的指尖在她的脸颊上摩擦,拂过她柔软的红唇。

    容绒觉得自己的脸烫的像是煮熟了,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我的天!今天这是怎么了?!中了毒之后转了性子了?主动成这个样子!蛇毒还有这种效果?!

    “凌……”

    “别动!”封凌霸道的钳制住她,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深不见底的眸子注视着容绒的眼睛,眼里充斥着容绒看不懂的情绪。

    容绒眨巴了一下眼睛,伸手揽住了他的腰,“凌,你怎么了?”

    凌忽然紧紧的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轻声的说,“我梦见我父亲了,还有我的两个哥哥。”

    他看见父亲在远处的天空自爆,鲜血如雨一样洒落大地,杀灭大片的敌人。

    他却连伤心的时间都没有,两哥哥带着他拼命逃,拼命的躲,却最终无路可逃。奋力拼杀的哥哥们已经没有了力气。灵力耗光了,灵药也没有了,绝境之下已经没有了活路。

    他们用仅剩一口气的身体护在他的身前,摸着他的脑袋,轻声的说道,“小凌,你是我们黑龙族的希望,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你不能死,知道吗?”

    “哥哥……”

    “不要害怕,我们会保护你,有我们在,你永远不会死,我们会陪在你身后,我们会舍弃一切保护你……我们对不起你。”大哥用力拍拍他的肩膀,转身握住了二哥的手。

    漆黑的妖力破体而出,如同夜幕降临,诅咒的力量让天地没有了一丁点的光明。

    两个哥哥舍弃了**,活生生的祭掉了自己的灵魂,用两股永生之力诅咒了他,让他不死,让萧天权杀不了他。

    梦里的场景是那样的清晰,甚至每一个细节都清清楚楚,那天的记忆早已经深埋在他生命的每一处,再想起来,已经痛得让他连情绪都无法表达。

    “封凌……”容绒轻轻的拂过他的背。他的语气实在太过悲凉,那种伤痛的残忍让她感觉到一丝恐惧,根本无法安慰。

    凌深深的凝视着她,捧着她的脸颊,“容绒,你知道吗?圣皇城,就是一所监狱,我走不出去的监狱。我以为他只是想试探你,可是他却直接动手了。”

    “这谁也没想到,不过他不敢正大光明的对我动手的,我以后小心点就是。”

    凌似乎没有听见容绒的话,闭上眼睛,额头轻轻的贴在容绒的额前,“我不会让你死的,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我不会再让你也死在我面前。”

    “凌,我不会死的。”容绒莫名感觉凌的情绪有些不对。凌睁开眼睛,眼里浮起了一丝笑意,“当然。”

    然后,容绒忽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昏过去之前,容绒最想咆哮的一句话就是:“封凌,你居然打我!”

    “进来。”凌抱着昏过去的容绒,冷冷的出声。

    子参和云危走了进来,云危非常无语的看着他怀里的容绒,“公子,你打昏容绒做什么?”

    “送她走。你们两个一起,送她离开圣皇城。”凌温柔的抚过容绒乌黑的发丝,眼里满是眷恋。

    他不想让她走,既然他不配得到她,他也想要看着她,看着她幸福快乐。可是萧天权已经对她动手了,既然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萧天权就是这种人,不达目的不会罢休。

    这一次,萧天权有所顾忌,不想得罪九里明,所以没有明目张胆的动手,但是下一次就不一定了。九里明快要离开了,没人能保证容绒的安全,他也不能。

    只有送容绒离开圣皇城,才能让她真正安全。

    子参听到这个命令一点也不奇怪,看到容绒昏倒在封凌怀里的时候,他就猜到封凌想干嘛了。

    “公子,你想让我们把她送去哪里?”

    “凤族。”

    云危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公子,你开玩笑吧?送去凤族,是让容绒姑娘从哪来会哪去的意思吗?三百前炎山毁了之后,凤族就没领地了,我都不知道凤族现在住在哪里。”

    “容火火知道,让她照顾容绒。”

    云危:“……”所以你的意思是连带容火火也一起送走吗?我们都走了,你一个人怎么办?

    “没把她安全的送到地方,你们都不用回来了。”凌冷冽的目光扫过他们,“千万别让她中途跑回来。”

    “是。”两人顿时肃然起来,恭敬的领命,立刻退下去准备宝车。

    封凌不舍的看着容绒昏睡的面容,从她的九凤珠里摸走了他送出去的传音玉简,蜻蜓点水的吻上她的唇:“我终究还是……留不下你。如果有一天我赢了,我会去找你。”

    如果我输了,也不会再让萧天权伤害你。

    云危和子参的动作很快,当夜就拽上容火火一起,开着宝车偷偷摸摸的出了圣皇城。因为圣寿节刚结束,大批的人马都要离开圣皇城,带着容绒离开的宝车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

    刚把容绒送走,封府就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因为封凌重伤未愈,子虚连们都不想开,结果却被他们直接踹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