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62章三百年前的战争
    容绒也知道直接干掉萧玉衡和东方世家不现实,能让他们出点血也不错,于是她毫不客气的狮子大开口,“我要丹楼。”

    “什么!这不可能!”东方开阳立刻反对。

    丹楼可是他们东方家最重要的产业,要是没了东方世家不说立马穷困潦倒也差不了多少。

    九里明立马一巴掌扇过去,“不给也行,你东方府也别想要了。”

    萧玉枫来不及阻止,东方府剩下的三分之一也没了,不过好在人还活着。

    “这个一切好商量,不就是丹楼吗?明天我们一定将赔偿奉上。”萧玉衡很是无所谓的说道。

    东方开阳气得半死,“这件事原本是公主的命令,赔偿为何让我东方家出?”

    他现在对萧玉衡这个还未嫁进来的儿媳妇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她随便一个命令,黑锅全让东方家背了,毁了府邸不说,还要他们付出丹楼,他想让萧玉衡进家门可不是为了当冤大头的。

    萧玉衡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绝美的容颜掩饰不住的扭曲起来,看上去很是狰狞。

    “这个你们自己商量,反正明日老夫要看到赔偿。”九里明懒得多说,带着容绒拂袖而去。

    容绒一路跟着九里明回到西门酒楼,望着仍旧有些邋遢的九里明,莫名有些感动,“师父这次可是和东方家不死不休了。”

    “没事,东方世家算哪根葱,为我徒儿出气不是应该的吗?”九里明满脸笑容,丝毫不放在心上。

    容绒沉默,她没想到九里明会为了她做到这一步,连萧玉衡都得罪了,她认这个师父的时候其实只是想借他的势,但现在,这个师父她认定了!

    回到西门酒楼,容绒毫不吝啬的将龙吟神火炉拿出来给九里明鉴赏。

    九里明眼睛发亮,爱不释手的端详了好半天,他倒不会有什么贪婪的念头,再怎么他也不会抢徒弟的东西,再说他的药炉也是宝器。

    “如此珍贵的药炉,你可不能让它蒙尘,要好好修习炼药术才是,如今你能炼制出几品灵药了?”九里明将药炉还给容绒,问道。

    “嗯……6品吧。”经过火神塔的历练,容绒各种炼药手法已经炉火纯青,只可惜她的修为跟不上,没有足够的灵力支撑,她炼不成7品灵药。

    “这么快!”九里明眉开眼笑,“果然是我的好徒儿,老夫过两天就帮你举办炼药师大典。”

    “还是不用了。”容绒对炼药师典礼没兴趣,萧玉衡才办过,她也不想去凑那个热闹,转而问起了紫灵丹。

    九里明一点也不奇怪容绒怎么会知道紫灵丹,当他看到容火火的时候就认出这是当时跟着谷戎的那个小书童。

    他倒没有看出容绒和谷戎是同一个人,但谷戎能将容绒推荐给他做徒弟,就说明两人之间一定有关系。

    谷戎告诉容绒紫灵丹的事也不奇怪。

    “炼制第一批紫灵丹的药材已经收购好了,足够炼制三百颗。老夫还从药宗叫了三个炼药大师过来,他们已经熟悉过药方了,随时可以开始炼制。”

    容绒点头,他在炼药大会上见过这几位药宗的炼药大师,“谷戎大哥想要尽快,这一批就在圣皇城拍卖,打出名声之后再在各地推出。”

    九里明也是这么想的,端起茶来抿了一口,“你也来西门酒楼住吧。圣皇城里萧玉衡和东方家的势力很大,万一他们在暗地做点什么,老夫怕护不住你。”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东方开阳已经倒霉到了极点,暂时没工夫来找她麻烦,就怕萧玉衡骄横惯了,一个头脑发热来个不管不顾,那就玩大了。

    容绒想了想,摇摇头,“不用,我现在住在封府挺好。”

    “好个屁!”九里明神色沉了下来,很是不悦瞪眼,“封府是什么地方,那种罪人的府邸有什么好住的?”

    容绒眨眨眼:“很安全。”

    九里明噎了一下,确实很安全,有封凌在还真没人敢闯进去,但问题是封凌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

    “别和封凌来往,谁知道他哪天就把你卖了,接近他对你没好处。”九里明一本正经的告诫。

    容绒无辜的捧着茶杯,眸光闪烁,“师父对封凌很了解?”

    “也不算很了解。不过当年那场战争我也是参加了,那时候我才是个炼药大师,并没有上前线。”九里明睿智的眼睛里浮现出不愿追忆的惆怅。

    “三百年前那场战争,到底发生了什么?兔族和凤族真的是毁在魔族手里吗?”容绒抿了一口热茶,一双清澈的眸子淡然的望着九里明。

    “魔族当年第一个攻打的就是凤族,也是凤族的领地炎山位置不好,魔族只有越过炎山,才能进入中原。凤族被打退之后,人族和妖族联合起来抵抗魔族的入侵,黑龙族却在这时勾结了魔族,毁了兔族。”

    九里明深沉的说道:“封凌正是黑龙族的三皇子,当年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族和兔族,后来圣皇赶去,牺牲了不少人才彻底剿灭了黑龙族。”

    容绒漠然以对,“是吗?这么说来,他是大魔头?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杀了他?”

    所谓的不忍黑龙族灭绝,圣皇慈悲为怀所以留封凌一命,这种鬼话她一个字都不信。

    九里明显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不屑的冷哼,“圣皇仁慈,看在封凌听话的份上,交给他了一些差事,让他将功赎罪。反正老夫绝不原谅他,你不明白那场战争有多惨烈!”

    容绒默然不语,滚烫的热茶下肚,热气熏得她眼睛发酸,莫名的想要掉眼泪。

    听话?封凌从来都不是听话的人,她能感觉出封凌内心有多么的高傲和不驯,他要对自己多狠心,才能甘愿被圣皇驱使,才能……活下来?

    容绒最终也没有同意搬到西门酒楼,从西门酒楼离开后,就直奔封府,找到凌之后,一把抱住了他。

    凌不知所以,慌忙抱住她,“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去找萧玉衡算账不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