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9章火神的祝福
    凌本来不想去,但是容绒喋喋不休的在他耳边唠叨了一刻钟之后,他起身出门了。

    他觉得他如果不同意,容绒能在他耳边唠叨上一夜,直到他同意为止。

    来到集市的大街上,两边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精致的让人眼花缭乱,甚至有炼器师用各种奇怪的材料炼制了花灯。

    花灯里的火焰也是千奇百怪,色彩各异。

    街道上熙熙攘攘的挤满了庆祝节日的众人,小吃的香味飘散在空气中,让容绒有种回到了上辈子的逛夜市的错觉。

    “快看,那盏灯是琉璃的,好漂亮。”容绒拽着凌的胳膊,兴奋的眨着大眼睛。

    凌望着那盏栩栩如生的莲花琉璃,“这就是花灯吗?”

    “恩?你以前没见过吗?”

    “第一次见。”凌淡然道。

    容绒愕然,“以前火神节的时候,你都不过吗?”

    “我不怎么出门。”

    所以火神节的时候你从来都不出门?容绒抽抽嘴角,挽起他的胳膊,“没关系,今天火神节我带你过,你喜欢什么花灯,我买给你。”

    凌对花灯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但是容绒对此兴致勃勃,精挑细选的半天,选出一盏精美的花灯递给凌。

    凌深不见底的眸底如被打破平静的湖水,波光涌动,却很快又恢复了平静,“龙?”

    这是一盏蛟龙造型的彩灯,金色的龙身刻画的栩栩如生,口中喷着一缕火焰,看上去气势非凡。

    “对啊,我是凤族嘛,不是说龙飞凤舞,龙凤呈祥吗?所以送你一盏龙灯。”容绒笑眯眯的说。

    她可以肯定凌也不是人族,但到底是什么种族暂时看不出来,选来选去也只有龙比较顺眼了。

    凌剑眉一挑,你貌似只是表面上是凤族吧。

    容绒可不管这么多,直接将花灯塞到了凌的手里,凌只能无奈的提在手上。

    明亮的灯火照的凌俊美无铸的外表更加引人注目,精致的轮廓多了几分邪魅,墨黑的发丝在夜风中微动,妖孽的好似从画里走出来,引得路人纷纷看过来。

    不少女儿家都盯着凌,眼里满是惊艳,脸上娇羞的多了一抹红霞,甚至想要上前搭话。

    容绒满头黑线,她把凌带出来可不是让别人来觊觎的,立马宣示主权的抱紧了凌的胳膊,拿起一块酥糖递到他嘴边。

    凌瞧着她嘟着嘴的气愤模样,忍俊不禁的张开嘴吃了下去,香甜的味道在口中弥漫开来,他嘴边情不自禁的露出一抹笑容。

    偶尔庆祝一下节日,似乎也不错。

    周围的女子瞧着两人如此亲密的模样,都露出失望之色。

    凌提着花灯,一边走,一边吃着容绒时不时喂过来的点心,两人慢悠悠的来到了皇宫前的广场。

    这里早已经人山人海,众人聚集在广场中央的火神塔周围,高高的塔顶上挂着一盏外形如火的七彩灯。

    整个灯的造型就像是一朵熊熊燃烧的七彩火焰,最惊奇的就是灯中的火焰也是七彩的。

    容绒拉着凌好不容易才挤到了前面,望着古老的高塔,睁大了眼睛,“原来这就是火神塔,那盏灯好漂亮啊!”

    “那是什么灯?”凌好奇的望着古塔顶上的花灯,那不像是一盏灯,倒像是一个让人争抢的彩头。

    “公子不知道吗?那盏灯是火神灯啊。”旁边一个黄衣女子巧笑嫣然,“每次火神节都会在火神塔顶挂上一盏火神灯,据说谁能得到这盏灯,谁就能获得火神的祝福。”

    女子眉目如画,娇俏可爱,目不转睛的望着凌,带着火热的眼神让容绒看着很不舒服。

    没办法,谁叫凌长得实在太好看了,哪怕他面无表情,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寒意,还是让众多女子着迷。

    容绒郁闷的上前一步,挡在凌的身前,“原来是火神灯,既然都想要,怎么没人动手?”

    黄衣女子笑容一僵,不悦的看了容绒一眼,“灯只有一盏,想要得到只能登上古塔抢夺,大家现在都在等着火神塔开放。”

    “火神塔要开放?”凌妖孽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深思。

    火神塔传说是火神留下的法宝,里面藏着火神的药炉,不过几千年来都没有人见过。

    倒是塔里火焰充足,是修炼火系功法的宝地,在里面修炼上一天比外面修炼一个月都要有用。

    但想要开启火神塔需要非常强大的实力,消耗庞大的灵力,除了圣皇萧天权,圣皇城中大概没人能做到。

    凌不认为萧天权会为了一个小小的火神节,耗费力气来开启火神塔。

    女子听到凌和她搭话,眼睛发亮,立马轻声细语的解释道:“其实只是开放外层的走廊和楼梯,内部并不开放。就是塔外的那些部分,夺灯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情况,大家也能看到。”

    容绒撇撇嘴,我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居然还敢靠过来。

    她伸手干脆抱住凌的腰,靠在他的肩头,幽幽的看着女子,“姑娘不用解释的这么清楚,我们又没打算去拿那盏灯。”

    女子脸色发青,冷哼一声,“我是在和这位公子说话,这位姑娘插什么话?你和这位公子有什么关系?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容绒眼神一冷,微微眯起,“我和他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告诉你?反正和你没关系。”

    “你!”女子脸色变幻不定,可怜的咬着嘴唇,望向凌。

    容绒冷笑,装可怜啊?那是本姑娘玩剩下的,有什么比毛茸茸的小白兔更让人怜惜的?

    她扬起小脸,水润的眸子巴巴的盯着凌,“我饿了,我们再去买点吃的好不好?”

    一句话里声音转了三转,不知道掺了多少蜜,甜的人牙疼。

    凌好笑的捏捏容绒的小鼻子,“不是喜欢火神灯吗?”

    虽然容绒没说,但他清楚的看到容绒见到火神灯时眼里的惊艳,她很喜欢,很想要。

    容绒眨眨眼,“唔,虽然是很漂亮,但是去抢好像很麻烦的样子。”

    她其实很不喜欢麻烦,来圣皇城只是为了治病,要不是东方家想要干掉她,她真的不想惹出后面一堆麻烦。

    “是拿不到吧?”一个打扮的十分富贵,长得也还算一表人才青年尖刻的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