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78章再次试探
    面对萧玉枫的自恋加厚脸皮,容绒只能甘拜下风,和他商量起了生意上的事。

    本来容绒也打算在拍卖会后将九转紫灵丹推广出去,现在有萧玉枫主动送上的店铺,就更加方便了。

    容绒问过才知道萧玉枫喜欢做生意纯属是因为他喜欢古董,喜欢淘换各种古老的书籍、灵器、兵器之类的东西。

    这些东西就算只是残缺也很有价值,可惜的是萧玉枫的眼光是真的不好,看中的古董通常都是假货,或者是仿品。手里的八家古董店因此统统亏本,入不敷出。

    “如果大皇子还想把生意继续做下去的话,还是卖点别的吧。”容绒由衷的劝说。

    “我不是打算该改灵药了吗?”萧玉枫很无奈的瞅着容绒。

    容绒想了想,“楼外楼才刚刚起步,不可能给你供货太多,除了灵药你还可以卖点别的,比如……酒。”

    “什么酒?”

    “灵酒,我打算酿制一些比聚灵丹效果还好的灵酒供应楼外楼,就是找不到人酿造,大皇子可有兴趣?”

    萧玉枫当然有兴趣,灵酒可是很稀有的,就连他这样的皇子都很少能喝到。

    容绒也不吝啬,既然确定要和萧玉枫合作,她立刻就给了萧玉枫一张灵酒的方子,虽然只是最普通的灵酒,但这方子也是价值连城的。

    萧玉枫大喜过望,“小野猫,你果然大方。放心,等本皇子赚了钱,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这时,下人前来禀报,东方易求见,说是想找她谈生意。

    “我记得萧玉衡说过,她和东方家绝对不会和我合作做生意的,东方易现在是后悔了吗?”容绒若有所思道。

    萧玉枫摇着扇子,凤眸中闪过一丝轻蔑,“应该是眼红吧,眼看楼外楼名声越来越大,丹楼不想被淘汰,就只有合作一条路了。”

    “可现在我不想合作。”容绒挥挥手,吩咐下人:“去告诉东方易,既然说过不合作,就不要出尔反尔。”

    “是。”

    东方易得到谷戎的回答,还是不死心,几次想要求见,都被谷戎拒绝了,只能在楼外楼守株待兔,等着谷戎。

    谷戎身份成谜,除了楼外楼,没人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他,可是他等了好几天也没等到,只能一脸颓丧的回到府中。

    “说不和谷戎合作是什么时候的事?”东方开阳有些恼火的问。

    “是谷戎去西门酒楼找九里明的时候,他说是去和九里明谈生意。玉衡亲口说的,我、我也没反对。”东方易叹口气道。

    谁能想到当时的一句话会让谷戎这么记仇,当时谷戎让他别后悔,他现在果然后悔了。

    碰——

    东方开阳砸了个杯子,一向沉稳老辣的他也难以抑制一肚子的怒气,对萧玉衡是越来越不满了。

    这个未来媳妇除了有个公主身份连脑子就没有,骄横跋扈到处得罪人,只会给东方世家添乱。

    那个萧绝也是废物,药源在他的手里根本掌握不住,一天到晚目中无人,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

    要不是封凌在暗地里帮他摆平那么多麻烦,他连一个副统领都做不好。这次封凌没帮忙,他忙的焦头烂额也挽回不来虎族和蛇族的药材,蠢货一个!

    “父亲息怒。”东方易慌忙劝道。

    “你让我怎么息怒?比不过人家,连合作也不行,再这么下去丹楼真的会垮掉。”东方开阳愤怒的一拍桌子。

    东方易低下头,默不作声。

    东方开阳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现在就只能先从谷戎下手了。”

    “父亲想干掉谷戎?有九里明在,不太可能吧?”

    东方开阳撇了他一眼,“你觉得你爹很傻吗?是陛下有令,要试探一下谷戎的深浅,你不觉得谷戎的身份来历都太神秘了吗?”

    东方易明白了:“陛下怀疑谷戎是兔族?”

    “不错。如果试探出谷戎是兔族,不用我们动手陛下就会除掉他,到时候楼外楼也就没什么威胁了。”东方开阳拿出一小包黑色的粉末。

    “这是陛下给的炼心香,无色无味,能激化妖族的本源妖力,现出真实的血脉和原型,谷戎一旦吸入绝对无法抵抗。”

    东方易震惊,炼心香可是极其罕见的8品灵药,炼制原料都是上千年的药材,陛下这次可是下血本了。

    “可是,我们要怎么把炼心香用在谷戎身上?”东方易有些犯愁,“谷戎根本不见我,这几天就算出门也都是和大皇子殿下一起去看店铺,我们要怎么撇开大皇子对付谷戎?”

    “谷戎居然和萧玉枫也熟悉?”东方开阳眉头紧缩。这确实是件麻烦事,陛下也说了,不能让萧玉枫知道这件事。

    这时,下人前来禀报,司徒倩前来做客,想问问玉衡公主在不在。司徒倩和萧玉衡关系不错,之前也经常来东方府找人。

    东方易忽然眸光一闪,“父亲,我记得司徒倩很喜欢大皇子。她讨好公主就是为了接近大皇子。”

    东方开阳锐利的眼神深沉下来,“哦,这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

    解决了药材问题之后,容绒就轻松多了,没事就宅在府里炼药,给封凌看病,很少出门去楼外楼,让外面一大帮子想要见谷戎和容绒的人都找不到人。

    封凌最近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看的容绒有些心惊,他灵魂的伤已经压制了很久,现在可能又要发作了。

    “圣元转魂丹吃完了是不是?要不要我找师父帮你再炼制一点?”容绒捧着封凌苍白的俊脸,心疼的说。

    凌摇摇头,握住她的手,“不用了,圣元转魂丹也只能压制,并不能治疗我的伤势,吃再多也还是会发作。”

    容绒默然不语,兔族是最了解灵魂的妖族,只有兔族有治疗灵魂的灵医,可是容绒的灵魂还不够强大,还没能成为灵医。

    等到突破灵境的时候,她的灵魂可以再一次成长,也许那个时候能压制住凌的伤势。

    “好吧,那你好好在家休息,不要使用灵力,知道吗?”容绒一本正经的叮嘱道。

    封凌挑眉,“你要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