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94章兔族,遗物,明珠
    这似乎是西门烨小时候的记忆,在一片假山之后,东方开阳手中那种一颗小小的珠子,对着阳光照看着。

    旁边,东方昊奇怪的问道:“父亲,这就是圣皇陛下要的东西吗?”

    “恩,这就是兔族留下的遗物,将此物交上去,咱们东方家就是立了大功。”东方开阳带着几分得意的笑道。

    东方昊一脸古怪的接过珠子,“可是珠子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为什么让陛下如此重视?”

    “兔族的遗物就已经很特别了,你难道不知道兔族可以将灵魂记忆封存进宝物中吗?”

    “所以这颗珠子里有兔族的封存记忆?”东方昊惊讶的盯着手里的珠子,“可是兔族都已经灭绝了,即使有封存的记忆又怎么样?直接毁了就是。”

    “不,兔族并没有完全灭绝。”东方开阳摇摇头,“兔族的女王灵雪绒下落不明,很难说她有没有死。”

    东方昊皱眉,“可是我们亲眼在战场上看到了她的尸体了。”

    “但是她的尸体不见了。”东方开阳眉宇间多了几分厉色,“她的肉身不知所踪,她的灵魂也可能没死。你要知道,兔族的灵魂实在太强大了,灵魂不灭就可能没死!”

    东方昊一脸骇然,似乎有些不相信,还想问的时候,西门烨被他们发现了。

    容绒吃力的坐起身,翻出一件衣服裹住自己,眼里闪过一道寒芒。

    娘亲原来也是在三百年前的那场大战中失踪的吗?可惜就这么一小段记忆,能够得知的东西太少了。不过,东方世家显然也参与了当年的事,至少她知道该从哪里查起了。

    三百年前那场中原与魔界的大战隐藏的东西可真是越来越多了。

    毛毛吸掉了两个护卫的血液灵力,跑回她身边蹭了蹭。容绒无力的摸了摸他,正想拿出传音玉简求助,房门被一脚踹了开来。

    “啊!真的是二少爷!二少爷你怎么了?”芸香一惊一乍的扑过来,扶起倒在地上神志不清的西门烨。

    西门烨一傻子一样鼻歪眼斜,冲着她们一个劲的流口水,彻底成了白痴。

    西门婉紧跟着进来,一眼扫过两个护卫的尸体,和白痴的西门烨,看向靠在墙边的容绒,一脸吃惊,“容绒姑娘,这、这是怎么回事?”

    容绒懒得和她装模作样,“怎么回事难道不该问你吗?”

    “这话怎么说?我弟弟被你打断了腿,我爹又常年不在家,我担心没人照顾他,将他接过来而已。你就算再生气也犯不着勾引他,把他害成傻子吧?”西门婉淡淡的道,语气云淡风轻,秋水盈盈的眸子中闪动着阴狠。

    容绒气的乐了,“你倒是说说看,你的弟弟有什么地方值得我勾引的?他是长得帅还是有本事?这么一个废物纨绔也配让我看在眼里?”

    “你!”西门婉眼底瞬间杀气四溢,但只是一瞬就收敛回来,冷然一笑,“你勾引我弟弟,当然是为了害他,否则你要怎么在两个护卫的保护下伤到他呢?你现在这副模样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就算是凌看见了,也只会觉得你下作!”

    容绒默默的攥紧拳头,抱紧怀里的毛毛。

    西门婉悠然微笑,“芸香,封府太小,容不下容绒姑娘这样不知廉耻的大人物,请她出去。”

    “是的,小姐。这样无耻的人早该丢出去了,府主没空管,我们直接处理掉好了。”芸香轻蔑的瞧了容绒一眼,伸手就去揪她的头发。

    手还没碰到容绒,整条手臂就被狠狠的削断了,鲜血淋漓,喷在她的脸上。芸香惊叫一声,直接昏死过去。

    西门婉大惊失色,看向门口一身玄色衣袍的男子,声音有些发颤,“凌……”

    封凌脸色还有些苍白,漆黑的眸子犹如永远看不到底的深渊注视着容绒,浑身冷冽的气息暴起,宛若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寂静,气压低的让人窒息。

    “我也是刚来,就看到容绒姑娘和我弟弟……我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做,我弟弟双腿已经断了,他不可能主动跑来找容绒姑娘的,结果他现在居然突然就痴傻了!凌,我就这么一个弟弟啊……”西门婉说着眼圈就红了,抓着封凌的手梨花带雨的哭诉。

    封凌收回手,冷漠的开口,“成了傻子?”

    西门婉愣了一下,抽噎着点点头,“是啊,容绒姑娘一定是做了什么刺激他的事了。唉,也怪我没有教好他,让他贪恋美色,一见女人就没了自控力……”

    “既然傻了,还活着做什么?”封凌冰冷的打断了她的话。

    “什么?!”西门婉一惊,封凌已经一招砍下了西门烨的脑袋。

    西门婉柔弱清纯的脸庞彻底白了,封凌竟然就这么当着她的面把西门烨杀了!

    虽然在她眼里这个弟弟可有可无,但西门烨总是西门家的人,封凌这么做根本就是杀鸡儆猴,是在警告她!

    为了这个女人,你居然就正面和我翻脸!西门婉怒火中烧,暗暗咬牙切齿。

    “滚出去。”封凌冷冷的吐出三个字,看也没看她,径直走向角落的容绒,轻轻的抱住她。

    她的身体软绵绵的,沾着大片的血腥,俏丽的小脸上泛着青紫,凌心里一疼,“我来迟了。”

    容绒幽怨的瞅着封凌,一口咬上了他的唇,像小狗似的毫无技巧的狂啃一通,凌被她突如其来的主动弄得手忙脚乱。

    西门婉很想杀人,很想冲上去直接掐死容绒。

    她精心安排,支开了府中所有人,还借口不打扰封凌休息封住了他的房间,就是想让容绒身败名裂,可还是失败了,还搭上了西门烨。

    对上封凌看过来冰冷的目光,西门婉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心底油然而生,从脚下直蹿上来,那没有温度的眼神里分明就是滔天的杀意。

    封凌想要杀她!

    她是圣皇的人,她掌控封府,监视封凌,封凌都沉默的容忍,两百年来没有一次反抗,现在却为了这个女人对她起了杀心?这个女人居然对他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她不敢再多留,立刻退了出去,传音给萧天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