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60章我要白吃白住
    容绒落进了一个温柔的怀抱,在温暖的光芒中,追来的三个地圣军悄无声息的毙命。

    容绒已经顾不上他们了,抬头望着那张熟悉的俊脸,眼泪汪汪。

    凌脸色苍白,有些手足无措的望着怀里的容绒,看着她满身的血迹,后悔自己来晚了。

    “别哭……”他轻轻的放下容绒,想去帮她擦掉眼泪,伸出手却又迟疑的缩了回来。

    容绒撇撇嘴,一把搂住他的脖子,狠狠的瞪眼,“骗子,大骗子!”

    凌微微一僵,轻轻抱住她:“对不起。”

    “光说对不起就行了?你要赔我!我要在你家白吃白住,直到把封府吃垮了为止。”

    凌笑了,仿佛有一缕阳光射入他的心,将阴霾全部冲散了。

    他抱紧容绒,侧脸温柔的贴着她的额头,“你不怪我?他们说是我黑龙族灭掉了兔族。”

    容绒眨眨眼,注视着他柔媚如夜的眸子,“是真的吗?”

    “没有。”凌垂下眸子,掩去眼底的悲伤,“当年最后一战我重伤昏迷,醒来之后就听说兔族已经覆灭了。”

    容绒微微蹙眉,“当年那一战到底发生了什么?”

    凌低垂的黑眸里闪过一抹难以掩饰的伤痛,用力抱紧容绒,沉默不语。

    容绒感觉到凌微微颤抖的手臂,趴在他的胸口上闷声道:“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我相信你。”

    凌怔了一下,就这么信任我吗?他低头吻了吻她的眉角,一把将她横抱在怀里,飞向封府。

    开门的云危无语至极,不是说去炼药大会吗?怎么公子没事,容绒姑娘反倒满身是伤的被公子带回来?

    凌将容绒抱回卧房,小心的查看她的伤势。

    容绒的伤在九凤珠提供的源源不断生机下其实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是表皮的伤势还没来得及治愈,看上去狼狈了一点。

    凌看着容绒破碎的衣衫,找了一件自己的藏青色袍子给她披上。

    长长的袍子穿在容绒身上,好像大人的衣服穿着小孩身上,显得容绒更加的娇小玲珑。

    容绒笑眯眯的摆着过长的袖子,“我还以为你只有黑色的衣服呢。”

    “那是我以前穿的,家里没有女子的衣服,待会去帮你买几件。”凌淡淡说完,将一颗伤药喂进容绒嘴里。

    “好。”容绒乖巧的点头,其实她的九凤珠里有两大箱的衣服,但是她就想让凌买给她。

    吃完药,凌扶着容绒躺下,让她好好休息。

    容绒拽住他的袖子,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别走,我刚才差点被打死,现在好害怕。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云危在门外听到了容绒的话,嘴角直抽。

    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我怎么刚才听说你登上了火神塔塔顶,把萧玉衡气得半死呢,敢做这种事会害怕被追杀吗?

    凌望着容绒委屈的小脸,想了想,肃然的点头,“好,我陪你,你身上这么凉,我抱着你睡。”

    容绒:“……”

    “怎么了?你跑到床角去做什么?快过来。”凌掀开被子,朝容绒挤过去。

    “呃……我突然觉得不害怕了。”

    “真的吗?”

    “真、的!”容绒磨牙,心里内牛满面。

    明明是她先撩拨的,结果某人没脸没皮起来比她还狠,她战斗力不够只能先缩了,真是好没出息。

    她缩进被子里,幽怨的背对着他。

    凌松了口气,安慰害怕的女孩,这事从来没干过,真要他安慰他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不害怕了就好。

    他为容绒盖好被子,手中柔和的光芒笼罩她全身,容绒很快睡着了。

    休息了一天之后,容绒神清气爽的决定去找萧玉衡晦气。

    虽然她暂时不能干掉这位后台强大的公主,但至少要让她付出点代价,三次被萧玉衡追杀的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昨天死掉的三个地圣军的尸体,还有那个半死不活都被火火给带了回来。容绒大摇大摆的带着他们去了西门酒楼。

    九里明见到她,眉开眼笑,“老夫的好徒儿来了,昨天怎么没和老夫打声招呼就跑掉了?”

    听着好像是责怪的话语,语气里却没有一点责备的意思。

    容绒眨眨眼,“那不是昨天扑上来的人太多了吗?徒儿要是不跑能被他们吃了。”

    “胡说,有老夫在,谁敢动你?”九里明霸气的道。

    就冲容绒昨天逆天的表现,这个徒弟他就认定了,不仅认定了,还打算当做传承人来培养,能闯过火神塔的徒弟可是千载难逢。

    容绒满脸崇拜的望着九里明,“师父好厉害啊!”

    九里明有些小得意的笑道:“那是。”

    “萧玉衡动我,师父能干掉她吗?”

    “那……”那当然是不可能。九里明有些头疼的看向容绒,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玉衡她是你的师姐,怎么会伤害你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容绒挑眉,看向火火。

    容火火麻利的将那三具尸体和半死的地圣军扔了出来,然后气愤的将事情一说。

    不用添油加醋夸大其词,派四个地境强者来刺杀就已经表明了萧玉衡的心思,九里明的脸顿时黑了,暗暗骂萧玉衡蠢货。

    别说容绒是凤族人,就凭容绒闯过了火神塔,正是名声煊赫的时候,萧玉衡就不该动她,圣皇知道了也一定会骂她蠢。

    那位重伤的地圣军显然是明白人,竭力否认,“和公主没关系,容绒得到了龙吟神火炉,谁不眼红?我们不过是想半路劫杀而已。”

    九里明冷笑,翻手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面小巧的铜镜,灌入灵力,照射在他的脸上。

    他立刻像雕像一般僵硬当场,镜子中像放电影似的出现他的记忆。

    很明显,他们四人都是东方昊听了萧玉衡的命令后,派来暗杀容绒的。

    容绒好奇的望着九里明手中铜镜,“这是什么法宝,居然能看到他人的记忆?”

    “这是老夫当年从兔族领地的遗迹中偶然获得的一个小法宝,叫记忆宝镜。”九里明淡淡的解释了一下。

    容绒愕然,“是兔族的东西?”

    “不错,可惜这镜子只能查看最近三天的记忆,比起兔族的灵魂之力,天生就能查看别人的记忆还差得远呢。老夫听说兔族还能将记忆取出,封印进宝物中,永久的保留下来,他们的传承就是这么留下来的。”九里明很是惋惜的叹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