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77章哭着喊着送上门
    “我陪你一起。”凌突然开口道。

    容绒惊喜的眨眨眼,凌难得开口陪她呢,当然一口答应。

    凌瞧着容绒开心的模样,忽然觉得自己总是小心的与容绒保持距离,是不是让她伤心了?

    摸摸袖子里准备好的礼物,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送出去。

    容绒变成谷戎,和凌一起悄无声息的到了楼外楼。

    刚进门,容火火就风风火火的冲了上来,“少爷,虎族和蛇族的人来了,要见你。”

    容绒一愣,昨天见面的时候不是对他爱答不理的吗?怎么今天突然跑来见她?

    “他们来了几个人?没去找九里宗主吗?”

    “宗主正在炼药呢,他们不敢打扰,一直在交易厅等着。来的人倒是不多,就虎族长老单千江和蛇族王子独牙两个人,各自带了几个随从。”容火火撇撇嘴,想起单千江那张不怒自威的黑脸和独牙那双阴森森的眼睛,总觉得他们是来找麻烦的。

    容绒额头黑线,这样两位人士居然有耐心等一上午,那她可得快点。

    她立刻来到交易厅,厅中的单千江和独牙早就不耐烦了,可是依旧耐着性子,黑着脸继续等下去。

    一见到容绒进来,两人眼睛都亮了,立刻满脸堆笑的凑上来,“谷戎少爷,你可来了。”

    “两位大驾光临,让楼外楼蓬荜生辉,倍感荣幸,不知二位有什么事吗?”容绒笑着问道。

    “在下是为楼外楼送药材来了。”单千江抢先说道。

    独牙被抢了话,不高兴的一瞪眼,也赶紧递上五个储物戒指,“对,这是我们蛇族送上的药材,包括各种稀有的药材都准备了,足够楼外楼用上半年的。”

    单千江粗眉一动,这小子也学精了,同样递上六个储物戒指,“这是我们虎族的药材,我们对谷戎少爷昨天提出的建议非常赞同,以后就这么合作吧。”

    “对,长期合作,我们愿意直接供应楼外楼药材。”独牙努力咧嘴微笑,笑容看上去有些吓人。

    容绒愕然的望着两人送上来的储物戒指,一脸莫名其妙,“昨天你们不是拒绝了吗?”

    “不、不、不,昨天是我们傻了,想了一夜想通了,跟楼外楼合作才能赚钱。”

    “对,楼外楼正在崛起,我们眼瞎才看不见,谷戎少爷一定要给我们这个合作的机会。”

    虎族和蛇族的几个随从也凑上来,七嘴八舌的奉承,好像容绒不收他们就能立马哭出来。

    容绒有些呆滞的接过他们的储物戒指,从善如流的问起了价格问题。

    “自然是按照原价。”单千江爽朗的笑道。

    容绒一愣,不用加价吗?楼外楼现在面临断药的困境,也不是什么秘密,她都已经做好被抬价的准备了。

    单千江和独牙看到容绒不出声,却是误会了,以为容绒不满,赶紧道:“当然,既然是合作,我们自然会有诚意,九折就可以了!”

    “啊!?”

    “九折还不够吗?那就……八折,不能再少了。”两人咬着牙,哭丧着脸道。

    容绒:“……”

    还有这样的好事?!她昨天才头疼药材被断了,今天人家就哭着喊着送上门,还降价出售。

    她才不相信这两位忽然一个晚上就想明白,扔下圣皇,乐颠颠跑来和楼外楼合作,只可能是出了什么事。

    萧玉枫说他没成功,那就只能是凌了。凌昨天说他来解决,果然就解决了,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法子,不但让两人心甘情愿的跑来合作,还主动巴结上来。

    容绒眼睛亮晶晶的看向站在角落的封凌,凌抬起笼罩在斗篷之下俊脸,淡然一笑,那抹如星辰般柔和笑容让容绒的心头火热。

    药材既然送上门了,容绒当然立马就接受了,热情的招待了两人,很快初步达成了协议,剩下的合作细节问题都交给了容五和云危去商谈。

    她拉着封凌的手摇啊摇,暖暖的说,“谢谢你。”

    凌轻轻的将容绒额边的碎发捋到了耳后,“我说过要帮你解决。”

    “我知道啊,但你已经帮了我很多次了,我总该表示一下,你想要我怎么感谢你呢?”容绒点起脚尖,凑到了他的耳边。

    封凌闻着一缕淡淡的女子芬芳,伸手温柔的环住她,抚摸着她妖娆的身姿,感受着她的柔软和温暖,满足的轻笑:“你想怎么感谢我?”

    容绒趴在他的肩头,被摸得微微发颤,“你想要什么呢?”

    “我想……”封凌低下头,吻住了她晶莹柔软的唇。

    容绒再次被吻得缺氧,败下阵来,郁闷的瞅着封凌。为什么凌会这么熟练?他好像也没试过几次,难道男人天生就在这方面无师自通吗?

    ……

    楼外楼成了这段时间最引人注目的地方,不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会在第一时间成为话题,这边单千江和独牙刚殷勤的把药材送过去,那边立刻就传遍了全城。

    楼外楼的药材才刚断,立刻就有人送上门。

    不管是因为九里明的面子,还是想要拉拢对来历神秘的谷戎,楼外楼再一次刷新了在众人心目中的印象,表现出了后台的强大。

    听说这个消息后,第一个上门的就是萧玉枫。

    “真是想不到啊,小野猫你这么有本事,不用本皇子出手就能自己搞定了。很好很好,本皇子眼光果然不错。”萧玉枫一脸赞赏的瞧着容绒,顺便自恋的夸奖了一下自己。

    容绒白了他一眼,“我记得某人说过会帮、我、摆、平、的!”

    萧玉枫明显的听出容绒最后几个字在磨牙,干咳两声,“那不是因为萧绝一根筋吗?本皇子觉得他一定是受什么刺激了,连本皇子的脸面都不给。”

    “难道不是因为大皇子的脸面不好用吗?”

    萧玉枫黑脸,他确实没想到萧绝敢驳斥他的面子,而且用的还是那么 敷衍的理由,说什么地圣军只听圣皇一个人的命令,大皇子还是不要干涉了。

    难不成断掉楼外楼的药材会是父皇的意思吗?父皇会有那个闲心逸致来管一个卖灵药的吗?

    “反正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合作的事情是不是该谈一谈了?本皇子怎么说也是尽力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萧玉枫厚着脸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