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65章大方的萧玉枫
    凌听了半天,眉头越皱越紧,“有正常一点的吗?”

    “也有。”子虚两眼发光的道:“我想死死的抱着你,把你揉进我的身体里……”

    子参白眼:“这也叫正常?你最近是不是去逛青楼了,从哪学的这么一堆不正经的胡话?待会到我那去一趟。”

    子虚:“……”

    凌淡淡的望着子虚,“我没想调戏容绒,有没有认真一点,又短的?”

    子参和云危暗暗偷笑。子虚无语的回答,“那公子就直接一点吧,我爱你,又短又认真,保证女孩子爱听。”

    凌一脸茫然,他对容绒就是爱的感觉吗?就算是,他现在这个处境能和容绒说吗?

    “算了,还是换一种方式吧,有别的办法吗?”凌揉揉眉头问。

    子参提议道:“公子,我们都没哄过女孩子,不如用些不会出错的,送点礼物吧。”

    礼物?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凌想起了容绒送给他的蛟龙花灯,他可以送个礼物给容绒做回礼。可是,送什么呢?

    ……

    就在凌琢磨着送什么礼物给容绒的时候,容绒正和九里明一起与萧玉衡、萧玉枫扯皮。

    容绒做梦也没想到,东方家迫于九里明的压力,又不愿意拿出丹楼,最后居然是用这么一个方法来解决:

    把西门酒楼送给容绒。

    先不说西门酒楼和丹楼之间有多少差距,这西门酒楼貌似也不是你们家的吧!

    “我找你们要丹楼,你们转头就去抢了西门家?”容绒无语的斜眼。

    萧玉枫一把扇子摇啊摇,“怎么能是抢呢?我们给钱了,是西门烨那个傻子同意卖给我们的。”

    容绒翻了个白眼,听这语气就知道是卖亏了,得了便宜还骂别人傻子,不过确实是挺傻的。

    “我不同意,东方族长将丹楼经营的这么好,哪是一个破酒楼能比得上的?”容绒干脆的拒绝。

    萧玉衡气的几乎吐血,什么破酒楼!西门酒楼在圣皇城也是数一数二的产业,虽然名气比不上丹楼,但赚的钱也不比丹楼少多少。

    她和东方开阳虽然是占了便宜从西门烨手里买下了西门酒楼,但也是花了不小的代价的好不好?

    “你不要就算了,本公主还不想给呢!”萧玉衡气急败坏的吼道。

    九里明冷淡的抬眼,“这么说来,东方家和圣皇是不想给赔偿,那还谈什么?”

    不是他不念旧情,萧玉衡和容绒的矛盾明显是不死不休了,他既然选了容绒,对萧玉衡自然是彻底舍弃,反正他本来就不太喜欢萧玉衡。

    萧玉衡端着公主身份,没把他这个师父放在眼里他也是知道的,只是一直没计较罢了。

    “怎么会呢,我们可是很有诚意的。”萧玉枫潇洒的扬起折扇把萧玉衡拍到一边,冲着容绒挤眉弄眼,“你看丹楼是楼,西门酒楼也是楼,把西门酒楼给你,你和九里宗主都不用搬了,多方便?”

    容绒呵呵,“我宁愿麻烦一点,西门酒楼可不比丹楼值钱,缺的差价你补给我吗?”

    “让东方开阳补给你就是,你要多少?”萧玉枫大手一挥,表示不是他赔,容绒要多少都没关系。

    “这么大方?那就一百万聚灵丹吧。”

    她话才落音,萧玉衡就尖叫起来,“一百万,你想钱想疯了吧!”

    聚灵丹是最普通的修炼灵药,也是使用最广泛的灵药,作用和灵石差不多,但效果比灵石好太多,服下一颗抵得上吸收几百块灵石。

    一颗聚灵丹能卖到一千灵石,整个中原差不多都是这个价,因此聚灵丹也会被拿来当做比灵石更高级的流通货币使用。

    一百万聚灵丹就是十亿灵石,东方家要真赔了,就算不至于倾家荡产,也一定是元气大伤,三大世家的名头说不定都要丢掉了。

    萧玉衡代表东方家来谈判,当然不能眼看着未来的夫家吃亏了。

    容绒撇了她一眼,“嫌贵?我允许你分期付款。”

    萧玉枫把玩着手里的扇子,“一百万太多,一万吧。”

    “大皇子砍价也太狠了,直接砍成百分之一,你怎么不干脆说让他们别赔了?”

    “那十分之一怎么样?”

    两人讨价还价,萧玉枫手上的扇子已经玩出花来了,最终商定,萧玉衡将西门酒楼赔给容绒,东方府再多赔五十万聚灵丹,三年之内付清。

    容绒脸上不悦,心里对这个结果还是很满意的,西门酒楼虽然不如丹楼,但她可以自己打造出一个更好的丹楼。

    至于五十万聚灵丹,有九里明在不怕他们不还。

    商量完毕,萧玉衡立马甩脸走人了,萧玉枫却坐着不动,优雅的喝起茶来。

    “容绒姑娘得了这酒楼,不知道有何打算啊?”

    容绒挑眉,“自然是好好经营,大皇子莫不是还想插一手?”

    “本皇子没什么兴趣爱好,就是喜欢的赚钱!要是容绒姑娘改做丹药生意,可一定要和我合作,本皇子对你……的生意可是很感兴趣的。”萧玉枫勾唇一笑,一抹迷倒大批女子的浅笑绽放在脸上。

    容绒被茶水呛了一下,堂堂皇子,喜欢做生意,您的兴趣爱好还真是特别。

    “跟你合作,怕是会让你亏本,还是不费这个事了。我已经打算将西门酒楼改装之后租出去了。”容绒开口要丹楼的时候就考虑过了,准备以谷戎的名义来做生意。

    “哦?租给我怎么样?既然要租出去,本皇子难道不是最好的选择吗?我可以帮你。”萧玉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贴近了容绒的身边,一双凤眸魅惑的放电,将中州第一美男的魅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可惜容绒看多了凌那张颠倒众生的俊脸,对萧玉枫的美貌兴致缺缺,“多谢好意,可我已经有打算了。时间也不早了,你该回家吃饭了吧?慢走不送。”

    容绒果断的送客,然后萧玉枫就被送出了西门酒楼。

    他站在酒楼门口,半天回不过神来,他居然被赶出来了,赶他的人还是个女子。

    你妹啊!居然还有女子能免疫他的美男计!

    “有意思,容绒姑娘,你真是越来越让我感兴趣了。”萧玉枫敲着折扇哈哈大笑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