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98章一群大佬聚皇城
    容绒立刻用七彩火焰护住自己,自从她得到火神赠与的七彩火焰之后就一直在研究。

    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先天火焰,不过她发现这种火焰的防护力非常好,远超其他的火焰,一旦筑起火墙,很难被冲散。

    但这五人都不是普通人,灵境巅峰的实力一出手就是惊天动地,近身不成,凝聚的灵力铺天盖地的穿过重重火焰,宛若巨大的血口,吞噬容绒。

    容绒翻手拿出龙吟神火炉一挡,血盆大口撞在火炉上轰然粉碎,掀起滔天的气浪,将容绒掀飞出去,直接撞向周围的冲天火焰。

    容绒匆忙中分开火墙,闯了过去,摔出老远才停下。

    五个人立刻追赶而来,一把尖刀直刺容绒的胸口。

    碰——

    另一人抬手打飞了尖刀,一鞭子勒住容绒的脖子,“别和我抢,杀她的只能是我!”

    “滚!她是我的猎物!”后来居上的又一人干脆利落的截断了他的鞭子。

    容绒无语的看着三人在自己面前打成一团,一股凛冽的杀意忽然悄无声息的笼罩了天地,一瞬间仿佛将整个空间笼罩,时间仿佛停止了,无边的黑暗吞噬而来。

    盛气凌人,霸道十足,没有半点温度,冷的似乎要将人冻结。

    想对容绒动手的三人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死于非命,另两人顿时毛骨悚然,掉头就跑,却看见一个完美的不该存在凡间的男子冷若冰霜的站在他们面前。

    “封、封凌……”两人吓得屁滚尿流,腿软的差点直接瘫倒。

    “等一下,留个活口。”容绒慌忙上前抱住封凌的胳膊,免得他一发怒把人给拍死了。

    封凌立刻收敛了气息,一脸淡漠的揽住容绒的细腰。

    容绒瞧着后悔的两人,凉凉的问:“你们好像不是杀手,我们也没什么恩怨,为什么要来杀我?”

    两人对视了一眼,有些结巴的回答:“是西门婉让我们来的。”

    “西门婉要杀我,怎么会找你们这样的?”容绒对这个答案不奇怪,但是西门家那么有钱,怎么也该找几个地境来杀她吧?五个灵境也太菜了。

    “你不知道?西门小姐向全中州宣告,谁能为她的弟弟报仇,她就嫁给谁。”

    容绒呆愣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也太拼了吧?就不怕杀掉我的是个老头子、大色魔什么的?”

    “这个……不清楚,西门姑娘只是说,谁杀了你,她就嫁给谁。”

    “呵呵,她能兑现诺言才怪。”容绒冷笑,以西门婉的个性,真要是有人做到了,她肯定会立马在暗地里把那个人干掉。

    “不过,这确实是个好办法。西门烨死了,她就成了西门家唯一的继承人,谁要是杀了我,不但抱得美人归,还连带着能接受整个西门家的财富,让人想不心动都不行,肯定会有大批的人马前赴后继的来杀我。”容绒觉得如果目标不是她自己,她可能都会想要试试。

    旁边的封凌冷若冰霜的俊脸此时已经冷到了极点,身上的寒气飕飕的直往外冒,抬手一道黑色的气刃割断两个人的喉咙。

    “我现在就去杀了西门婉,她死了就不会有人想娶她了。”

    “恩?别啊!”容绒反应过来,慌忙拉住封凌,“你都杀了西门烨了,再杀了西门婉,萧天权怎么可能容忍……”

    “那又如何?人都死了,他再怎么样也没关系。”

    “有关系,有关系,我怕他发起疯来伤了你。你身上有伤,打不过他的。”容绒贴上去抱住他,娇滴滴的声音甜的掉牙,明亮的大眼睛眨巴着仰视着他,一副你不答应的我就不放手的模样。

    封凌心顿时软的一塌糊涂。

    他和萧天权除了三百年前那一战时交过手,就再也没有较量过了。如今萧天权不用动手就能制住他,容绒就是明白这些事才不让他去杀西门婉。

    虽然知道容绒是为了他,他依旧很不高兴。

    “你不用担心,大不了这些天我少出门就是,西门婉的事我很快就会解决。你的脸色怎么还是这么苍白啊?都三天了,伤还没好吗?”容绒凑上去,在凌脸上啄了一口,转换了话题,才成功让他的脸色好转一些。

    “已经好了。”凌面不改色的说谎,悄悄的将手腕从容绒的手中挣脱出来。

    这几天萧绝让他整顿军营的秩序,想要让地圣军们都听话,就只能动手,连续不断的动武伤势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好转。

    “我怎么没觉得你好了呢?我给你的灵药你吃了吗?”

    “吃了。”凌也话锋一转,“今日前来参加圣寿节的各族首领就要到了,我要带人去南城门迎接,你想去看看吗?”

    容绒当然想去。各族的王啊!还从来没有见过呢,听说虎王长得很威武,狐王是个女子,美艳至极……

    他们到的时候,南城门早已经铺开了排场,几十队的地圣军分立街道两边,迎接贵客。

    萧绝早早的就站在了城门口处,和司双、独牙、明寒这些各族的王子公主聊着,除了他们之外,各族提前来到圣皇城的族人也都挤到了城门口,迎接他们的王。

    司徒辛也带着司徒倩来迎接自己的亲家。

    见到封凌带着容绒姗姗来迟,萧绝很不高兴的指着凌的鼻子一顿斥责,“封凌,你好大的胆子,我让你来迎接,你居然敢给我迟到。”

    凌默然不语,不想回应,就算他没有来迟萧绝也会在别的地方找茬。

    容绒不悦的白了萧绝一眼,“人不是还没到吗?副统领急什么?早早跑来晒太阳吗?”

    “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插话?”萧绝眼神阴冷下来,厌恶的目光中闪过一抹狠厉。

    “这里又不是你的地盘,我想说话你不然我说吗?大不了你别听啊。”容绒望向远处的地平线,“咦,人已经来了!”

    长龙一般的仪仗从远处出现,奔跑的坐骑扬起漫天的烟尘,灰蒙蒙中,金碧辉煌的车架和铠甲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眨眼到了眼前。

    一骑当先的是一个虎背熊腰的魁梧大汉,目测身高至少有两米。

    一身黑黄花纹的皮袄,宽阔的肩膀,厚实的胸口,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双充满野性的虎目眼神如电,犀利而嗜血,浑身的霸气,逼得人不敢靠近,正是虎王单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