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89章容火火的下落
    造成两人心情不好的罪魁祸首容绒,毫无自觉的拉着云危来到了擂台下方观战。

    这次参加比武的天骄们相当引人注目,司双、独牙、东方易、司徒倩一个个都是名声赫赫,连萧玉衡都早早的到了,居高临下的坐在高台上。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引起阵阵喧哗,各种议论满天飞,观战的群众无比激动,简直像在庆祝一场狂欢。

    最受瞩目的自然还是萧玉枫,今日的萧玉枫一改往常,难得的穿上了皇子礼服,尊贵大气、玉树临风,一抹魅惑的微笑就瞬间俘虏了在场所有女子的少女心。

    他实力强大,年纪也才二十七八,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此次的第一非他莫属。

    容绒对他不感兴趣,倒是他身边的那个白衣男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男子娇艳魅惑,邪肆张扬,如刀削的嘴唇鲜红如血,一双桃花眼阴柔优雅,皮肤白的耀眼,比号称圣皇城最美的萧玉衡还美。

    “狐族二王子明寒,被誉为仅次于萧玉枫的天才少年,今年还没满二十已经是灵境小成了。”云危给容绒介绍。

    上辈子没见过这么美艳的男孩子,容绒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明寒似乎注意到了有人在看他,冷如冰刀的目光扫射而来,让容绒顿时遍体生寒,立刻收回了目光。

    容绒暗暗撇嘴,明明有那么多人看你,为啥只注意到我?

    众多天之骄子们并不着急,静静的坐在高台之上,看着十个擂台上激烈的比试,如今不过是一群聚灵者在打个没完,真正的强者都没有上场,他们不着急。

    不少聚灵者也明白这是一个机会,都想趁着这些高手没上场努力一把,说不定能幸运的完成五十连胜。

    因此擂台上打的无比激烈,上来就是全力以赴,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反正只要不死人,怎么样都行。西门烨也在一种天圣军的拥护下上了第三号擂台。

    三号擂台上是一位很勇猛的聚灵六段大汉,可惜才连胜五场就已经伤的不轻了,五十连胜肯定是没希望。

    但人家实战还是很厉害的,西门烨一个靠灵药堆积成聚灵五段,估计不是对手。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西门烨根本没想赢过对方,只是打算上来打一场,代表西门家露个面。不然这么盛大的活动西门家都没参加过,三大世家的名头恐怕要让人给遗忘了。

    果然,他刚上场没多久,才过了几招,就被打趴下了。

    容绒无语的看了云危一眼,可不能让他上来就被打下去了,不然他们就没机会了。

    云危心领神会,悄然一掌拍出,正准备一脚将西门烨踹出去的聚灵六段身体陡然一僵。

    西门烨已经从地上爬起来,恼火的一拳砸出,正中对方胸口。聚灵五段的全力一击还是很可观的,大汉被直接砸出了擂台。

    众人愕然,西门烨自己也是懵了,他没想赢,结果随便一拳居然赢了?难道说是他变厉害了?

    “哈哈,本少爷果然厉害!”西门烨放声大笑,观战众人纷纷吐槽,这位是走了狗屎运了吧。

    “既然这么厉害就和我较量一下吧。”容绒没给他反应的机会,一跃上了擂台。

    台下顿时爆炸了,掀起一阵轩然大波。

    “是容绒姑娘,九里宗主的徒弟,闯过火神塔的不世天才,她居然也来了!”

    “她是炼药天才,不知道实力怎么样?”

    “反正对付一个西门烨肯定没问题。”

    西门烨狭小的眼睛闪着精光,满是垂涎的望着容绒,“哟,这是不是容绒姑娘吗?怎么,三天没到,就急着来给我一个交代……啊!”

    他话还没说完,容绒已经到了他的眼前,抬手揪起他的衣领。

    西门烨脸色一白,终于想起这位是九里宗主的徒弟,是个比他厉害的高手,张口就要认输。

    可容绒没给认输的机会,一股巨大的力量在他的脑海里爆裂开来,疼的他惨叫一声,当场就瘫了下来。

    容绒拎着西门烨,强大的神识深入西门烨的脑海,毫不客气的翻看他的记忆。

    然后她就清楚的看到西门婉将一系列的计划和人手交给西门烨,让他带人半途劫杀容火火!

    西门烨听说目标是一个美人就迫不及待的照做了,在火火送药时偷袭了她,火火虽然奋力反抗,但打不过那么多天圣军,被彻底封死了退路,求救不得,险些被西门烨侮辱。

    她疯狂之下硬生生的断掉了自己被缠住的左腿,一路血洒大地,逃到了城外的皇城山中。

    西门烨却紧追不放,将她逼到了悬崖边。

    西门烨不满容火火弄断了腿,不能好好的享受一番,故意让手下猫捉耗子一样的戏弄容火火,将她的两条腿都给砍断。

    容火火孤注一掷爆发所有的灵力,震开了他们,跳下了悬崖,生死未卜。

    悬崖边的岩石上被火火的血染得通红,残肢血肉散落在崖边,那残忍的画面仿佛透出了空气中浓烈的血腥味。

    容绒看着西门烨记忆血腥的画面,脑袋里轰然炸裂,眼里涌起滔天的怒意,一脚踩在西门烨的左腿上。

    只听咔喳一声,西门烨的左腿被踩了个粉碎。

    西门烨杀猪似的惨叫。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看着就好疼,这姑娘也太狠了。

    “容绒姑娘,你这是做什么?比武而已,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弟弟?”西门婉带着哭腔的娇柔嗓音突然响起。

    她哭的梨花带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擂台下,双眼红红的望着容绒,“就算我弟弟昨天去楼外楼闹事,那也是急着想为手下的兄弟报仇。我替他认错,容绒姑娘放过他吧。”

    众人猛然想起来昨日发生在楼外楼的争执,因为西门烨昨日跑去要说法,所以容绒故意报复?

    可那也不是西门烨的错吧,是楼外楼用错了掌柜,毒死了人家的人。不赔礼道歉也就罢了,居然还故意打伤人家,太过分了吧?

    大家看容绒的眼神都变得不善起来,嚷嚷着让她赶紧结束比武。

    “放开西门烨吧,你都已经赢了,还抓着人家不放做什么?”

    “明明一招就可以打赢,非要把人家打残,心肠真是恶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