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92章无人敢战
    白光中,所有人屏息观望,连其他擂台的比试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

    萧绝沉声道:“想不到这个女人还挺厉害,连公主都败了。枫殿下可愿意再打个赌?”

    萧玉枫玩转着扇子,凤眸一扬,“怎么?副统领还没输够?”

    “当然不是。我是想再赌他们的输赢,如果东方易输了,我答应枫殿下一件事。如果东方易赢了,之前的赌注就作罢,如何?”萧绝有些尴尬的笑道,毕竟是一个亿的灵石,一下子输出去还是有些肉疼的。

    另外两个输了钱的人也立刻点头,虽说他们输得起,但是能不给钱,他们当然也不想给。

    萧玉枫露出一抹魅惑的浅笑,“你们就这么看好东方易赢吗?”

    “呵,东方易怎么说也是灵境小成,他想压制容绒很简单,不是吗?”明寒轻笑一声,眉宇间是说不出的妩媚和邪肆。

    “是吗?那我就再给你们一个翻盘的机会。”萧玉枫目光狡黠的望向茫茫的白光。

    缓缓消逝的白光中,容绒几乎退到了擂台边缘,嘴角一丝血迹流出。对面,东方易虽然没退到边缘,但也没好到哪里去。

    东方易温文尔雅的面容终于彻底阴沉下来,“想不到容绒姑娘还隐藏了实力,不过隐藏了也没用!”

    轰——

    东方易翻手一掌,赤红的幽影掌携着毁天灭地的气势直拍下来,超过五十里的灵湖虚影加持在手掌中,恐怖的威势令人心生震撼。

    观战众人身体止不住的抖了一下,感觉要窒息了,这气势,这魄力,简直难以匹敌!到底是高出一个境界,容绒不可能抵抗的。

    容绒明媚的眸子猛然一缩,东方易不惜抽空了灵湖,是打算一掌结束这一战?

    她一步不退,火凤长鸣,翱翔九天,同样一瞬间抽空了灵湖,三十三里的灵湖毫不退缩的和东方易迎面相撞。

    一瞬间,全场寂静。

    高台之上,除了司双,所有人都神色大变,容绒居然就是那个他们找不到的绝世天才,三十三里灵湖的创造者!

    “这不可能!”萧玉衡几乎是尖叫,一口银牙险些咬碎。

    东方易也是脸色大变,眼底晦暗不明,再次生出一股悔意,但一掌击出就不可能后悔。

    碰撞之下,狂风大作,足以抵抗地境攻击的擂台居然开始破损。

    容绒到底还是刚刚突破,碾压之下,火凤终究还是溃散开来,被削弱七成的幽影掌还是到了她的面前。

    萧绝、独牙不自觉的松了口气,总算还是比不上东方易,要是真的把东方易的全力一击给化解了,他们都要去撞墙了。

    可惜没等他们彻底放松下来,幽影掌狠狠的拍碎了擂台边缘,却是拍了个空。

    容绒,消失了!

    是真的消失了,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无影无踪,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就算是被打的灰飞烟灭,也不可能这么干净吧?

    “隐身。”明寒首先反应过来。

    萧绝不以为然的扫过擂台,“是隐身,不过对付不了东方易吧。”

    天下所有的隐身术都多多少少有些细微的破绽,像东方易这样的世家弟子根本不可能被骗到。

    东方易也丝毫不惧,然而,很快他就发现他错了。他找不到容绒,别说踪迹,连气息都捕捉不到,他很怀疑容绒是不是已经离开了擂台。

    唰——

    成百上千支的箭矢却突然出现,从四面八方疯狂的射向东方易。密密麻麻的箭矢实在太多,东方易灵力几乎耗尽,应付的手忙脚乱。

    箭雨中,容绒突然出现,翠绿色的匕首狠狠的刺向东方易的胸口,东方易毛骨悚然,下意识的一掌拍过去。

    一击不中,容绒再次消失。一**的箭雨却还在继续,东方易被扰的不胜其烦,紧绷着神经。好不容易解决到所有的箭矢,脚下却忽然一绊,白色纤细的绒毛不知道什么时候死死的绑住了他的腿。

    东方易大惊失色,“雪兽!”

    一股阴冷的感觉忽然从背脊直窜上来,容绒的匕首已然刺中了他的后心。一声巨响之后,容绒丢掉手被震碎的匕首,眼含笑意的瞧着被打下台的东方易。

    东方易站在擂台下,咳出一大口鲜血,脸色铁青的望着容绒,他居然输了!输给了一个他从来没放在眼里的女人!

    独牙和萧绝更加尴尬了,看向东方易的眼神充满的谴责,好不容易有个翻盘的机会,他丫的竟然输了!高了一个境界都能输,也太说不过去了。

    “连一个刚突破灵境的女子都打不赢,东方易天骄的身份该不会是你们东方家吹出来的吧?”独牙阴森森的瞪着东方昊。

    东方昊脸色阴云密布,猛地一拍桌子,“少在那里说风凉话,这么有本事你怎么不自己上?”

    “我上就我上,不过一个小小的隐身术,就被耍的团团转,蠢货一个!”独牙毫不客气的怒骂,身形一闪就到擂台上。

    “九里明的徒弟,容绒是吧?本王子来会会你。”独牙自信满满的走向容绒。

    容绒无所谓的道:“随便。”

    反正已经揍了好几个,再多揍一个也无所谓。她身形一闪,消失在独牙面前。

    独牙冷笑,“本王子可不是东方易那个废物,连个隐身术都看不透。”

    他阴森的眼睛陡然张大,放射出金色的光芒。

    被容绒震撼的半天说不出话的众人回过神来,惊呼出声:“蛇瞳!是蛇瞳!传说中能看透一切虚妄的蛇瞳秘术。”

    “听说蛇瞳很难修炼,想不到独牙居然练成了,真是难得,能怪他那么有信心。”萧绝笑着道,“看来容绒的连胜要结束了。”

    话刚落音,就听见擂台上的独牙惊叫一声,在大片绿色的毒雾中被突然出现的容绒踹下了擂台。

    刚才还激动的讨论着蛇瞳有多么厉害的众人顿时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就结束了?说好的能看破一切虚妄呢?你就算看不见容绒在哪里,也输的太快了一点吧?

    毒雾消散开来,只有那个美艳如火、清雅若兰的女子抱着一团毛毛的球儿,淡然的立在中央,漠然开口:“谁还要上来试试?”

    偌大的广场之中,上千人默默无语,没有一个人再敢上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