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02章从天而降的资格
    获得一大笔意外之财的西门成秋当天晚上就被天上掉下来的钱财砸了个半死,大半夜的身体突然开始的剧痛,灵力在体内乱窜。

    好不容易压制住了,西门成秋看着自己乌青的皮肤,再傻也知道他是中毒了。

    “来人!来人,快去找医师来!”西门成秋惊慌的大吼。

    容绒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淡然的打断他,“别白费力气了,除了我没人能解你的毒。”

    “你……是你?你对我下毒?”西门成秋警惕的后退了几步,冷冷的盯着化身大汉的容绒,“你想做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想请你帮个忙而已。”

    “你想威胁我?哼!老夫堂堂西门家长老,怎么会被你这种小人威胁,把解药交出来!”西门成秋冷笑,瞬间出手,长刀闪过死亡的冷光,如猛虎下山一般,摧枯拉朽的撕裂一切。

    容绒眨眼消失,西门成秋劈了个空,昏暗的房间中,一种像是见了鬼的感觉从西门成秋心底升起,一个大活人居然就这么从他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体内乱窜的灵力又开始肆虐,比之前更加残暴。

    西门成秋惨叫着摔在地上打滚。容绒在他身后慢悠悠的现身,唉声叹气道:“长老何必这么激动?我都说了只有我能为你解毒,就算你去找木合,他也没办法在你毒发身亡之前研究出解药,这毒药可是中毒一天之后就会死于非命呢。”

    容绒对自己的毒药可是相当的自信,这是她用阴石草研究出来的剧毒。事先涂抹在了药瓶上,西门成秋接触到的时候就会从皮肤中渗透进去,再碰到第二个药瓶上阴石草就会中毒。

    如此隐蔽的下毒手法,西门成秋当然发现不了。

    西门成秋脸不由的白了,不知道是吓得还是疼的,“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很简单的,就是想让你散布一条消息:封凌从来没有救过西门婉,一切都是西门婉自己策划的。你们西门家应该也不希望自家的大小姐一直呆在封府吧?这可是西门婉脱离封府的好机会哦。”容绒谆谆善诱。

    西门成秋满头冷汗的横了她一眼,“想都别想,大小姐做事自然有她的道理,本长老是不会背叛她的。”

    容绒有些惊讶的眨眨眼,“原来成秋长老对西门婉如此忠心啊,既然如此,你就去死吧。”

    她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

    西门成秋大惊失色,忍痛起身叫住她,“慢着,你、你不用散布消息了?”

    “西门家的长老又不止你一个,你死了我再去找一个就是,总会有人愿意帮我的,你说呢?”容绒笑的无比和蔼可亲,连她自己都觉得她此时就是一个反派,而被她胁迫的西门成秋才是大义凛然的忠臣。

    当然,这只是个错觉,西门成秋还不想死,纠结了一会终于还是抛弃了西门婉。

    容绒给了他一颗暂时压制毒素的丹药,让他到时候听命行事。

    做完这一切,容绒迅速的隐身离开了西门府,一身轻松的回府了。刚到封府附近,一道黑压压的影子忽然笼罩在她的身上,将漫天的星光都给遮蔽了。

    容绒抬头一看,萧玉枫潇洒惬意的卧坐在屋顶,一壶酒,一把扇,自饮自酌,浑然天成的气势不动声色的压在她的身上,嘴边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这样子可真丑。胡子拉碴,一脸刀疤,亏你忍得住。”

    容绒毛骨悚然,“我装成这样你都能认出来?蒙的吧!”

    “笨蛋,封府这片偏僻的地方,除了你还有谁来?”萧玉枫一个翻身潇洒的跃下了屋顶,飘逸的身姿在空中惊鸿般闪过,落到了她的面前。

    容绒也不由的惊艳了一把,红衣翩然,玉树临风,难怪能成为中原女子最想嫁的人。

    萧玉枫瞧见容绒的眼神,得意的晃着酒瓶,“被我迷住了吧?本皇子允许你为我着迷,美酒当前,一起喝一杯?”

    容绒给了他一个大白眼,“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找我喝酒?”

    “当然就是找你喝酒。自从和你合作之后,我的店铺生意全都起死回生了,当然要好好请你喝一杯……哎,你别走啊……”

    萧玉枫赶紧拉住准备回去睡大觉的容绒,幽怨的瞪眼,“好吧,其实还有别的事。参加圣寿节的三十岁年轻修炼者已经选出来了,一共二十三人。”

    “和我有什么关系?”容绒不感兴趣,她的资格不是已经被取消了吗?

    “和你是没什么关系,但是圣寿节邀请了谷戎啊。”萧玉枫笑的阳光灿烂,“在西门家的努力下,以及众多势力的推波助澜,司徒辛同意让谷戎代替了你的名额,还发了圣寿节请帖到楼外楼了,我怕你不知道,特意来告诉你一声。”

    “……”容绒要是在喝茶,绝对能一口喷出来,“西门婉是真的铁了心的要拉拢谷戎?”

    “那是,谷戎的九转紫灵丹可是抢手货,谁得到谁就能赚钱,像本皇子就聪明的提前拉拢到了。”萧玉枫美滋滋的灌了一口酒,“可惜西门婉注定是要失败的。”

    连自己要拉拢的对象到底是谁都没有搞清楚,可不是会失败吗?

    “照你这么说,我不去岂不是都不好意思了?”容绒扬起嘴角,茶色的眸子弯成了美丽的新月。

    “当然,圣寿节的邀请帖还在楼外楼呢,你肯定要尽早拿回来。”

    “这个就不用了吧,我对你爹的生日并不是很感兴趣。”容绒表示敬谢不敏。

    萧玉枫不悦的扬眉,长臂一伸把容绒拉到了身边,英俊帅气的脸庞几乎贴到了容绒的面前,“小野猫,为了给你这个名额,我也出了不少力。圣寿节可不是普通的机会,今年的圣寿节是进天武之林参加狩猎大会,你知不知道天武之林里有多少机遇?埋藏的遗迹,千年的药材,要多少有多少!”

    容绒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一巴掌推开了他,“真像你说的什么好吗?千年级别的三元果有吗?”

    “千年级别的三元果可不多见,不过天武之林里还真有。怎么样?想去了吗?”萧玉枫像诱拐小孩似的挤眉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