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0章流言再次满天飞
    容绒深沉的眼里掠过冷光,“我希望九里长老能帮我砍了东方开阳的胳膊!”

    “呃……”九里明有些摸不着头脑,虽然他不知道容绒和东方开阳有什么恩怨,不过东方开阳的胳膊不是已经断掉了吗?而且是两条胳膊都断了。

    这消息早就在圣皇城里传遍了,就连他才到圣皇城两天都听说了,谷戎应该也知道才对。

    所以谷戎并不是让他去砍掉东方开阳的胳膊,只是想让他承认砍掉了东方开阳的胳膊,说白了就是想让他背黑锅。

    为了谷戎得罪东方开阳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东方世家对药宗来说还没到需要忌惮的地步,更何况还有改进后的紫灵丹,只不过……

    “我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就去砍东方开阳的胳膊吧?我和东方世家之前可没什么恩怨。”九里明表示就算背黑锅也要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否则别人也不会相信。

    “东方开阳抢了你徒弟的东西,还诬陷她是个骗子,你为徒弟出气,这个理由如何?”容绒眉梢挑起,嘴角边噙着一丝笑意。

    “徒弟?我哪来的……啊,你是指东方家说的那个冒充凤族的女骗子,好像叫容绒是吧?她和你有关系?”九里明立刻反应过来,谷戎不止希望他背黑锅,还想让他收个徒弟。

    容绒点点头,“如果你不想收徒就挂个师父的名就好,不过她在炼药上的见识可不比我少,收她做徒弟,你稳赚不赔。”

    “哦?如果是这样那老夫倒是想见一见她了。”九里明来了兴趣,对东方开阳胳膊的问题也答应了下来。

    容绒希望可以尽快,多拖一天,凌就多一分危险。她想要将事情闹大,闹到全城皆知,圣皇和东方开阳就没有理由再为难凌。

    于是,两人商量了一夜之后,第二天,原本在丹楼进行拍卖的九里明突然从丹楼跑去了西门酒楼,并公告全城:

    接下来一个月他的丹药都会在西门酒楼顶层的拍卖场拍卖,之前逗留在丹楼不过是看在徒儿萧玉衡的面子上,他本人对东方世家没有好感,东方开阳残废了也是活该。

    这一个消息简直就像是砸下了一个大雷,砸的中州的各大势力都是晕头转向。

    没听说药宗和东方世家有什么恩怨啊,这位药宗长老为什么会对东方开阳如此看不顺眼?

    “是因为丹药竞争吧,都说同行是冤家,东方世家也是做丹药,药宗看不顺眼也正常。”

    “哪里正常了?东方世家的生意仅限于中州,卖的都是6品以下的丹药。药宗一出手一般都是顶级丹药,东方世家根本就妨碍不到药宗,药宗哪来的怨气?”

    “这么说好像也对,那就只能是个人恩怨了?东方开阳得罪了药宗的大长老?”

    “肯定啊,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了什么,让这位大长老竟然当众翻脸。”

    “反正这次东方世家是倒霉了,东方开阳前不久才断了胳膊呢……”

    仅仅隔了两天,流言再次满天飞,这次的内容却和上次完全不一样了。

    走在路上的东方易和东方昊两兄弟听着众人的纷纷议论,脸色不自觉的阴沉如水。

    “大哥,你说九里明是怎么回事?昨天不还好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东方易一脸不悦的皱眉。

    东方昊沉默的揉揉眉心,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些许疲色。

    他是东方家的长子,东方开阳重伤,现在家中所有的事情都是他来处理。

    昨天他围困了封府一整夜,却连封府的门都没打开。还没等他想出更好的办法,一大清早又听到了九里明翻脸的事情。

    他和东方易早就从萧玉衡那里知道这位所谓的长老其实是药宗宗主。

    他本来还打算解决完九凤珠的事情,就去找九里明那里为父亲求取断肢重生的灵药,没想到九里明会突然走了。

    他只能丢下封府,和东方易先来处理九里明的事,这件事比九凤珠还要紧急,一个处理不好,东方家就彻底把药宗给得罪了。

    两人脸色不好的来到西门酒楼的拍卖场,刚到门口,西门家的少爷西门烨就满脸堆笑的迎上来。

    “哟,这不是东方家的二位公子吗?怎么有空来我西门家这小小的拍卖场?”西门烨眼高于顶的仰着头,嘚瑟的瞧着他们。

    要说九里明和东方家翻脸,最开心的莫过于西门家了。

    同是中州三大世家,西门却一直比不上东方,生意虽然遍布大江南北,最赚钱的丹药生意却被东方家给抢了,让西门家怎么能不恨。

    “怎么,不给进吗?”东方易眼里满是不屑。西门烨就是个啥也不会的纨绔,贪玩好色,吃了不知道多少丹药才堆成了聚灵五段,他从来没放在眼里。

    “哎呦,真是不好意思,确实不给进。药宗大长老可不想把丹药卖给你们。”西门烨笑的合不拢嘴,引得拍卖场内众人的注目。

    “滚。”东方易没好气的一掌扇过去。

    他平时虽然表现的温文尔雅,但现在他可没那么好的耐心,特别是看到西门烨笑的一脸欠揍的样子,让他只想打人。

    “啊!东方易,你竟然打我!这里可是西门酒楼……”西门烨惨叫。

    九里明低沉的声音忽然从拍卖场后台传来,“你们两个,滚出去。”

    声音淡淡的,却如铜钟一般恢弘,响彻大厅,震耳发聩。

    大厅中圣皇城各大势力的首脑顿时神色古怪起来。

    之前只是听说药宗的长老对东方开阳不满,没想到不满到这个程度,简直就是当场撕破脸的节奏,看来恩怨不小。

    东方昊脸色顿时变了,恭敬的开口,“九里长老,家父听说长老突然离去,特意派我前来请罪,不知道是不是哪里招待不周,或者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东方开阳做了什么他心里没数吗?”

    东方昊和东方易对视一眼,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们和九里明总共也没见过几面,哪来的恩怨?

    东方昊沉吟了一会,无奈的低头,“九里长老请明示,如果真是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也好补救……”