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95章萧天权宣召
    容绒瞧见凌朝西门婉那边望,不满的将他的脸掰过来,“不许看她!”

    封凌点头,“好,不看。”

    “她没我好看。”

    “恩,你最好看。”封凌从善如流的点头。

    容绒酸溜溜的哼哼,满脸的不信,“那你为什么还留她在府里?人家说她在府里陪了你两百年,不喜欢的话干嘛留这么久?还说你没有青梅竹马,这个难道不是青梅竹马?”

    “她不叫青梅竹马,她是圣皇的人。”封凌一边说,一边翻出几颗7品的解毒丹给容绒服下。

    容绒一听是圣皇的人,整张脸都垮掉了,“所以你还要继续容忍她在封府里当管家?”

    “你不喜欢的话就把她扔出去。”封凌无所谓的说道,连西门烨都杀了,留不留西门婉都一样。

    “还是算了,让她呆着吧。”留一个明面上的监视者至少比暗中的内鬼要好,强硬的赶走了西门婉,萧天权肯定不会答应。

    容绒摸出给封凌炼制的丹药,还有用天魂石打造的玉佩。

    “这玉佩是天魂石做的,天阶灵器,能保护你的灵魂,你赶紧滴血认主,贴身带着。”容绒说着将玉佩挂在封凌身上。

    封凌怔了一下,望着小巧的玉佩,冰凉的心被一股暖意包围着,想起手里一直没有送出去的礼物,有些紧张的摸了摸储物戒指。

    他正想拿出来,子参一脸铁青的走了进来,“公子,圣皇派人传旨意来了,宣你进皇宫。”

    封凌的黑眸顿时冷了下来,容绒也是心头一紧,“是不是因为你杀了西门烨?萧天权现在让你进皇宫是想做什么?”

    “应该不是,萧天权还不至于为了一个西门烨大动干戈。你不用担心,在府里好好养伤,我过一会就回来。”封凌云淡风轻,并不放在心上。

    容绒却不赞同,“不好,你的伤还没好呢,能不能不去?”

    “呵呵,容绒姑娘是在说笑吗?圣皇的旨意是可以随便违抗的吗?”萧绝走进屋中,随意的踹开西门烨的尸体,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望着容绒。

    他不久之前才因为容绒赔出去整整一亿的灵石!早知道她这么厉害,他才不会去赌呢。

    容绒挑眉,懒洋洋的靠着封凌,微微一笑,“原来是萧副统领,圣皇的命令当然不能随、便、违、抗,我是很认真的在拒绝圣皇的命令。”

    “你放肆!”萧绝恼怒的斥责,黝黑的面容满是轻蔑的看向封凌,“这也是你的意思吗,封凌?杀了西门烨,让一个女人来帮你扛?”

    “你想多了,在这里等着。”说完就抱起容绒,去了自己的屋子,丢下萧绝黑着脸等在原地。

    他不紧不慢的安顿好容绒,又叫来了子参和子虚吩咐了几句,让他们保护好容绒,才跟着萧绝出门。

    萧绝早已经不耐烦了,火冒三丈的揪住他的衣领,“封凌,你有种,居然敢让我等这么久!”

    “急着回擂台做裁判?”封凌冷淡的问。

    “哼,比武擂台哪里用的着本统领一直呆在那里?”萧绝松开他,冷哼一声,“让本统领等了那么久是要付出代价的。正好地圣军中来了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你去把他们解决掉。”

    封凌抬眼,“你打不过两个地境巅峰?”

    “胡说!”萧绝恼羞成怒的吼道,“我怎么可能对付不了两个地境,只是懒得动手而已。”

    凌沉默了一会,萧绝虽然看上去很受萧天权的重用,但实力真的不怎么样,能坐稳地圣军副统领的位置,都是他在私底下帮着解决了不知道多少问题。

    但他没想到萧绝如今连几个竞争对手都要他来帮忙解决了。

    地圣军每年的比武测试快要开始了,那两个地境巅峰封凌也知道,是来竞争副统领职位的,萧绝却连正面竞争的勇气都没有。

    “封绝,你太让人失望了。”

    “闭嘴!本统领的事轮不到你来置喙。本统领才不是肮脏的黑龙族,你要是再敢叫我封绝,别怪我不客气。”萧绝眼神像刀子一样剐了他一眼,拂袖而去。

    凌不再说话,进皇宫后立刻被领进了天圣殿,见了萧天权。

    大殿之中,台阶之上,萧天权一身金色黄袍,威严的负手而立,锐利的鹰眼毫无情绪的注视着下方的封凌。

    封凌漠然垂眸,脸色苍白,却依旧如一柄隐藏在剑鞘中的绝世宝剑一般挺拔傲立,周身的气场丝毫不弱于萧天权。

    两股强大的气势在空中相撞,让整个空旷的大殿里都是沉重的低气压。

    萧绝不悦的呵斥道:“封凌,见到圣皇还不跪下行礼。”

    “不必了。萧绝,你先退下吧。”萧天权淡淡的制止了萧绝。

    萧绝只得先行退下,在大殿之外守着。

    萧天权转身,霸气十足的坐在王座之上,鹰眸中闪过一抹残忍的冷意,“你应该很清楚我叫你来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杀了西门烨?一个纨绔而已,你也那么看重?”封凌终于抬起眼,很不客气的与萧天权针锋相对。

    “一个纨绔确实没什么,但是他到底是西门家唯一的儿子。西门婉向本皇哭诉,本皇总要给西门家一个交代。”萧天权的嘴角微微翘起,“你说说看,这次本皇该怎么罚你?”

    封凌无动于衷,墨色的眼眸里轻蔑一览无余。

    萧天权神色冰冷下来,“看来本皇还是对你太仁慈了。听说你是为了容绒才下了杀手,就将她交出来。”

    封凌心里掀起惊涛骇浪,冷峻的脸上却一点没有显露,“她住在封府不过是因为她刚来圣皇城时,你女儿要杀她,我碰巧救了她,她赖在府上不走而已,你要抓她就自己动手。不过,她是九里明的亲传弟子,你确定要动她?”

    “哼,我就是要动她又怎么样?一个凤族可是能帮你不少事。”萧天权威严的声音透着刺骨的阴冷,突然走下王座,缓缓的来到封凌的身边。

    封凌嗤笑一声,讽刺的看向萧天权,“一个刚成年的凤凰能帮我什么?找机会毒死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