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88章圣寿节比武
    西门烨大摇大摆在一群天圣军的簇拥下走了,围观的吃瓜群众一看没戏看了,也都一哄而散。

    但楼外楼掌柜容火火卖假药毒死人潜逃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迅速的传遍全城,在酒肆、茶馆、青楼、赌坊中到处流传,不到两个时辰演化出了十几个版本。

    有的说容火火卷走了楼外楼的大笔灵石,携款潜逃,途中被好色的西门烨给看上了,就把他的手下给毒死了。

    有的说容火火用一大堆假药换掉了楼外楼的真药,带着大量昂贵的丹药跑了……

    不管哪一种都让容火火的名声雪上加霜,甚至连带着楼外楼都受到了影响。

    这两个时辰中,容绒和云危等人又在城里到处搜索了一遍。容火火昨日出门的时候是去送药的,但对方没有收到丹药,容火火在途中就失踪了。

    他们按照火火可能行动的路线再次找了一遍,仍旧一无所获。

    云危急了,“怎么可能没有,难道她去了城外?”

    “也许我们是该尝试找一下城外的荒郊,我已经把武器行和楼外楼的人都派出去了,但人手还是不够。”容五有些头疼的说。

    “我有人手。”云危沉默了一会突然道。

    容绒眼神闪烁了一下,一把拽着他出了大厅,到了一个无人的走廊,“你想打算动用封凌的人?”

    “你怎么知道?公子连这些都和你说了?我还以为公子只信任我呢。”云危一脸受伤的表情。

    容绒白了他一眼,“他才没说呢,我猜的。”

    听到云危说他有人手,容绒就猜到是封凌的人。封凌的性子坚韧高傲,不会就这么受制于人,他想报仇,就一定会在暗地里做点什么。

    “封凌的暗线不能动,一个都不行。”容绒斩钉截铁的否决。

    云危面容僵硬了一下,“为什么?现在没有足够的人手怎么找火火?她可是凤族人,是跟着你来的,她出了事你就不着急吗?”

    “再着急也不能把封凌给陷进去。”封凌的对手是那位,整个圣皇城都在那人的监控之下,封凌的任何异动都会带来灭顶之灾,他暗地的布置绝对不可以暴露。

    “何况,火火失踪的也不是一点没有线索。你不觉得西门烨找上门来的时间太巧了吗?”容绒沉吟道。

    火火不可能卖假药,所以毒死西门烨的人要么是误会,要么是陷害。西门烨偏偏在火火失踪的时候上门,让他们根本无法对峙,似乎早知道火火不在。

    “你是说……火火的失踪和西门烨有关系?”

    “绝对有关系,我们可以用师父的记忆宝镜查看一下他的记忆。”

    “混蛋!早知道刚才就不让他离开了。我就说那个好色的纨绔怎么会突然有一群天圣军保护,原来是计划好的。”云危火冒三丈,甩开容绒就冲了出去。

    容绒瞧着他火急火燎的背影,本来以为他经常和火火吵架,两人关系并不好呢,没想到他这么关心火火。

    容五听了之后,担心云危太冲动,也跟着去了,让容绒留下守着楼外楼。

    容绒乖乖的等了一整天,半夜,两人回来的时候都是一脸阴沉,云危脸色苍白的吓人,情绪无比暴躁。

    “看样子没找到机会啊。”容绒叹口气。

    云危一脚踹开身旁的椅子,破口大骂,“那个纨绔简直是怕死到了极点,二十个天境大成的天圣军日夜不停的轮流守着他,连他睡女人都在旁边看着,也不知道他怎么睡的下去的!”

    容绒:“……”

    果然很怕死啊!

    不过既然有胆量来楼外楼挑衅,他当然要做好周全的准备,但这不太像是一个纨绔能做出来的计划。

    西门烨、西门婉……容绒的指尖敲着桌子,“西门烨和西门婉什么关系?”

    “姐弟啊,西门婉是西门烨的姐姐,也是西门家的大小姐。”

    “西门家的大小姐为什么会跑到封府当管家?!”容绒表示惊悚。

    “这件事不太好说,你可以去问问公子。”云危迟疑了一会,摸着鼻子对容绒道。

    容绒撇嘴。她当然要去问,这事八成是西门婉让西门烨干的,也不知道凌将那个女人留在封府是为什么。

    火火现在的处境可能很危险,西门烨为了让事情死无对证,说不准会把火火杀了灭口,她必须尽快查看西门烨的记忆。

    “其实想查看西门烨的记忆,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容五突然开口,“圣寿节的比武明日就开始了,西门烨是可以参赛的。”

    容绒蹙眉,“……我不觉得他一个纨绔会去参加这种比试。”

    容五淡然一笑,“他虽然是一个纨绔,可也是西门家唯一的少爷,为了西门家的面子他也必须上场去走一圈。”

    上擂台比武的话,那是凭本事的较量,他总不可能带着天圣军一同上台去,只要打败他就可以查看他的记忆。

    云危摸摸长出胡茬的下巴,“这样的话,就只有让容绒上了,我们的年纪都超了。”

    容绒眨眨眼,打擂台吗?

    ……

    圣寿节的比武十分的盛大,地圣军大手笔的在皇宫前的广场上摆下了十座擂台,由天圣军和地圣军共同维护秩序。

    从中原各地陆陆续续赶来的修炼者们足足有三四千人,和众多观众一起将整个广场围得水泄不通。

    十座巨大的擂台宏伟高大,所有年纪三十岁以下的修炼者都可以登台比试。

    规则也很简单,凡是在一座擂台上连胜五十场,或者无人再敢挑战,就可以参加圣寿节。为了避免某些优秀的人物一次失败就被淘汰了,失败的人可以换一个擂台重新开始。

    当然,如果连换十个擂台都失败了,只能说明你不合格。

    这次比武裁判正是地圣军两大统领东方昊和萧绝,以及天圣军的司徒将军,司徒辛。

    司徒辛一本正经的坐在高台之上,有些刻薄的双眼享受的眯起,自得意满的喝着美酒,俯瞰全场。

    东方昊的脸色就差劲多了,丹楼的危机以及东方家一落千丈的名声闹得他最近无比头疼。

    萧绝也好不到哪里去,虎族和蛇族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挪走了药源,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前两天还因此被圣皇斥责了一顿。不过他的脸本来就黑,外人也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