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18章一切有我
    容绒感觉到体内血脉压制不住的沸腾,炼心香的效果就算是老爹的封印也封印不住。一旦恢复妖族原型,她会丧失一切反抗的能力,变成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白兔。

    语气坐以待毙,不如孤注一掷。容绒咬了咬后槽牙,隐身冲了出去,直面东方昊的防线,魂力毫不客气的轰出。

    东方昊冷冷一笑,“就等你来了。”

    一众地境周身的气势突然爆发,恐怖的气息宛若凝成实质,碾压在容绒身上。

    本就苦苦支撑的容绒被狠狠的震飞出去,现出了身形,面无血色。炼心香的气息让她浑身难受,身体渐渐的缩小、崩溃,难以抵抗的恢复成了兔族的原型。

    东方昊眼神明亮起来,露出惊喜的笑容,“果然是兔族,容绒姑娘,你死的不冤啊。”

    “萧天权为什么要杀兔族?三百年前兔族难道不是宝贝魔族灭掉了吗?兔族难道不是受害者吗?”容绒愤怒的质问。

    “这个你就要问问你的族人了,我现在就送你去见他们。”东方昊冷然抬手,一声巨大的爆裂声却忽然响起,震得他们脚下的大地剧烈的晃动,尘土飞扬,灰蒙蒙的沙尘席卷而来,吹得人眼睛睁不开。

    东方昊一个不稳,险些摔倒,诧异的抬起头,“怎么回事?封锁破了?”

    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从天而降,萦绕在一个黑色的身影上,黑影冰冷的站在他面前,弯下身温柔的将地上那只白兔抱进怀里。

    “封凌?你怎么会在这里?”东方昊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那仿佛要毁灭一切的黑色气息,那蕴含着死亡的杀意,几乎要让他窒息。

    一种恐惧的寒意从背部直蹿上来,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僵硬。

    “你找死!”封凌一掌拍出,排山倒海的威势掀起了整片山林,风云变色,狂龙咆哮,巨大的黑龙盘旋在山峰之间,凝聚着漆黑的杀意,直扑而来。

    东方昊买想到封凌一来就是杀招,惊恐的后退,“拦住他!”

    轰——

    上前的四个鬼刹卫瞬间毙命,东方昊不管不顾的逃命,丢下了所有的鬼刹卫。

    毁灭之力凝聚而成的黑龙横扫整片灌木林,杀戮在眨眼间发生,所有触碰到黑龙的鬼刹卫全部在一瞬间毙命,连一丝抵抗都没有。

    狂暴的黑龙将山林搅了个天翻地覆,紧追着东方昊不放。

    东方昊恼火的怒吼,“封凌,你再不走,你也会没命,整片区域都是炼心香,你也抵抗不了这里的药效!”

    “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封凌冰冷的无动于衷。

    容绒窝在他的怀里,抖了抖毛茸茸的长耳朵,担心的扒拉着他的胸口,“别管他了,先离开这里吧。”

    封凌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将她放进衣袍下,“别担心,一切有我。”

    容绒藏在黑袍之下,被凌抱得紧紧的,爬不出去,什么也看不见了,只听到外面恐怖的爆裂声和断断续续的嚎叫。

    她贴在封凌的胸口上,感觉到封凌的身体在颤抖,在压制着炼心香的侵蚀,霸道的毁灭之力萦绕在他的周身,却明显的在不断减弱。

    容绒微微颤抖的出声,“凌,该走了。”

    “恩,剩下十八个鬼刹卫已经全部解决了,我带你去追东方昊。”封凌微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声音很轻,却无比让人安心。

    容绒却心里一惊,使劲的往上扒拉,“不要,炼心香是压制不住的。你别去追他了,我们先找个地方躲一躲。”

    压制炼心香会有什么后果,她亲身感受过,她不想让封凌也冒这么大的风险。

    “放他走,他会把你的身份透露出去,不能给他通知萧天权的机会。”凌温柔的拂过容绒柔软的小身体,再次将她塞了回去。

    容绒特别努力的想要爬出来,奈何作为一只白兔,腿短身软无力,怎么折腾也的动不了。她忐忑的缩在凌的怀里,眼前一片漆黑,像在呆了一个安全的小黑屋里,却有种度秒如年的感觉。

    “快来人,快拦住他。”

    “杀了他,现在就杀了他!”

    “啊!一群废物,你们真的是鬼刹卫吗?”

    外界,东方易的喊声不停的传来,沉稳的声音到最后已经完全气急败坏。

    容绒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滴滴温热的液体滴在凌的衣袍上,将玄色的布袍染得发暗。容绒轻轻蹭了一下,雪白的绒毛染上了一抹鲜红的色彩,在黑暗中刺目的让人心惊。

    容绒呆住了,“凌,你还好吗?”

    她拼命的挣扎起来,挣脱了封凌的禁锢,从衣袍中爬了出来,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眼前是被恐怖的交战摧残过的荒原地带,大片林木被连根拔起,整片山地被削成了平地,灰烬、血迹……如同末日的痕迹处处显示出刚才的一战到底有多么惨烈。

    不远处,东方昊狼狈的摔在地上,看着封凌的眼神像是在看死神,透着深深的恐惧,“你、你是一个恶魔!你居然敢杀了所有的鬼刹卫,陛下一定会处死你!”

    “萧天权杀不了我,你也不会有机会告诉他。”封凌嘴边流着鲜血,将衣袍浸透,浑身萦绕的黑色妖气冰冷残酷,双目中血红的光芒显得格外妖异,那灭绝一切的森冷气息居高临下的威压着一切,仿佛整个天下都臣服在他恐怖的气场中。

    此时的封凌给人一种完全没有感情的感觉,浑身毁灭的气息令人恐惧,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要远离,浑身暗红的鲜血更让他仿佛修罗一样嗜血残忍。

    “凌……”容绒颤抖的声音带上了哭腔,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上惨烈的伤势。

    他的本源之力全部耗光了,炼心香的效果还在摧残着他的身体,萦绕在他周身恐怖的灵力只剩下孤注一掷的杀戮。

    听到容绒几乎要哭的声音,封凌只有冰冷的眼神终于有了些许温度,带着淡淡的暖意看向容绒,“我死不了。”

    “哈哈,死不了吗?鬼刹卫也不是那么好杀的,你分明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我看你还能撑多久!”东方昊面目狰狞的站起身,讽刺的大笑。

    凌血红的双目再次冷酷下来,杀机迸现,“杀你绰绰有余。”

    东方昊脸上的笑容反而变得更加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