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03章楼外楼赴会
    容绒还真的动心了,有了千年的三元果,她就能修炼幻天灵决的杀之决了。

    从杀之决开始,幻天灵决才真正的入门了,开始有了杀伤力。杀决以灵魂攻击,直接撕裂敌人的灵魂,修炼到极致,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灭杀大片对手,比起大多数的神通都要恐怖!

    但也是从这里开始,幻天灵决需要的资源开始暴增。

    要说提升灵魂小人和魂海的海量灵石她还能不怎么紧缺,但是修炼杀决需要的却是可以炼制7品灵药的三元果,还是千年级别的。

    不仅如此,还要很多,一颗两颗根本满足不了容绒的修炼,她即使有钱也买不到。如果天武之林真有大量的千年三元果,她还真的要去一趟。

    萧玉枫见容绒心动了,继续怂恿,“天武之林绝对不会让你失望。到时候我陪你一起,我们想要什么就拿什么,多好啊!”

    容绒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哪有那么容易?明天下午我去楼外楼拿请帖,麻烦你帮我广而告之一下,让想要和谷戎合作的人都过来。”

    “要这么高调吗?”

    “当然要高调,谷戎好久没出现了,再出现当然要把这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全部解决掉。”容绒微微扬眉,“让他们闹了这么些天也该有个结果了。”

    ……

    容绒悄悄的进了封府,回到屋中休息了。深夜的星光中,封凌淡然的立在门外,看着她安全的回来,才沉默的回到书房。

    “怎么这么迟?”

    “容绒姑娘回来时在外面遇见了萧玉枫。”子虚恭敬的禀报。

    封凌脸色微黑,一听到萧玉枫接近容绒,他就不高兴,“再看到他,就把他赶走。”

    子虚一头黑线,萧玉枫好歹是皇子,圣皇城中还不是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怎么可能赶走?

    好在封凌并没有一直揪着这件事不放,“容绒的事办成了吗?”

    “容绒姑娘的毒药很厉害,西门成秋已经屈服了。”子虚将今天容绒身边发生的事简略的说了一遍。

    封凌沉默了一会,漆黑的眸子浮起深邃的冷意,“容绒这件事做的太危险,一瓶毒药不能保证西门成秋绝对听话,一旦他向西门婉透露,所有的计划都会失败。”

    “公子的意思是?”

    “西门成秋也不是什么好人,早该死了。”一抹杀意一闪而逝,封凌冷冷的吩咐了子虚几句。

    子虚点头,立刻隐身在黑暗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凌转过身,有些担忧的望向容绒屋子的方向。

    圣寿节忽然给谷戎一个名额,这不是靠西门家和妖族施压就可以做到。没有萧天权的首肯,请帖不可能发出来。

    一向喜欢按规矩办事的萧天权破格邀请谷戎,这件事怎么想怎么奇怪,他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难道是上次试探谷戎失败,不死心的还想再试一次吗?可是连炼心香都用过了,萧天权还想用什么办法?

    ……

    圣寿节狩猎大会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近了,谷戎收到的关注也一天比一天多。

    毕竟是第一个在圣寿节上被破格邀请的年轻人,然而这位年轻人似乎并没有把圣寿节的邀请放在眼里,迟迟没来楼外楼取请帖。

    这天忽然有消息说谷戎今日会去楼外楼,渴望和谷戎合作的各大势力立刻蜂拥而至,将楼外楼挤得满满的。

    一楼大厅中,一群人互相看不顺眼,各自为政的占着一个亭台,将其他的客人都给赶走了。

    “单千江,你们虎族也来了?”

    “哼,独牙,你父王就是这样教你的吗?对待长辈如此没有礼貌。”

    “你算哪门子长辈?”

    独牙和单千江你看我,我看你,横眉怒对,一来就让整个厅堂都充满了火药味。

    木合温和的开口:“两位别吵,既然是来等谷戎的,还是要给主人家一个面子。”

    “难得木神医也亲自跑来了,不是说猿族对名利不敢兴趣吗?怎么现在也想来凑个热闹?”狐族女王明媚娇滴滴的笑道,语气满是讽刺。

    “木家是医药世家,对各种灵药都很感兴趣,木家还有足够的能力帮助谷戎研制新的灵药,为什么不来?”木合一点也不尴尬的喝着茶,“再说,狐王、蝶王也亲自来了,我来有什么问题?”

    附近的司空露出温润如玉的微笑,“木神医说的是,我是听了妹妹的话,才想要亲自见见这个能改良紫灵丹的奇才。我想他值得本王亲自来一趟。”

    这时,门外发出一阵骚动,萧玉衡和东方易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目光扫过大厅中央被占据的所有楼阁,看向了和独牙一同前来的司徒辛。

    司徒辛立刻明白了萧玉衡的意思,刻薄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大度的起身,“想不到公主殿下也来了,殿下纡尊降贵的驾到楼外楼,可算是给足了谷戎面子,快请坐。”

    萧玉衡露出满意的笑容,很给面子的走到他的石桌边坐下,“本公主也是看在谷戎有真本事的份上,不忍心他被容绒那个毒妇给影响了,才想帮他一下。”

    众人撇嘴,明明就是想拉拢谷戎,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你之前不是说绝对不会和谷戎合作吗?现在巴巴的凑上来算怎么回事?真是好不要脸!

    但是碍于萧玉衡的身份,没人多说什么。

    至于那位不动声色的将位置让给萧玉衡,自己坐到外围去的司徒辛,他们连鄙视都懒得鄙视了。

    司徒辛欺软怕硬,喜欢溜须拍马又不是什么新鲜事,能巴结得无声无息,让人很受用,他也算是个人才了。

    萧玉衡和东方易一到,想要挖角的各大势力,除了西门家就都到了。

    这些个世家宗族可是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聚在一起耐心的等待一个人了,可是为了九转紫灵丹,没有一个人不耐烦。

    没多久,门外再次出现一阵骚动,容五引着一个风流倜傥的少年走进了大厅,他的身旁还跟着一位白衣飘飘,如弱柳扶风般纤弱的美人,西门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