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80章封凌重伤
    封凌听到容绒的传音之后,立刻俯瞰全城,感受玉简的位置,找到了容绒。

    凌一抱住容绒就感觉到了不妙,她的情况非常不好,她的身体不断崩坏,修为也在溃散。

    当她的灵力彻底散完,她就会变回一只白兔精,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修炼,甚至可能再也修练不成.人形。

    “炼心香!”封凌神色一冷,幽黑深邃的双瞳中杀气四溢。萧天权,你为什么就是追着兔族不放?

    他来不及多想,撕开容绒的衣服,微凉的手掌贴在了她的后心,黑色的妖气弥漫在四周,一股无穷无尽的力量萦绕在两人身上,仿佛无形的气罩笼罩着两人。

    凌的力量源源不断的进入容绒的体内,直接接触皮肤,紧贴后心,更快的激发出容绒心脉中封印的灵力,护住容绒的身体。

    炼心香的反噬太过强大,凌全力压制却依旧没什么好转。

    封凌深吸一口气,爆发出所有的本源之力,不计后果的灌入容绒的身体。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炼心香的反噬开始慢慢停止。

    九凤珠中,大量的生机流淌出来,开始修复容绒的伤势。

    封凌不敢大意,现在才是最关键的时候,稍不留神就会让反噬之力重新爆发。

    “混账!你在做什么?”这时,萧玉枫却到了。

    他铁青着脸,向来潇洒俊朗的面容阴沉的和锅底似的。

    本来约了容绒出来,想带这只小野猫好好玩一天,却好死不死的被司徒倩那个花痴给缠上了。

    缠上也就罢了,居然还敢给他下药!

    好不容易把司徒倩踹飞出去,解掉了药性,过来找容绒,却发现封凌抱着容绒,还撕开了她的衣服。

    他就知道不该将容绒留在封府,光天化日之下封凌就敢非礼她!

    他火冒三丈,扬起扇子就劈了过去。

    手中的桃花宝扇是以火山底部的铁石打造而成,万火不侵,坚硬无比,是一件削铁如泥的天阶上品灵器。

    凝聚了火焰和灵力的宝锋芒毕露,扬起湛蓝的火光。雷火交加之下,摧枯拉朽的力量从天而降,开山劈石,分天裂地。

    神通雷火降世。

    封凌眸色深沉,身形没有移动,力量依旧源源不断的流入容绒身体,周身凛冽的黑气骤然腾起,无形的气罩剧烈翻腾,硬抗萧玉枫全力的一击。

    幽蓝的雷光激撞在黑色的气波中,绽放出刺目的光芒,眨眼间将黑暗驱散,雷火之威将大地劈开。

    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撕裂了凌的后背,从肩头延伸到侧腰,几乎将他劈成两半。

    伤口焦黑一片,鲜血喷洒出来,将玄色的衣袍染成暗红,地面上斑驳的血迹在刺目的光照下显得触目惊心。

    下一刻,容绒身上的反噬之力彻底消除。

    封凌抬手接下萧玉枫的第二击,整个人倒飞出去。

    萧玉枫飞身而来,一把抢过容绒,将她抱在怀里,迅速的翻出一件披风裹在她身上。

    “无耻败类,你找死!”萧玉枫凤眸冰冷,桃花扇流转,横扫而出。

    封凌身形暴退,重伤的身体重重的摔落在焦黑的废墟之中。萧玉枫冷哼一声,“算你走运,今天没功夫杀你。”

    容绒昏迷不醒,身上有伤他当然看得出来,所以毫不耽搁,抱起容绒飞快的回到了皇宫,传御医过来。

    皇室御用的医师一共五人,都来自天下闻名的猿族木家,萧玉枫不放心的把木家族长木合叫了过来。

    木合一看容绒的情况就觉得不太妙,认真的诊过脉之后,神色却有些变幻不定。

    “木神医,到底怎么样?你别不说话呀。”萧玉枫焦急的在旁边催促。

    木合询问了一些情况之后,淡然道:“她没事。”

    “没事?没事为什么会昏迷不醒?她明明就伤得很重。”

    “伤到了魂海自然会昏迷不醒,但现在已经好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下,过一阵子就会醒过来了。”木合深沉的摸摸胡子,也觉得很奇怪。

    容绒之前确实受了重创,整个身体几乎都被破坏,但伤势却被硬生生的压制住了。更让人吃惊的是她体内有一股强大的生机不断的修复伤势,如今已经没事了。

    萧玉枫愣了一下,“没事了?不用吃点灵药什么的吗?”

    “不用,不过你想给她用些滋养体魄的丹药也可以。”木合说着报出了几种丹药。萧玉枫立刻就让人去拿,拿来亲自喂给容绒服用。

    木合又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走出萧玉枫的宫殿,想了一下,转了个方向去了天圣殿,圣皇的住所。

    天圣殿中,东方开阳带着东方易正在殿前向萧天权禀报试探的结果。

    萧天权听了之后半晌没说话,东方开阳在下方弓着身,不敢抬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东方易很少直面圣皇,此时跪在地上已经一身冷汗,这种寂静无声的压力让他度日如年,从心底涌起一种恐惧。

    这就是圣皇,站在天下最高处的人物。

    “这么说来,他已经中了炼心香,你们却让他跑了?”萧天权淡淡的开口,不冷不热的语气让人心里一惊。

    东方开阳慌忙道:“是属下的错,属下没想到,谷戎居然隐藏了实力,中了炼心香后还能轻易逃走。”

    “天境的实力,不该是无名小卒才对。”萧天权的神色更加阴沉了几分。

    东方开阳迟疑了一下,开口道:“陛下,虽然谷戎的来历没查清,但是中了炼心香之后能看出他至今不过才一百多岁,应该不会是兔族。”

    萧天权沉默,灵雪绒生下孩子是在三百年前那场大战之后,一百多岁确实不太可能是她的孩子。

    但他心中仍有疑虑,不是孩子,万一是孙子辈呢?

    “启禀陛下,木合求见。”

    “让他进来。”萧天权看了东方开阳一眼,“你们先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木合进来之后,没多说什么废话,将萧玉枫把容绒带进皇宫治伤的事说了一下。

    容绒自从闯过火神塔扬名之后,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了。

    但没人会轻易忘记她,传说中的龙吟神火炉在她手中,难保不会有人眼红劫杀,她低调一点是应该的,萧玉枫将人带进来疗伤也不是什么大事。

    只不过木合很少来找他,每次来都肯定是有重要的事。萧天权有些不解的望着木合,“木神医是想提醒本皇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