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3章无相树林
    凌用被子将她裹紧,“你这是走火入魔了,我带你去西门酒楼找九里明,让他给你治病。”

    容绒:“……”

    凌说着就要把她连人带被子抱起来,容绒慌忙抓住他的衣袖,“不用了,我觉得我病的没有那么重。”

    “没有吗?”凌挑眉,墨色的星眸里含着一丝笑意。

    容绒红着脸,咬着牙道:“当然没有,我觉得我只要睡一觉就好了。”

    她没有错过凌眼里的笑意,再傻也明白凌已经看出来了,就是故意在逗她。

    凌邪肆俊逸的脸上露出些许无奈,“你能说动九里明帮我背黑锅,怎么会蠢到装病?想留下就和我说,不要再做这种伤害自己的事。”

    我会心疼。

    容绒对手指,“那我现在可以留下吗?”

    凌望着容绒全身青紫的模样,心里一软,抱着大宝贝似的连着被子抱住她,“那就……过几天再走吧。”

    “恩。”容绒乖乖的点点头,心满意足的靠在他身上。

    得到凌的允许,容绒欢乐的等截脉丹的毒性消失了,再次出现在府中,把云危等人吓得不轻。

    他们家公子做出决定的事还从来没更改过,明明说了要送容绒离开,可容绒却还在府里到处晃荡,这可不是吓人吗?

    他们很难想象容绒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打动他们那位如万年不化的冰块一样固执的公子。

    容绒却没什么感觉,留下火火修炼火凤杀,独自一个人出门了。

    她再次伪装成谷戎的模样,纨绔公子似的摇着描金折扇来到了西门酒楼,远远的就看到萧玉衡和东方易正巧也在。

    “真没想到那个小贱人居然也会被师父收为徒弟,师父连我也没告诉。”萧玉衡神色冰冷,听说容绒是九里明的徒弟也是难以置信。

    她凤目一转,盛气凌人的瞧向东方易,“你不会又对她起了心思吧?”

    东方易摆出讶异之色,“玉衡,你在说什么?她怎么可能比得上你?她害的我爹双臂残废,我恨她还来不及。只是,九里长老这边……”

    “这边你放心,我会在师父面前帮你说话。师父不会对那个容绒有多重视,主要是你们伤了他的徒弟,面子上过不去,你们认个错,他气消了就好了。”萧玉衡说的很是轻松。

    “那就麻烦你了,玉衡。”东方易含情脉脉的说。

    萧玉衡满意的扬起嘴角,靠在东方易身边,目光一转,看到容绒从身边走过。

    “谷戎!你又来干什么!”萧玉衡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几度,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容绒眨巴眨巴眼睛,无辜的一笑,“公主殿下说笑了,这西门酒楼又不是你家的,我来找九里长老谈生意,有什么不可以吗?”

    “谈生意?你能有什么生意和我师父谈?”萧玉衡不以为然的讽刺。

    容绒眯起眼,“这可说不定哦,也许我的生意大的让人心动,公主和易少爷也会想要和我合作呢?”

    “你在说笑话吗?”萧玉衡冷笑,“就你也配和本公主合作?至于东方家,也不是你能攀得上的。”

    容绒耸耸肩,“那真是太可惜了,二位可要记住今天说的话。”

    她本来也没想和这两个混蛋合作,就是不知道紫灵丹的出来之后他们会不会后悔。

    东方易看着容绒进入酒楼的背影,不悦的皱眉,“这人是谁?”

    “不知道,只知道他叫谷戎,我查遍了整个中州也没有查到他的来历,他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把我师父迷得恨不得和他结拜,还骗了我五百万灵石!”

    五百万灵石就算是萧玉衡是个公主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的,要不是担心在西门酒楼动手会惊动九里明,她现在就想干掉谷戎。

    ……

    西门酒楼内最大的豪华客房,宛若一个青山绿水的别院。容绒一走进去就听到九里明哈哈大笑的声音。

    “哎,谷戎老弟你来了。我的长寿丹炼好了,你看怎么样。”九里明眉开眼笑的拉着容绒来到丹炉边。

    青铜的丹炉中躺着十枚光泽亮丽的长寿丹,几乎都达到了完美的品质。

    听说中州的各大势力得知长寿丹之后,早就已经预定了一批,九里明是一口气都给炼制出来。

    “恭喜九里长老,炼药术越来越精湛了。”

    “嘿嘿,别叫我九里长老,听着就生疏。”九里明不高兴的摆摆手。

    “好吧。”容绒从善如流,翻手拿出一枚玉简,“九里兄,这是紫灵丹的丹方,你看看吧。”

    九里明炯炯有神的目光灼热起来,接过玉简细细的读了一遍,不修边幅的面容露出几乎癫狂的喜悦,“好!好!老夫怎么就没想出来呢!谷戎老弟,你简直就是个天才!”

    “还好吧。”容绒摸摸鼻子,紫灵丹的丹方确实是她自己改进出来的,继承了整个凤族的医术丹药,改进个5品药方真的不算什么,但她目前为止才改进出这一个药方。

    拿到药方,九里明迫不及待的就让人去准备药材来炼制,容绒则找人问了问哪里有无相树出售,她今天出来就是为了无相树。

    “无相树啊?这种药材不常用,但可以种植。我帮你问问玉衡吧,圣皇城的药材都掌握在圣皇手里。”九里明唤来了萧玉衡。

    萧玉衡早就在外面等着了,立刻带着东方易一起进到客房。

    九里明不悦的皱眉,“你怎么把他也带来了。”

    “师父,他是我未婚夫,你给个面子吧。不知者不怪,东方家也不是故意伤了容绒,再说容绒不也没死吗?”萧玉衡语气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傲慢,很是不以为然。

    容绒冷眼旁观,只是想笑。难道要等我死了才算数?这种话也只有萧玉衡能厚着脸皮说的出来。

    九里明眼角的余光看向容绒,看到容绒眼中冷若冰霜的寒意,立刻明白容绒的意思。

    冲着东方易冷哼一声,不再理睬,冷声问萧玉衡:“我叫你来,是想问问你,哪里有无相树出售?”

    “无相树?皇家药园里正好有一片无相树林成熟了,只是还没来得及收获。”

    “恩,那就赶紧收了,拉过来给谷戎老弟。”九里明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